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3】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二宮躺在病床上,快要一個禮拜了。

斷層掃描顯示大腦仍有腫脹的現象,加上傷口癒合太慢,走路時還會搖搖晃晃,醫生要求他繼續留院觀察。

帶來的遊戲早已破關,他在虛擬世界都打倒魔王了,現實中自己卻還不能出院。

除了吃和睡以外整天仰躺,看著窗外的藍天白雲,細數天花板上的格子,日子過得挺無聊的。還好相葉每天都來探病,陪他聊天解悶。二宮擔心相葉太過辛苦,工作完還跑來醫院,對方總是笑著說,見到他就不累了。

這天天氣陰暗,不時飄著毛毛細雨,二宮想,也許相葉今天不會來了。

唰的一聲,病房門被拉開,相葉捧著一束鮮花,衝進病房。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相葉說,「ねっ,我今天在河邊看到很漂亮的花,特別摘下來帶給你看。」

「相葉さん,你知道這是甚麼花嗎?」二宮說。

「是粉紅色與白色的花。」

「這些是小雛菊喔。」

「哇!你甚麼都知道好厲害。」相葉佩服地說,「我去拿個瓶子把它裝起來。」

相葉用小刀將寶特瓶從中剖半,加了點水到的塑膠底座,再把花插進瓶中,放在床邊桌上。

「看!很漂亮吧!」相葉說。

真的很漂亮呢,這些菊花。相葉應該是不知道探病送花的禁忌,沒想太多,單純覺得花好看,才摘下來送給他。

菊花多用於告別式,各色花海圍繞靈堂,淹沒亡者的軀體,遮蓋腐爛的惡臭。二宮回想起親人們的葬禮,不由得神色暗澹起來。

「你臉色不太好,身體還是不舒服嗎?」相葉伸手模了摸二宮額頭,「好像有點發燒,要不要我去請醫生過來?」

「我沒事啦,醫生說因為傷口發炎,所以體溫會比較高。」二宮說。

「這樣啊,ニノ你要趕快好起來。」

「恩。」

感受到相葉真心誠意的關懷,二宮心中一暖。

無所謂啦,送什麼花不過是約定俗成的形式,何必拘泥小節。

看到對方的褲管微濕,二宮猜想,相葉大概是一早撐著傘,去河邊彎腰摘花,才會變得衣衫狼狽。

二宮揚起嘴角,相葉也跟露出笑容。

插在瓶中的小雛菊,花瓣上沾點露珠,盛開綻放,欣欣向榮。為死寂的病房,帶來一絲生氣。

 


二宮住院期間,相葉盡心盡力照顧。出院之後,相葉也常常在下班後,跑來他家幫忙。

「你身體剛好,還是多休息吧。」相葉勸說,「這樣沒日沒夜趕工作,又會搞壞身體。」

「截止日快到了,這專案我得馬上趕出來。」二宮說。

二宮喜歡這個工作,撰寫程式在機器上運行,腦中的想法得以具體呈現,一切操之在己。在這裡,他是主宰。但有時為了貫徹想法,不斷來回檢驗直到程式可運作,專心一意時,幾個小時就過去了。

相葉為了讓二宮有更多時間休息,主動幫忙做了許多家事,。

二宮一個人過慣了,剛開始都是婉拒相葉的幫忙,但後來發現,相葉每天都跑來他家的話,那麼他就不用出門買東西,可以窩在家中專心開發程式,趕上住院那段時間落後的進度。

於是幫忙跑腿購物,便成了相葉每天的任務。為了方便連絡要買哪些東西,兩人交換了手機號碼;另外因為二宮的生活作息不定,相葉在便利商店打工也是日夜顛倒,二宮便把家中的鑰匙交給了相葉,說是如果他來的時候自己在睡覺,就不要一直按電鈴,直接開門進來。

