【智翔、潤二】永冬【2】

  • 精神污染30題之永冬

  • ABO設定

  • 智翔、潤二

----

櫻井意識恢復後,因傷勢嚴重,大半時間仍躺在床上靜養。

自己身處一間小茅屋,睜眼見到低矮的屋頂,天花板懸吊一排排魚乾;秸稈製成的四壁,橫木上掛著一排簑衣、毛皮、油燈、獵刀、斧頭、繩子等用具,角落擺著籠子、木箱、漆器、水桶等重物。 

居間的地面中央,挖開了四方形的空間,邊緣裝上厚木板,裏頭敷上火山灰砂,堆疊起柴薪,用以燃燒生火,周圍放置草莖編織的坐墊;前端呈鉤狀的長柱,自天花板而下,鐵鍋懸掛於上,能煮炊和燒水。

大野時常坐圍爐旁,攪拌鍋子煮東西給他吃。

看著跳動的火光,在對方臉上閃過不同的陰影,櫻井對此人充滿感激。

大野為了照顧他,把屋裡唯一的床讓給他,自己睡在床腳,夜裏注意他的需求,一有動靜馬上醒來;每天幫忙換藥療傷、更衣擦澡、親餵三餐。

櫻井益發感謝,心想該如何報答,計畫回去後做個新聞,大肆報導,並給予金錢回饋,一來獲得名聲,二可改善生活,大野應該會很高興。

 

清晨,大野肩掛矢筒,手持弓箭,腰懸獵刀,背負袋子與繩索,頭纏包巾,身穿木棉衣,披掛獸毛,足套皮靴,腳上踩著雪地行走用的輪樏。

大野這身不同於平時的穿著,櫻井感到好奇。

「你要去哪裡?」

「今天風雪變小了,我去山上看看。」大野說。

「去打獵嗎?是不是食物不夠了?」

「吃鮭魚吃得有點膩,趁天氣不錯,正好換個口味。」

「抱歉,因為多了我一個人,所以食物不夠吃。」

「你要多吃點,才恢復得快。」

「打獵很危險吧,請你小心。」

「這座山我很熟悉,閉著眼睛也能抓到兔子。」大野說,「不過…留你一個人在家,我倒比較擔心。」

「咦?為什麼?」

「有時候野生動物為了找東西吃,會突然闖進來。」

「那該怎麼辦呢?」

「我會堆一些石頭擋住門,你在屋內把木栓放下,無論聽到什麼聲響,都不可以出來。」

「好的。」

大野離去後,櫻井在家等待,不知不覺沈沈睡去。

醒來時,時間似乎已經過了很久,從屋頂凸出的天窗,落下昏黃的光線。

地爐中的柴薪漸成灰燼,最後閃爍些許紅光,霹啪一聲,熄滅了。

空氣更顯陰冷,大野還沒有回來,櫻井心生不安,自獲救以來,未曾跟大野分離如此之久。

聽著自己的呼吸聲,開始胡思亂想。

櫻井當主播的時候,報導過狩獵的專題,也研究過「鳥獣保護法」、「狩猟法」,知道冬日入山是件危險的事。如果大野遭受意外,回不來怎麼辦?若真是如此,他得想辦法去救對方。

梆梆!

外頭傳來聲響,櫻井以為大野回來了,過了一會,卻沒有等到人進屋。他惶恐又疑慮,扶著牆壁挪動身體,抓住窗框慢慢站起,掀起樹皮編織成的簾子,往外窺伺,想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

雲霧間隱約露出夕陽的輪廓,金橘色柔光穿越白樺樹林,顯得暗灰的雪地上,有一小塊空間,搭起了三根木柱,頂端交叉形成如金字塔型狀般的架子。

一頭鹿懸吊其間。大野手持利刃,從背脊劃上一刀,切開白色筋絡,抓著毛皮唰地拉開,露出鮮紅的肉,掏出內臟。

櫻井別過頭去,他喜愛美食,也知道食物從哪來。但這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殺生。經歷過大自然殘酷的歷練,對此更加敬畏,深深體會到生命的可貴。

他活下來了,這頭鹿犧牲了。

 

大野將新鮮的鹿肉切成塊,丟入鐵鍋,再加入乾燥的芋頭和蘑菇炊煮;其餘的部分,切成一條條,掛在地爐上的火棚燻烤,以延長保存。

香氣瀰漫。

「這頭鹿我追蹤了好久才抓到,趁熱嚐嚐。。」大野坐在床邊,端著碗要給櫻井餵食。

櫻井看著鮮嫩的肉湯,一動也不動。

「怎麼了?不舒服嗎?」

「沒、沒有。」

「抱歉我回來晚了,你餓了吧?」

「你整天在外面跑,消耗體力,你先吃吧。」

「別客氣,這是鹿腳筋,對骨頭癒合特別有幫助。快吃快吃。」

感念於大野的心意,櫻井努力吃了一口,滋味鮮美,腹部感到一團火熱。

「好吃嗎?」大野說。

櫻井點點頭。

也許是鹿肉帶來的能量,櫻井覺得說話較為順暢,不再上氣不接下氣。他提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你怎麼一個人住在這裡呢?」

「一個人生活比較自在。」大野說,「而且夜裡很安靜,能讓人好好睡覺。」

「這裡連電都沒有,不會覺得不方便嗎?」

「人多的地方紛爭多,有時候明明事不關己,還是會惹來麻煩,不如一個人自在。」

「這倒也是。」櫻井想起工作的事。

「跟大家在一起,常常會被拜託做著做那,一個人反倒輕鬆,我需要的不多,打獵就足以生活。」

「聽起來當獵人很不錯呢。」

「不過比起當獵人,我更想當漁夫。」

「為什麼呢?」

「打獵時要一直注意環境。」大野說,「捕魚的話,我只要在河中圍起木柵,就可以坐著等魚跑進去。」 

「因為你喜歡發呆吧。」櫻井越來越了解對方,「然後魚趁你沒注意,也跑掉了。」

「你怎麼知道。」

「哈哈哈。」櫻井為自己猜中而得意,「改天我們一起發呆……捕魚吧。」

「嗯。」

大野應了一聲,見櫻井已經完食,便收起了碗,走到地爐旁,從鐵鍋舀起鹿肉,拿出酒壺斟杯,自己開始吃喝起來。

「給我一杯吧。」櫻井聞到香氣,起了酒饞,他朝對方伸手。

「不行。」大野說。

「一點點也行。」櫻井說。

「等身體恢復了才可以喝。」

「我好了就要下山了,那時候什麼酒都喝得到。」

「那你回去喝。」

「給我喝啦,人家好久沒喝酒了。」

「我也想給你喝啊。」大野伸手摸了摸櫻井的頭,「趕快好起來吧。」

「哼。」櫻井翻身背對大野,假寐不理對方。

過了一陣子,真的快睡著的時候,他覺得有股冷風灌進被窩,然後大野鑽了進來,一把抱住了他。大概是大野喝醉後,根據長年的習慣摸著床爬上來。

兩人緊貼,櫻井感到對方的陽剛之氣,自己的身體也熱了起來。微覺尷尬但也沒推開,畢竟這本來就是對方的床。





----

再15天就是ARS ONLY了~

可是我從2月就拜託幫忙畫封面的人,

說好5月讓我看構圖,但到現在連一根線條都沒見著,

最近也不回信了,覺得糟糕.


评论 ( 4 )
热度 ( 34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