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2】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隔了幾天,那位客人又再度光臨。

相葉告誡自己,要以平常的態度來應對,若表現得太過熱情,會容易嚇到對方。

但是,心裡還是多了幾分在意。

他觀察到對方平均每週來兩三次,光顧的時間點多半在午夜以後,通常購買的是冷凍便當或飯團。

「一共是一千三十二元。」相葉把商品遞送過去。

那位客人,會露出笑容跟他點點頭,小聲說出謝謝,然後躬著貓背,走出店門,向左邊的道路拐彎後不見。

相葉揣測那位客人可能是的考生,高中畢業後沒考上大學,便從鄉下來到東京的補習班上課。每晚熬夜念書,才總是一副疲累的模樣,還常常搓揉紅眼睛,不時打著哈欠。

相葉在幫忙結帳時,很想說吃這些微波食品不健康,這麼晚吃東西對身體不好,你半夜獨自來買食物,真讓人擔心。

不過他只是個店員,沒立場說這些。能做的,就是把店裡打掃乾淨,見到那位客人時,把「歡迎光臨」喊得特別大聲;幫忙結帳時,話說得特別流利;「謝謝惠顧」時,鞠躬九十度,表現得特別有精神,希望能給對方最好的服務。

雖然不是每晚都能見到對方,但生活中有了期待,相葉覺得工作變得有趣多了。

今天那位客人一踏進店裡,相葉的目光不斷往那兒飄,對方站在冷藏櫃前,墊起腳卻拿不到高處的飲料。

要不要過去幫忙一下好了,可是這樣會被發現自己在偷看。正當相葉胡思亂想之際,卻沒注意到櫃台前的其他客人。

「喂!你怎麼搞的啊我在這裡站很久了,你要不要幫我結帳啊?」一個打扮誇張,看似不良少年的人抱怨著。

「啊!我馬上為您結帳。」相葉說。

「你是不是瞧不起我啊。」

「對不起,對不起。」相葉頻頻道歉,他看到那位客人走了過來,心中羞愧,怎麼老被看到自己不器用的一面。

「你的服務態度很差,我要向店長投訴。」

那位客人走了過來,拍了拍不良少年的肩膀。

「你幹什麼!」不良少年說。

「我想如果你把口袋中的東西拿出來,結帳速度一定會快很多。」那位客人說。

被戳破竊行,不良少年臉上掛不住,把口袋中的東西丟在櫃台上,破口大罵幾句,人倒是很快溜了出去。

「真的很謝謝你。」相葉說,「如果東西被偷,我又得賠錢了。」

「那個傢伙應該是慣竊,偷了高單價的商品後,再拿便宜的東西來結帳,還故意找碴,想轉移你的注意力,這種狀況你要多加留意啊。」那位客人說,「超商晚上的輪班,我想至少要兩個人吧?你的另一位同事呢?」