有時候兩人一起喝酒聊天,不知不覺睡去,第二天相葉便直接從二宮家出門去打工。

二宮也覺得很奇怪,明明他是需要很多時間獨處的人,為什麼可以整天跟相葉黏在一起也不覺得厭煩,盡講些無聊廢話也覺得開心。恩,也許對自己來說,相葉不是一般人,而是一隻有趣的寵物,所以怎麼樣都無所謂。

 

為了幫二宮補補身子,這天相葉從超市採購了一堆食材,手上提著大包小包,花了一番工夫才打開門。

「ニノ,你想吃什麼?我做給你。」相葉把東西放在餐桌上。

坐在電腦桌前的二宮沒有回答。

他走近一瞧,發現對方靠著椅子睡得正熟。

平常醒著的時候,這人像小惡魔,睡著了卻像天使般可愛。

單薄的身體,細挺的鼻樑,長長的睫毛,薄薄的嘴唇,這一切都讓他愛戀不已。

「ニノ,ニノ。」相葉叫喚了幾聲,二宮都沒有反應。

或許是鬼迷心竅,等到相葉反應過來,他才發現自己湊過頭去,吻上對方的嘴唇。觸感比想像中還柔軟,他還想多嘗點。但二宮皺起了眉頭,相葉見狀趕緊退後。

偷得了渴望已久的吻,但並未獲得滿足,欲望燃燒得更加炙烈。他躲到洗手間,脫下褲子,試圖解除自己的欲望。

隨著白色情欲的噴發,他冷靜下來,感到一陣空虛。

只不過是個吻而已,自己就成了這樣,也許是壓抑太久。與心愛的人在同個屋簷下,他不能傳遞心意,還怕被發現。

當相葉知道自己是同性戀的那天,就明白他的人生不可能會順遂。這種不正常的感情,讓他受到家人的厭棄,親朋好友的排擠,最後像是逃難似跑來東京,離開心愛的故鄉,他覺得好痛苦。

他今天能站在這裡,看著二宮的睡顏,相葉感到無比的幸福。如果可以一直待在這個人的身邊,那就夠了。這次他不會再告白了,決定藏匿心意,保持現狀就好。

那種鄙視的眼神,他永遠不想在二宮臉上看到。

 

其實從相葉一進門,二宮就醒過來了,但他連續工作了三十多個小時,累得連一根指頭都不想動,聽到相葉叫喚也懶得理會。

二宮趕在合約期限前才完成專案,頂著熊貓眼將程式寄送出去後,因為太過疲倦,連走到床鋪的力氣都沒有,往後仰倒在扶手椅上就睡著了。

半夢半醒之間,二宮聽到門鎖被打開的聲音,他想應該是相葉來了,但仍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連眼皮都懶得睜開。

「ニノ,ニノ。」有人走到他身旁叫著自己的名字,聽這聲音果然是相葉。

好累,不要吵,讓我繼續睡。二宮裝做熟睡不作回應。

突然間,有股熱氣靠近,一個濕軟溫熱的東西,輕輕接觸自己嘴唇。

最初二宮還沒意識到怎麼回事,等到發覺自己被吻了,更不敢睜開眼睛,跼促不安地轉過頭。聽到相葉退開的腳步聲,才鬆了一口氣。

洗手間中傳來喘息聲,二宮想捂住耳朵又不敢亂動。雖然他很少有那方面的需求,但也明白相葉此刻在做什麼。

屋子裡突然安靜下來,過了一會,相葉宛若嘆息似,輕輕呢喃著。

「二宮…和也…(ninomiya Kazunari)。」

他的姓名音節較多,念起來頗為饒口,平常相葉多暱稱他為ニノ,這次聽到對方叫喚出他的全名。低沈溫柔的嗓音,充滿著感情,他的心頭一陣悸動。

該怎麼辦呢?二宮一時理不出頭緒,想著想著,不知不覺間又沉入睡鄉。

再次醒來,相葉已經回去了,二宮看到桌上有張紙條,上面寫道:

