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翔】枷鎖【5】

  • 精神污染30題之枷鎖

  • ooc

  • 潤翔(翔受)


----

松本將櫻井安置在洋館的二樓,這裡沒有銳利的器具,內開的上懸窗,底部由鉸鏈固定,只能打開約三十度角的縫隙,人是無法鑽出,採用的是強化玻璃板不易碎裂,重型家具都固定在地板上,邊角也被磨得圓滑,牆壁貼著軟墊。是間很安全的房間,姊姊之前也都是住在這裡。

記得姊姊執意離開小島時,松本跟她大吵一架。

「妳這樣的狀況要去東京,教我怎麼放心。妳留在島上至少我還能照顧妳。」松本說。

「就是這座島逼瘋我的,再待下去,我會死的,你還是讓我走吧!」惠美說。

姊姊以死相逼,松本只好讓她到東京去,希望她能過得開心,別再做出自殘的舉動,但這個希望落空了。

松本很懊悔,姊姊尋死過好幾次,他卻沒有一點警覺,還讓她一個人到東京去。她有時吞藥,有時撞牆,反覆地自殺,又反覆救回,松本慢慢覺得姊姊只是在胡鬧,想引人注意,不是真的想死。

這樣的輕忽,當他接到姊姊打來的最後一通電話時,沒有發現到她是在跟自己告別。如果那時能多安慰她,幫助她撐過去,也許姊姊現在還活著。

他這麼愛她,卻沒辦法幫助她活下去,她還是走上了絕路。

想起父親的跋扈狂暴,母親的憂鬱寡歡,姊姊多次割腕自殘,讓松本懷疑家族中人可能都是精神病患者,行為才會異於常人。而他遺傳到這樣的基因,說不定也是個瘋子,所以才會用如此殘忍的手段對待櫻井。

他決定好好照顧櫻井直到康復,再一起去姊姊的墓前獻花。完成姊姊的心願之後,他就會帶櫻井回東京,然後再去自首。

 

讓櫻井住在這防備完善的房間中,松本還是不放心,擔心若是亂動,還是很容易把傷口撕裂,於是拿出了柔軟的布條,想拘束住櫻井的四肢。

眼看松本又要把自己綁起來,櫻井顫抖不止,那些被毒打的記憶一幕幕浮現:被關在窄小的地牢裡,腳上套著鐵鍊,想逃也逃不掉,他只能縮成一團躲在角落。松本穿著金屬尖頭的靴子踢踹他,抓著他的頭髮拉起來,用鞭子抽打。他的骨頭互相撞擊喀響、擠壓內臟,皮膚沒有一處不是青紫腫脹。