「前輩在辦公室裡計算昨日營收的款項。」

「我看他在偷懶吧。」

「是我的錯,我沒顧好店面。」

「那位大叔不來幫忙,你為什麼全要怪到自己身上。」那位客人說。

「事情…只要由我來做,通常就會搞砸……」相葉說著低下頭。

「好了好了,別講了。」那位客人說,「我要買啤酒,你去拿兩罐過來。」

「好,我馬上拿來。」

相葉從冰櫃取了兩罐啤酒,走回櫃檯結帳,再遞給那位客人。對方接過啤酒,轉身走到店內最裡邊的貨架。

「相葉さん,你過來一下。」那位客人說。

「啊,為什麼?」相葉說。

「快點啦。」

相葉搞不清楚狀況,還是走了過去。

「這個給你。」那位客人把一罐啤酒丟到相葉手上,「喝完心情會好一點。」

「我現在在上班……。」

「在這個角度監視器拍不到,快喝吧。」

相葉左右張望了一下,打開啤酒喝了幾口。冰涼的液體滑入口中,心情果然變得舒暢多了。

啵地一聲,那位客人也開了另一罐來喝。

「啊!你未滿二十歲不能喝酒吧。」相葉說。

雖然相葉同樣不到法定年齡,不過喝酒跟賣酒是兩回事。店長平常囑咐他們,千萬不能賣酒給青少年,否則就違反了未成年者飲酒禁止法,會被科處高額罰金。

相葉一把奪過啤酒罐,那位客人露出無奈的眼神。

「我怎麼可能還未成年。」那位客人說,他掏出皮夾拿出健康保險證,「ほら!我早就超過了二十歲了。」

證件上的生年月日,說明了那位客人的實際年齡。

「原來你還比我大啊,真看不出來。」相葉說。

「跟我講話就能感覺得出來的吧。」那位客人說,「哪有未成年的小孩,像我這麼思慮清晰,說話條理分明。」

「抱歉,我實在太笨了,沒有想到這麼多。」

「不要妄自菲薄,至少你工作認真,比起打混摸魚的前輩好多了。」

「恩…,謝謝你。」相葉很高興,難得有人誇獎他。

平常相葉自認記憶力不佳,但剛才在眼前一晃而逝的證件,他卻馬上記住了上面資料。原來這位外表看似高中生的人,叫做二宮和也。

終於知道對方的名字了。

知道對方名字後,相葉在家裡練習了很久,才說的順暢自然。在跟二宮短暫接觸的時候,他會開始多講一些話,

「今天天氣不錯啊,二宮さん。」

「我們店裡有多的試用品,你拿去用吧。」

每次二宮來,相葉一定會跟對方聊上幾句。

因為二宮通常是深夜或黎明來買東西,這個時間店裡客人通常較少,前輩多半在後頭睡覺,相葉可以盡情地說話。

二宮通常不答話,哼哼嗯嗯地應聲,但這樣相葉就很滿足了。如果他講了些愚蠢的話,此時二宮反應倒是很快,馬上一針見血地吐嘈他。

就算被虧,相葉也很開心,他甚至開始努力想些蠢話,想逗得二宮回話。

隨著接觸的次數變多,相葉越來越在意二宮。

超商的夜班是從晚上十一點到早上七點。

相葉每天一上班,換上制服後,就開始清點列管品項,諸如煙酒、儲值卡、化妝品和保健食品等高單價的商品。

每次他都要清點很久,常常算了老半天,數量還是與庫存不符。

「十一、十二、十五……,可惡,為什麼每次數的不一樣?」相葉拿筆搔頭。

叮咚!有客人走了進來。

「歡迎光臨。」相葉抬頭一看發現是二宮,笑著揮手招呼,「二宮さん,你來啦。」

二宮點頭回應,走到貨架旁才一伸手,相葉就開始大叫。

「啊!你先不要買。」相葉說,「那邊我剛才清點過,還沒寫上單子,你買走一個的話,我又得重頭數了。」

「你為什麼要一個一個數呢?」二宮說,「貨架上的每一排,你已經排好了,只要數有幾排,加減上零星的貨品,很快就能算出正確數字。」

「要怎麼數?」相葉問。

「你看,這裡有三排,每排放了九個,九三二十七,一下就算出有二十七個了。」

「剛才說…九三是多少?二十一嗎?」

「你回去把九九乘法表背好。」

相葉花了一個禮拜才背好。

不過說也奇怪,以前在學校怎麼都記不住的東西,二宮一教,他就懂了。

除了九九乘法表,二宮還傳授了許多要領,像是咖啡機的操作,貨架的陳列,進出商品的記錄等等。

「奇怪,為什麼你講的話,我就聽得懂。」相葉說。

「你不是學不會,而是以前基礎沒有打好,學起來比較慢。」二宮說,「我是有配合你的程度,講得淺白一些啦。」

「謝謝你,每天晚上都來教我。」

「我只是買東西順便而已…」二宮說,「你光跟我道謝是不夠的,要拿出實際行動來表示。」

「我該怎麼做呢?」

「你練習把收銀機打快一點,不然每次結帳都讓我等好久。」

「是!我會多多努力的。」相葉笑了,二宮老用迂迴的方式來鼓勵他。

這人對你好,卻假裝是為了自己。

 

相葉打工的便利商店,位於T字路口的左側,建物本身不大,因設有停車場,整體占地看起來相當寬闊。停車格劃在靠近道路與超商的周圍,中央空間供車輛迴轉進出。

今天晚上,二宮沿著紅磚道走到路口,聽到狂放嬉鬧的笑聲,有一群年輕人,在超商前的停車場,大肆喧嘩,抽煙喝酒,他遠在五公尺外就能聞到酒臭味。

有幾個人好像是醉了,倒在地上;有的人騎著改裝機車,來回耍特技。拆掉消音器的引擎,發出巨大的吵雜聲,是故意弄出轟隆隆的聲響,好威嚇別人吧。

深夜的超商門口,有時會聚集飆車的暴走族,若是以往,二宮會改到另一家超商購物,不過這樣就見不到相葉了。雖然他們沒有約定,但如果自己不去監督,相葉那小子又會算錯帳目,然後被前輩責罵吧。