「我看你睡得很熟,就不吵你了,工作再忙也要吃點東西,我做了拿手菜麻婆豆腐,一定要吃呦。                                                               相葉」

看著滿鍋的料理,份量實在很多,二宮心想這是在餵豬嗎?相葉應該是煮得太起勁,不小心做過頭了。

二宮舀起麻婆豆腐,才放到嘴裡,眼眶便紅了起來。

好辣。

 

因為沒東西吃,二宮屈服於咕嚕叫的肚子,往便利商店走去。剛被偷親過沒多久,現在又要去見加害人,他抬起腳步,心裡覺得沉重,但身體習慣了,很快就走到目的地。

「歡迎光臨。」相葉一如往常很有精神地打招呼。

二宮不敢直視對方,匆匆走過,拿了便當到櫃台結帳。

「咦?為什麼你要買便當,我煮了鍋麻婆豆腐,你吃完了嗎?」相葉說。

「你還敢說,那麼辣有誰吃得下去?」二宮說。

「欸…我不太確定加了幾匙辣椒醬,不過我吃起來味道還好耶。」

「那你自己吃。」

「好好,我下班就回去吃。」

怎麼變成他邀請相葉來家裡吃飯,兩人要再共處一室,他還沒有心理準備。

「一共是五百三十円。」相葉裝好便當,遞給二宮。

「這個是什麼?我沒有買耶。」二宮說拿起一包袋裝零食。

「這是味覺糖,我請你吃。」相葉說,「我滿喜歡的,辣到你真不好意思,多吃點甜的吧。」

「你別當我是小孩子,拿糖果哄我。」二宮扔還回去,氣惱之餘而過於用力,這小包零食滑落櫃台,掉到地上。

「唉呦,你別丟嘛。」相葉撿起來,「你這點真的很像小孩子。」

「你才是小孩子。」

二宮覺得耳垂發燙。

他知道,自己確實是個孩子,對於感情什麼的,完全一竅不通。

一直以來,二宮覺得活著是件很辛苦的事。這個身體讓他遭受不少罪,但還是不得不活下去。努力掙扎求生存。雖然尚未發病,但他的體質不好,也常常生病。痛苦無法向他人述說,就算說了,身體健康的人也無法理解。

不能上體育課,因為他有氣喘;不跟別人出去玩,因為外面的花粉灰塵會讓他過敏;沒有參加社團活動,因為他很容易累要早點回家休息;吃的東西不一樣,他沒辦法去跟朋友聚餐。要吃清淡的食物,家裡每日都送來懷石料理般的午餐;為避免感染,東西都用酒精擦拭過才使用。

種種跟一般人不同的行為,卻讓同學認為是有錢人的傲慢,以為他不合群,裝病是為了享受特殊待遇。

他跟大多數人都相處不好,因為大多數人都不懂他的特殊習慣,以及為了活下去而做的種種努力,身體狀況就是這麼糟,他也想跟普通人一樣自由自在的生活啊。雖然松本明白這樣的情況,一直在身邊照顧他,但二宮也受不了同情。

讓他一個人待著就好,無需費心多作解釋。只要躲在自己的小空間,必要時透過網路與外界聯繫,就不會被打擾。

沒想到相葉這個人會闖進來。

那個人完全不知道自己生病的事,雖然時常遭遇挫折而沮喪,但很快又會恢復燦爛的笑容。

不曉得相葉是為什麼來東京的呢?

