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翔、潤二】永冬【3】

  • 精神污染30題之永冬

  • ABO設定

  • 智翔、潤二

----

連續幾天進補,櫻井體力增加,骨折幾乎癒合;拆掉夾板後,開始練習扶著牆壁走動。偶爾站不穩差點跌倒,大野每次都衝過來抱穩他。

終於有一天,當大野打獵回來時,櫻井能站著迎接。

「歡迎回來。」

「怎麼不躺著休息呢?」大野趕忙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過去扶著他。

「我已經好很多了。」櫻井說,「你今天帶回來不少東西。咦?有米。」

「路上遇到熟人,用獵物交換了一些。」

「你有遇到別人,這麼說積雪融化了嗎?道路通了嗎?」

「路上還有一些殘雪,不好走。」

「拜託你幫我跟其他人聯絡嗎,說我還活著,人在這裡.」櫻井迫切地說,「我的父母一定很擔心。」

「不急,等你傷好了我會帶你下山。」

「我已經好了,現在可以走路了。」

「你光站著就搖搖晃晃,我看你走在山路上肯定摔倒,結果我還不是要照顧你。」

「真的很抱歉,這些日子給你添那麼多麻煩。還是讓我早點回去比較好。」

「你是不是很討厭我,所以急著回去?」

「我沒有這種意思。」櫻井說,「如果你不方便的話,我可以自己想辦法。」

「你要想什麼辦法?」

「我可以慢慢走,路上碰到人的話再請他幫忙聯絡。」

「別擅自行動,你又不熟悉這座山,瞎闖亂走會害死你自己。」大野走近櫻井,將他抱起放回床上。 

「我現在可以走了,不用一直躺著。」

「你好好休養。」大野拉過被子蓋上。

「我不想一直躺著嘛。」櫻井放軟聲調。

「會帶你出去的,別著急。」

「好啦,我知道了。」

正當櫻井乖乖躺下時,突然從玄關傳來敲擊聲。

咚咚!

「大野,你在家嗎?」

聽起很沈穩,是一位男性在說話。

櫻井心中一喜,從被窩中鑽出,心想正好可以拜託訪客,幫忙傳遞訊息,這樣就不用麻煩大野了。

他向門口走去,還沒跨出幾步,感到一股大力將他往後拖.回頭一看,發現大野用鐵箍一般的手臂,牢牢圈住他的腰。

「咦?」

大野一轉身把他跩跪在地,反剪雙臂,抓過繩索纏縛手腕,再往上拉向前前繞了兩圈,牢牢固定住上半身。

「啊——」

櫻井只喊到一半,嘴裡塞進顆果子,布條填滿齒間,橫跨臉頰在後腦勺繫緊了結,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被打橫抱起,放入木箱,膝蓋折壓到胸口,大野又拿了條繩子,從腳踝交叉綁至大腿。

「不許出聲,否則會死。」大野砰地闔上蓋子。

櫻井無法動彈,看著最後的一絲光明,消失在縫隙間。

 

大野藏好櫻井,快速收拾屋子,抹除第二個人生活的痕跡,才將門打開。

寒冷的風雪刮入屋內.

來人穿著厚重,口鼻包得嚴實,但由那雙漂亮的眼睛,大野認出這位是從小的相識——松本潤。

松本走進玄關,站在土間,抖落身上的雪花,除下禦寒衣。身形高過大野一個頭,五官深邃,皺起的濃眉,讓英俊的臉孔顯得兇狠。

「為何不快點來開門,你又在鬼鬼祟祟做什麼事情?」松本說。

「我累了,剛才在睡覺.」大野說.

「睡睡睡,你還會幹什麼?」

「那松本大人特地翻過山頭,是為了跟我說晚安嗎?」

「哼。」

松本逕自走到爐邊坐下,伸手烤火,看見鍋子裡有鹿肉,拿過碗撈起來吃。

「你來做什麼?」大野走到地爐的另一邊坐下,試圖擋住箱子。

「我來跟你商量和也的事情。」松本說

「你都決定好了,沒必要找我商量吧。」

「你一拖再拖,和也的身體受不了。等祭典結束後,馬上舉辦你們的婚禮。」

「二宮並不喜歡我。」

「你是日曜,他會選擇你的。」

「是你逼他的。」

「我只是提供良好的建議。」松本說,「為了延續本族,你跟他的生育力都很重要。」

「像我們這樣的人,被世界遺忘,何不選擇自然消逝。」大野說,「沒有必要複製悲劇.」

「我們才不是悲劇,不管這個世界的潮流如何,我們還存在,依然生活在這裡,就有責任繁衍下去.」

「那是你的選擇,不是我的。」

「你太任性了,一個人跑來這裡,不承擔族裡的事。你忘記你是日曜嗎?」

「我沒有忘記,雖然我很想。」

「你這個人!」

松本氣得跳起來,指著大野.突然看到牆角的箱子似乎在微微晃動,側耳一聽,似乎傳出了細微的喀噠聲。

「那箱子在動,怎麼回事?」松本說.

「我家的地板壞了,屋簷的積雪掉下,整間屋子就會晃動。」大野聳聳肩,「我去看看。」他走到牆邊,踩上箱子,探頭伸出窗外。「哇!掉了好大一坨雪。」

「放心,這裡沒鬧鬼.」大野說,「可是膽小的潤潤很害怕吧,難怪非得跟大家住在一起.」

「閉嘴!我是小心謹慎.」松本說,「你可能不知道,最近有外人在這邊失蹤,引來許多搜救單位。好像是什麼重要的傢伙,直升機來來回回好幾次,嚴重影響我們的生活。」

「我會注意。」

「如果有找到屍體的話,拿去丟遠點,讓那些人早些發現早些回去。」

「嗯。」

「長老們檢查過結界,把受到雪崩影響的部分修補好了。過了幾十年,結界的效力變弱,也許該重新舉辦儀式。」松本說,「要不是怕惹來不必要的懷疑,我真想殺了那些外人,用他們的血獻祭。」

「殺了那些人,也沒辦法改變我們的狀況。」大野說。

「這是我們最後能自由生活的地方了,無論如何我都會守護這座山。」

「畫了個圈圈在其中生活,真的是自由嗎?」

「老提那些稀奇古怪的問題,對改善生活一點幫助都沒有.」松本說,「祭典那天你一定要給我出現,不然我會親自來抓人.」

松本似乎覺得多說無益,丟下結論,便快速離開了屋子。

大野苦笑,兩人每次說話都會吵起來。他明白松本以族人為重的想法,知道除此地以外,並無容身之處,他只能跟族人在一起。

轉化為日曜後,大家投注期許的眼光,他承受不了延續種族的責任,藉口不想干擾到別人,跑到山的另一頭獨居。

寂寞,卻得到喘息的空間,自由自在的生活。

在山間亂走時,發現雪堆中尚有一息的櫻井,對方是個外人,他不該出手相救,但那清秀的年輕臉龐,讓他於心不忍。有櫻井陪伴的日子很開心,但為了不危害族人,他隱瞞了一些事。

剛才事發突然,他才用那麼粗暴的手段對待櫻井.

從今以後,恐怕再也見不到對方溫柔的微笑了。


----

ABO設定為

A=日曜

B=月華

C=星輝



再過12天是ARS ONLY了~

差不多該做一下印調了 XD

這次會出「永冬 -暗夜之章-」

歡迎來參加ARS ONLY的朋友填寫一下表單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