二宮低頭駝背,想悄悄溜進去,但那群暴走族中,有個年輕人騎著摩托車,向他衝來。他嚇了一跳,以為要被撞上了,對方突然翹起孤輪,急速煞車在他面前停下。

「呦!上次謝謝你的照顧啦。」

是上次被二宮發現偷東西的不良少年。

「不客氣。」二宮說。

「小子,你很囂張嘛,居然敢栽贓我。」不良少年說,「你現在下跪道歉,說不定我會原諒你。」

「過了這麼久才來找我麻煩,你還真會記恨,還是說,你花了這麼多時間才找到人幫忙助陣,一個人就不敢過來?」

「你不跪下道歉的話,我就砸了這家店。」

「這家店又不是我的,你要砸就砸啊,干我屁事。」

「那…那我每天都會來這裡堵你,見一次打一次。」

「辦得到就來啊,我又不是一定要來這裡買,你有那個毅力每天來嗎?」

站在背後的其他年輕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不良少年原本看二宮好欺負,打算折辱一番,可以在團體前擺顯,怎知二宮伶牙俐齒,句句反駁回來,讓自己被同儕嘲笑,顏面上掛不住,決定以暴屈人。

「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會知道錯的。」不良少年拿出棍棒在二宮面前揮舞,「給我跪下。」

「這麼愛跪你就自己去跪吧。」二宮轉頭要走,結果卻被其他年輕人擋住去路。

「真的很囂張嘛。」

「瞧不起人是不是?」

「不把錢包拿出來道歉,是不行的。」

這些年輕人你一言我一語的叫囂,把二宮團團包圍住。那個不良少年首先發難,用鐵棒狠狠砸了過來,二宮閃避不及,肩上吃了一記,痛得蹲下身體。其他人也上前對二宮拳打腳踢。

「喂!你們在幹嘛?我已經報警了。」

相葉在店內聽到有人在爭吵,過了一會,透過落地玻璃窗,看到這群暴走族正在圍毆某人,迅速按下警報鈕,趕忙出來制止。

「我們自己在玩玩,不關你的事。」持棍棒的不良少年說。

相葉一看,發現二宮渾身是血倒在地上。

「可惡,你們對他做了什麼!」相葉大聲怒罵,氣血上衝,跟其他人打了起來。

躺在地上的二宮,失去意識前看到的最後畫面,是相葉把那個不良少年狠狠地過肩一摔。

再用力點啊,相葉,好好給他們一個教訓。

 

相葉看到二宮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心中焦急,下手更不留情,幾個不良少年被打倒在地,其他人看到相葉拳腳厲害,嚇得一轟而散。

警車鳴笛而來時,在儲藏室睡大覺的前輩才醒轉,店員大叔跑出來,見到店門口一片狼籍,驚得不停追問相葉。相葉匆匆交代了幾句,請前輩幫忙告知警方經過,便抱起二宮一起搭上救護車到醫院。

急診室的醫師檢查後,說二宮受傷不輕,還好骨頭沒有斷裂,但有腦震盪的可能,需住院治療觀察。

鬧騰了一整個晚上,東方天色已經發白。二宮到目前仍昏迷不醒,相葉坐在床旁,十指反覆交握,心中很是擔心。

「唔!好痛!」二宮呻吟著,在床上挪動了下身體。

「二宮さん,你終於醒了。」相葉說,「你還好嗎?我去叫醫生來。」

經過醫生的問診,確定二宮的意識清楚,顯見腦部沒有受到損傷,只要多休養就能恢復了。聽到這樣的答覆,相葉才鬆了一口氣。

醫生離去後,相葉緊挨在床邊,伸手摸了摸二宮的頭。

「二宮さん,那些人是暴走族你還挑釁他們,這樣很危險的耶。」 相葉說,

「我又沒有錯,我才不要忍氣吞聲呢。」二宮說,「如果要忍耐才能活下去,那我寧願死掉。」

聽到此話,相葉彷彿被打醒了,自從他發現自己跟其他人性向不一樣時,他就一直忍耐,假裝跟別人一樣,直到騙不下去時,又被眾人厭棄。而二宮的人雖瘦小,面對那些暴走族表現出的氣概,比起他躲在便利商店裡害怕,來得勇敢多了。