二宮運用本身的專業,用假身份潛入相葉以前念過的高校網頁。他知道相葉高校中途退學,但從沒問過到底是怎麼回事。

留言版上記錄著對相葉的詆毀嘲諷上,二宮看了感到相當憤怒。就算是同性戀又怎樣,有能力去愛人的人,他覺得很了不起。像他,從來沒喜歡過人,不管是他人還是自己。

但得知相葉是同志後,二宮不能再用「也許只是開玩笑吧」的說法逃避,他明白相葉確實對自己有特別的感情。

自從心裡有個底,觀察著相葉的行為,二宮也越來越明白了。

相葉雖然有點天然,但臉長得滿好看,不少女孩纏著他說話,不過相葉都沒留心,只注意他一個人。

只要他出現在店裡,相葉就算再忙,都會馬上轉向他,露出燦爛的笑容,大聲說著歡迎光臨;沒有其他客人的時候,還會黏過一直找他講話;總是眼睛發亮,莫名其妙突然臉紅。

自己是被特別對待的,二宮有種莫名的優越感。

第一次有人這麼明白表現出喜歡自己的態度。

回想起上次那個親吻,他不討厭相葉的觸摸,甚至覺得很舒服,但這表示他也喜歡對方嗎?

二宮用力搖搖頭,就算喜歡又能怎麼樣,他可以做喜歡的事,到喜歡的地方去,但他不能喜歡人。

相葉雖然沒有明說,但幾乎是用全身在表達喜歡的感情。相葉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不過看在二宮眼裡全都一目瞭然。

日子一天天地過,二宮看著相葉拼命掩飾心意的舉動,不知怎麼,感到莫名的焦躁。

 

這天寒流來襲,冷鋒帶來濕冷陰雨,整座城市顯得灰濛濛,毫無生氣。

難得的休假,相葉還是跑來二宮家,幫忙打點完家事後,看著二宮專注於電腦的背影,聽著沙沙的雨聲,一陣睡意湧現,沉沉睡去。

相葉醒來時,天已經黑了,他打開燈,發現屋子裡空無一人,二宮去哪了呢。

在家工作的二宮,大多時間都留守屋中,相葉喜歡往這跑,也是不想回去面對自己空蕩蕩的房間。雖然二宮總是忙著工作,沒空理他,但能看到對方,他就很開心。

有的時候,二宮會不在家,回來不曾告訴他去了哪裡,相葉不好多問,他自己也有很多事沒跟二宮說。

兩人之間還是有隔閡吧,他感到一陣寂寞。

牆上的時鐘,短針指向數字六和七之間,差不多該吃晚餐了。相葉開啟冰箱,打算做些料理,等二宮一回來,就有熱騰騰的飯菜可以吃。但裡面沒甚麼食材,倒是玻璃棚架上擺滿了啤酒。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相葉索性自己喝了起來。灌下冰涼的啤酒,腹部感到一股熱流,愉悅感湧上,驅散了空虛。

 

二宮回到家時,屋內一片漆黑,他以為相葉今天沒有來,打開電燈,嚇了一跳。

相葉滿臉通紅,手肘靠著餐桌,掌心支撐著下顎,拿著啤酒大口吞嚥,地上滿是橫七豎八的空罐。

「你…去哪裡了?」相葉問。

「有些工作上的事,去跟業主討論。」二宮說,「你怎麼了?」

「對不起…我沒做飯,還喝了你的啤酒……」

「沒關係的,幫我做飯不是你的責任。」二宮說,「那我去便利商店買點東西,你也餓了吧。」

「不可以。」

「什麼?」

「便利商店…我沒有輪班…你…不用去。」

「說什麼傻話?醒醒啊。」

「你要買什麼…我去買就好了。」

相葉說著站了起來,步履蹣跚朝玄關走去,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二宮趕緊上前接住對方,聞到一股濃烈的酒氣。