接下來會遭受怎樣的對待?櫻井害怕得直打哆嗦。

松本見狀嘆了口氣,把布條放下。

「如果不想被綁起來,你要答應我,不准再傷害自己了。」

櫻井連忙點頭。

「你餓了吧,我拿點東西給你吃。」

松本扶起櫻井,讓他坐在床上,端了碗粥過來,用湯匙舀了一口吹涼,放在對方的嘴前。這過於體貼的動作,讓櫻井嚇了一跳。

「我…我可以自己吃。」櫻井不想被餵食。

碗被放到櫻井手中,但他的手腕無力抓住,匡噹一聲,食物灑落一地。

「對…對…不起…。」櫻井說。

松本看了一眼,起身離開房間。

櫻井恐懼至極,他又犯錯了,等松本回來一定會懲罰他的。他想逃走,想躲起來,但全身沒有一絲力氣,只能癱軟在原地。

聽著松本的腳步聲越走越近,櫻井的心也越跳越快,每一個踏步聲,都在提醒他即將降臨的苦難。

松本走了進來,手上沒有拿著想像中的刑具,而是又端了一碗粥過來。

「還是讓我餵你吧。」松本坐在床邊。

一根銀色的湯匙伸到面前,櫻井猶疑了一會才張開嘴,溫暖的熱粥送進了口中。吃了幾口後他發現自己真的很餓,食物一入口就急著吞下去。

「你還想吃嗎?我再拿給你。」松本說。

櫻井連吃幾碗後,睡意湧現,眼皮變得沉重,他用力眨眼想保持清醒,如果不小心睡著,松本會拿水潑他吧。

「累了嗎?你再多躺一會!」松本說。

有了松本的允許,櫻井才敢閉上眼睛,沉沉睡去。

到了半夜,劇烈的腹疼讓他痛醒過來,冷汗直流,大概是因為久未進食後卻吃得太多,才會引發胃病。

沒關係,這樣程度的疼痛他習慣了,他可以忍耐的,如果能更嚴重點讓他死掉,那就更好。

第二天早上,松本發現櫻井縮成一團病況不輕,趕緊拿了胃藥給他服下,他心口的灼熱才緩減下來。

「你不舒服要早點說啊!」松本心疼櫻井獨自忍受。

「對…不起。」櫻井說。

「我不是在罵你,算了。」松本伸手摸了摸櫻井的額頭,檢查手腕上的傷勢,「好好休息,過幾天就會好了。」

可是櫻井覺得並不好,他被松本摸過的地方,都發熱了起來。

 

櫻井的恢復情形不佳,他遭受太多折磨,身體狀況很糟,傷口癒合緩慢,斷斷續續發著高燒,左腳因為長期被重物所縛,腳踝嚴重發炎,不能行走。

松本幾乎無時無刻都陪在他身邊照顧。

櫻井覺得昏睡的時候還好,迷迷糊糊地任由松本為他擦汗換衣,但清醒時,櫻井看到松本就不自覺得緊張僵硬,可是他渾身無力,不得不處處依賴松本,到哪去都得由對方攙扶。

松本給櫻井穿上寬鬆的和服,一來是他的衣服對櫻井而言太大了,二來這樣穿脫也比較方便。他每天都會檢查櫻井的身體狀況。

「你不要緊張,放輕鬆,深呼吸。」松本拿著聽筒,按壓在櫻井的胸膛上。

松本的溫柔對待,櫻井幾乎感激了起來,隨即想起自己落到這個境地,都是眼前的惡魔害的。

在松本的細心照料下,身體漸漸好轉起來,但櫻井的心理仍是相當恐懼。雖然現在對方換上一副親切的面孔,但若不慎觸怒恐又馬上翻臉。

從幽暗的地牢移到舒適的房間,每天都有三餐可吃,不必忍受飢餓,松本不再毆打侵犯他,日子可說是好過多了。唯一不變的,他仍是個囚徒。

囚禁在三尺間方的空間裡,可喜的是多了個玻璃窗,還可以稍微打開個縫隙呼吸新鮮空氣,從透明的玻璃向外眺望,可見到寬廣的海面。

這片風景讓他的心情安定多了,甚至想像自己能如海鷗般飛離這座島。他只敢趁松本不在時向外眺望,免得被發現想逃走的心思。

觀察幾日下來,除了海面上偶有幾艘漁船經過,這座島上除了他跟松本沒有出現過其他人。

這天,松本檢查後,覺得櫻井的身體狀況恢復良好,便將繃帶解開,扶著櫻井下床。

「你的腳踝好很多了,應該可以走路了。」松本說\。

櫻井踩地走了幾步,雖仍有點疼痛,但忍一忍就過去了,只是他躺在床上太久,稍微走動便覺疲憊。

「你要不要出去走走?」松本說。

櫻井聽到可以外出,喜出望外。

松本摟著櫻井的腰,扶著他慢慢下樓,踏出戶外的第一步,櫻井感動得幾乎流下淚來。

比在小窗戶看到的東西,親身徜徉在陽光下,更令人喜悅。

 


评论 ( 16 )
热度 ( 44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