「謝謝你喔。」二宮說。

「え?」相葉說。

「還好有你衝出來救我,不然我會被打得更慘吧!」

「對不起,你會被打,都是我的錯。」聽到二宮道謝,相葉反而難過起來。

「你在說甚麼啊?」

「如果我早點出來,你就不會受傷了。」

因為平常店長有交代,看到那些暴走族要裝作沒看到,報警趕人反倒會招致報復,更加影響生意,所以相葉沒有在第一時間出面制止,結果等到有人被圍毆時,出來一看,發現是二宮,心裡又是氣憤又是懊悔。

「這什麼理由啊?你還不如說我不要出生,今天也不會受傷了。」二宮說。

「不要這樣說。」

「可是你很厲害耶,一下子,兩三個人就飛出去了,是有學過什麼武術嗎?」二宮換了個話題。

「這個……」相葉遲疑。

「算了,當我沒問,你不想講也沒關係。」

「不是的。」相葉生怕二宮誤會,趕緊澄清,「我老家裡是開中華餐館的,小時候我有跟大廚學過一些中國拳腳。」

「聽起來很厲害嘛。」

「只是我以前打傷過弟弟,所以現在都不敢跟別人動手,我一出手就很容易讓別人受傷……」

「你是不小心才打傷弟弟的吧。」

相葉點點頭,那時候他跟弟弟在玩鬧,一失手,弟弟摔下樓梯滿頭是血,父母衝上來護著弟弟,痛罵他一頓,不管他再怎麼解釋都沒有用,認定是他欺負弟弟。

「可是…爸媽都不相信我。」相葉說。

「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二宮說,「至少,你學到的武術,在今天救了我。」

相葉轉過頭,不想被看到眼眶盈滿淚水。二宮,其實是你救了我,每次你不經意的話語,都給了我勇氣。

「那個…相葉さん,還有件事想麻煩你,不曉得可不可以?」二宮說。

「什麼事都可以,完全不麻煩。」相葉說。

「看來我還需要住院好幾天,能不能請你去我家,幫忙拿些東西。」

「好啊,沒問題,你家在哪裡呢?」

二宮取了張紙,畫上地圖,寫下清單,遞給相葉。

「你家住在那裡啊,離便利商店好近。」相葉說。

「對呀,走過兩條街就到了。」二宮說,「還有,這是我家的鑰匙,拜託你了。」

接過二宮遞來的鑰匙,相葉滿心歡喜,自己是被二宮所信任的。

他緊緊握住那根冰涼的金屬,直到吃痛不住,張開手來,齒溝在掌心上壓出一條紅色刻痕,深深地與感情線重疊。

相葉找了根繩子掛在脖子上,深藏胸口小心保管。

來到公寓大廈,相葉搭乘電梯抵達五樓,找到二宮所住的個室,開門進入。屋子裡靜悄悄,午後的日光灑落,通往陽台的落地窗半開,徐風吹起了兩旁的白色布簾。

相葉將飄蕩的窗簾收束好,走到陽台,把曬了整天的衣物收進來。他依照清單上的指示,打包了換洗衣物、客廳裡的PlayStation、沙發上的NDS、書桌上的筆記型電腦。

想到二宮百般囑咐,別的東西沒關係,遊戲機千萬可要帶來,相葉忍不住笑了,看不出二宮這麼愛打電動。

橫跨房間一角的L型書桌,其上擺放四台液晶螢幕,前方有張網格狀的曲線椅,看起來頗有科幻感,相葉好奇坐了上去,伸直腿轉了一圈。好舒服,後腰與頸部都得到支撐,身體可以完全放鬆,是所謂的人體工學椅吧。

眼前的牆面,貼滿了黃色便條紙,書櫃裡充斥著原文書,相葉撿起散落一地的文件,上寫的都是他看不懂程式語言。

相葉嘆了口氣,二宮比他聰明太多,他們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斜對的牆角,擺放一張窄床,床單鋪得整整齊齊,上面只有一個枕頭。看來,二宮應該是單身吧。

相葉開心了一下,隨即收起笑容。就算二宮沒有女朋友,也不會喜歡上男人的自己。對方看起來是個專注工作,無情無欲的人,會對自己好,應該也沒別的念頭。

可是他有,對於二宮,相葉有更多於朋友以上的感情。

 



參考設定的便利商店街景



備有停車場的便利商店。深夜時,不良少年在此聚眾喝酒吵鬧。

评论
热度 ( 44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