「你醉成這樣,走路都有困難,還是我去吧。」二宮說。

「你別走,我什麼都可以做,請不要離開我。」相葉說。

「只是去個便利商店而已。」

「ニノ,我喜歡你。回家看不到你我好寂寞。」

相葉一把抱住二宮。

雖然早已猜到相葉的心意,但聽到對方親口說出,二宮仍是心跳加速。近距離看著相葉水汪汪的大眼,突然覺得這傢伙很可愛。

「最喜歡你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你先放開我——唔,好痛。」

相葉全身都壓在二宮身上,他站立不穩,往後跌坐仰倒,碰的一聲,後腦杓撞擊到地面。

「對不起,很痛嗎?我幫你揉揉。」

「你放開我就沒事…等等,你在摸哪裡啊?」

「ニノ,你抱起來好舒服…」

相葉的觸碰越來越親密,二宮益感慌亂,想推開對方,無奈對方一身蠻力,他掙脫不出。

「你再不放手,我要生氣了——喂!你別睡著啊。」二宮大喊。

相葉把想說的話說完後,又迷迷糊糊睡著了,沒有其他再進一步的動作。但就算是人在夢鄉,還是把二宮抱得死緊。

是把自己當作枕頭了嗎?

相葉睡得香甜,二宮卻是一宿未眠。

他喜歡被擁抱的感覺,喜歡吹在脖子上的吐氣,喜歡通通的心跳聲。

他發現自己是喜歡相葉的。

這下他們是兩情相悅,二宮苦笑,如果他的身體健康,會馬上搖醒相葉,叫對方跟自己交往。

可是沒有辦法呢。

二宮一家人的壽命,最多只能到四十歲左右,他們在死亡之前都能保持如十七歲的年輕外貌,一旦過了三十歲,體力變得越來越差,身體漸漸虛弱,慢慢停止呼吸。

醫生說,這個病,讓外貌不會衰老,但生命卻變短暫,真是奇怪。

過了二十歲,他的人生就即將邁入暮年。同齡的人正值年輕力壯,他卻要死了,不甘心,為什麼活不下去呢?

相葉是個朝氣蓬勃、青春洋溢的好孩子,對方還有很長一段的美好人生,最好不要跟自己扯上關係。看來相葉也沒有要求交往的打算,那他就故作不知,繼續當普通朋友。

再過一陣子,等到相葉換了新工作,或是自己搬到遠處,兩人就會慢慢疏遠。

二宮想著想著,伸手環抱上相葉的腰,也許以後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嗯,好溫暖。

天色漸亮,陽光照進屋內,雪白牆壁的房間,更顯光明。

相葉伸了個懶腰坐起來,揉揉眼睛,看到二宮躺在身邊,地上還有一支牙刷,這是怎麼回事?

「你…你怎麼在這裡?」相葉問。

「昨晚,我回到家,就有個人衝上來抱住我,怎樣都不肯放手,最後還睡著了,我只好整晚陪他躺在冰涼的地板上。」二宮說,他被壓了太久,雙臂發麻,一時起不了身,用力瞪著相葉,表達不滿。

「對、對不起,」相葉說, 「我不是故意的,昨天喝了不少酒,我不知道…居然做這樣的事。」

「你還一直說喜歡我,說個不停,連半夜夢話都在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誤會。」相葉臉色發白。

「所以說你不喜歡我囉?」二宮逼問。

「不是的,這全是誤會。」 

「誤會什麼?」

「這個…那個…。」相葉結結巴巴,「啊!都已經這個時間,我該去上班了。」

相葉匆匆離開,沒有回答二宮的問題。

二宮見相葉不肯說明白,心中生氣。不過想想自己也不可能跟相葉交往,為什麼要逼對方告白? 

到底在做什麼,這樣矛盾的心情,他該如何面對。

 

相葉好幾天沒來他家了,二宮原本想說這也是個好機會,可以趁機拉開距離。往相反方向多走二十公尺,還有別家便利商店,不一定要去相葉打工的那家。

不過忍了幾天,二宮還是去了。相葉一不理他,就覺得好寂寞。他只是去買個東西,順便看看相葉一眼。

沒想到到了店裡,不是相葉在顧店了,站在櫃台呵欠連天的店員大叔,說相葉調到早班去了。

可惡,是故意避開自己嗎?

雖然白天出門對他來說是件艱難的事,但二宮算準時間,估計相葉差不多交接下班,等在對方回家的路上堵人。他有很多話要跟相葉好好談談。

二宮靠坐在人行道旁的欄杆上,冬天的冷風吹過,他打了個寒顫,翻起大衣的衣領,搓手呵氣。

路旁邊有幾個女高中生聚在一起,嬉戲打鬧,他覺得很吵。

遠遠看到相葉走過來,二宮正準備叫喚對方時,突然有一位少女跑到相葉面前,硬生生插了他的隊。

「不好意思打擾了,那個…我有話想跟你說?」女高中生說。

「啊,你是上次那個忘記帶錢包的人。」相葉指著對方大叫。

「給你添麻煩了,還讓你幫我墊錢,真的很抱歉。」

「沒關係,妳不用放在心上。」相葉搔搔頭,「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我記得妳已經把錢還我了。」

「不是關於錢,那件事我很感激…所以…不知怎麼…變得很在意你。」

「妳不用這麼客氣,歡迎常來本店光顧。」 

「我是想…如果你沒有女朋友的話,可不可以…請跟我交往?」

相葉睜大眼睛顯得相當驚訝,停頓了一會才說:「抱歉,我有喜歡的人了。」

「你有在跟她交往嗎?」

「呃…這倒是沒有。」

「為什麼呢?」

「能夠做朋友,我就很滿足了。」相葉露出落寞的表情,「告白的話,我就不能待在對方身邊了。」

「是對方不喜歡你嗎?」女高中生鍥而不捨,「請跟我交往,我有信心絕對比那個人更喜歡你。」

「對於妳的心意,我很高興,但是…真的很抱歉。」

「我知道了,像我這樣的醜女,會被討厭也是應該的。」

「不!不是這樣,你長得很可愛,只是我心裡已經有別人了,所以沒辦法——啊!請不要哭。」

一再被拒絕,女高中生眼淚撲簌簌直落,相葉手忙腳亂,掏出手帕幫對方擦眼淚,這樣溫柔的行為,讓女生哭得更厲害。其他的女高中生也圍上去,嘰嘰喳喳鼓吹相葉何不答應交往。

二宮站在距離不到三公尺的地方,卻完全被相葉忽略,心中老大不爽。

風聲很大,呼呼地吹,讓他聽不清那兩人在說些什麼。隱約察覺是女高中生在向相葉告白。二宮看到兩人越靠越近,女高中生哭了出來,相葉還幫忙擦眼淚。

可惡!那個女生裙子也太短了,你們也黏太緊了。算了!相葉愛跟誰交往就跟誰交往,反正他也沒資格去管。

二宮豎起衣領遮住臉,轉身想悄悄離去。

「哎喲。」一股大力從背後拉住他,二宮腳步踉蹌差點跌倒。回頭一看,是相葉追上來,拉扯住自己的風衣。

「ニノ,你怎麼在這裡?」相葉說。

「你去跟女生聊天啊,不用管我。」二宮賭氣說,「快放開,這衣服很貴,都被你弄皺了。」

「你是特地來找我的嗎?」相葉說著鬆開衣服,拉過二宮的手緊握著。

「我…我是路過而已。」

「你家跟我家是反方向,怎麼可能路過。」相葉說,「你是來罵我的吧,因為上次我亂抱你。」

「那種事有什麼好罵的?」

「可是你一臉怒氣沖沖…,難道…我還做錯了其他事?」

「沒、沒有啦。」

「呼,那就好。」

看到相葉放下心來,露出溫柔的笑容,二宮覺得心臟彷彿被狠狠撞了一下。

「相葉くん,這位是…?」站在一旁被忽略許久的女高中生,忍不住走過來插話。

「對喔,妳還在。」相葉轉頭向她介紹,「這位是我的…朋友。」

二宮被女高中生緊盯著,他轉移眼神看向遠方,假裝沒注意到對方的敵意。

「啊,我知道了,相葉君你喜歡的人就是他吧。」女高中生伸手指向二宮。

突然被叫破,相葉感到一陣慌亂,為、為什麼會被看穿呢?在這裡被二宮知道自己喜歡他,一定會被討厭的。

「不是的,你誤會了,我…我喜歡的人不是他。」相葉說。

「你看這個人的眼神,就是一副喜歡得不得了的樣子。」

「我…我沒有…」相葉低下頭,不敢再看二宮一眼。

「什麼嘛,我被騙了,原來你是喜歡男人的變態。」女高中生說。

「難怪你不肯答應沙理奈的告白。」另一位女生說,「我就覺得奇怪。」

「對呀對呀,男人喜歡男人真的是變態。」

一旁的女高中生們七嘴八舌,批評起同性戀。

這些話,在離開家鄉的時候,相葉已經聽過很多遍了,果然,他到哪裡都不會被接受的。他僵直在原地,然後整個人搖搖晃晃蹲了下來。

女高中生吸了口氣,還想講些傷害相葉的話,二宮開口打斷了她。

「相葉ちゃん,聽這個女生說,你是喜歡我的嗎?不是朋友的喜歡,是戀愛那樣的喜歡嗎?」二宮說。

蹲在地上的相葉一開始猛然搖頭,過了會,又慢慢點了一下頭。

「你看,這男人是變態,我們趕快遠離他。」女高中生說。

「為甚麼呢?」二宮問。

「那個人是同性戀,一定會對男人亂來,說不還有愛滋病,靠近他就會被傳染。」

相葉聽了,覺得呼吸困難,怎麼辦?二宮知道了,不會再理他了,自己又變成一個人了。他將頭埋到兩膝之間,忽然,一隻溫暖的手,搭上他的背。耳邊傳來二宮的聲音。

「是嗎?可我覺得靠近他很舒服呢!」二宮說,「其實我也很喜歡相葉,真的非常感激,要不是有妳,我還不知道他的心意呢?原來我們兩情相悅啊。」

「什麼!」女高中生驚叫,「你、你們兩個…真的很奇怪。」

「ふざけるな。」二宮怒吼。

相葉沒聽過二宮如此忿怒的聲音,抬頭一看,那位女高中生嚇得倒退好幾步。

「你、你想幹嘛。」女高中生說。

「我喜歡他,他也喜歡我,這有甚麼奇怪。妳少瞧不起同性戀了,像妳這種自以為是的女人,就算是異性戀的男人也不會喜歡妳。」二宮說。

女高中生氣憤地跺腳,轉身跑走,其他女生見狀,也匆忙跟了上去。

不知怎麼,相葉覺得眼眶發熱,一低頭淚水就掉下來。

「你還蹲在地上做什麼?不要哭了,快站起來。」二宮說。

「ニノ,你真的喜歡我嗎?」相葉說。

「對啦。你快起來,地上很冷——」

不等話說完,相葉一躍而起,抱住二宮親了下去。比起睡夢中的偷香,這次的吻熱烈纏綿許多。

「唔…」二宮好不容易推開相葉,「你在做什麼啊,這裡可是大馬路上。」

「我想這麼做已經很久了。」相葉咧開大大的笑容,「我喜歡你,我們交往吧!」

 



之前在看大野主演的魔王時,有一個場景是他去探病,送了一束小蒼蘭給姐姐。

那時我就在想,為什麼不送百合花呢?這樣更能貫串主題。




在圖書館與掃墓時都是百合。



後來查了資料,發現在日本探病有些規矩,像是白色或菊花之類用在喪禮上的花不能送,還有盆栽和茶花等也不行。(規矩真多:-)

這也是從韓劇改編後,裏面所做的變動,為了符合日本民情。

看日劇學到的豆知識XD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