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4】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煩惱了那麼久,結果還是跟相葉交往了。

雖然是一時衝動的決定,但二宮卻完全沒有反悔的意思,心裡反倒舒暢,早該這麼做的。

二宮渴望溫柔待人,而相葉給了他這個機會,以往他想愛人卻不可得,於是自我封閉專注電玩遊戲。

對於相葉的親近,二宮心裡很高興,這是第一個喜歡他的人。後來得知對方的喜歡是屬於戀人的那種,他也毫無世俗的成見,很快就接受了。

因為二宮同樣喜歡對方,他想回應相葉。

過去想得太多,反而裹足不前,如今既然決定交往,當然要一起開開心心過,以後的事以後再說,或許過個幾年,他們就會分手了。二宮不打算坦白自己生病的事,他的人生有太多說不出的苦,這回難得讓自己高興一下吧。

現在他需要解決一個更迫切的問題——交往究竟是怎麼回事? 

在他貧乏的想像中,所謂交往,就是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但在一起之後呢?什麼都搞不懂啊?

他幾乎連朋友都沒有,突然就有了對象,而且還是男性戀人,有種越級打怪的心情。

總之,先上網查查看。在搜尋引擎中輸入「交往」,按下確認鍵後,頁面上顯示了大量相關資料,二宮快速瀏覽各項條目。

「雙方都認定為唯一的對象,互相關心信任,有許多情感交流,感受到愛。無論做任何事,都會考慮對方,把對方放在心上……」

「一同出遊,彼此可以更加瞭解,推薦旅遊景點……」

「雙子座的你,具有細膩的觀察力,常能一針見血說出事實,興趣廣泛,各方才藝出眾,但容易失去耐心,喜新厭舊……與魔羯座的他,配對指數……」

「女性是很敏感,一定要先營造浪漫的氣氛,共享美味的佳餚,滿足味蕾,欣賞夜景時,不妨摟著她的肩,傾訴情衷……」

等等,他的對象是男性。

改變關鍵字後重新搜尋,螢幕上跳出許多男同志的激情圖片。光裸半身,露出肌肉,互相擁抱,耳鬢廝磨,親暱接吻,解開褲頭,伸手探索。

太過大膽的動作,讓二宮脹紅了臉。相葉也想對他做這些事嗎?奇怪,為什麼光是想像,自己卻也渾身發熱。

聽到相葉靠近的腳步聲,二宮匆匆切換視窗,用力敲打鍵盤,假裝一直在專心寫程式。

相葉走到身旁,斜靠工作桌,歪頭看著二宮。

「ニノ,ニノ,ニノ。」相葉說。

「一直叫個沒完到底是要幹嘛啦?」二宮緊盯螢幕,頭也不回。

「我想跟你確定一下。」

「確定什麼?」

「我們真的在交往嗎?」

從互表心意之後的那天起,二宮就被相同的問題問了不下數十遍,對於相葉一再重複的問題,他真的很想叫對方閉嘴,但看著相葉閃閃發亮的眼睛,只好耐著性子再說一遍。

「我們有在交往,我喜歡你,你不是在作夢,還有什麼問題嗎?」二宮複述同樣的答案,「我把這些話錄下來,你拿去旁邊聽好嗎?」

「不要,我想聽你親口說。」

「我還在工作呢。」

「跟我比起來,ニノ比較喜歡工作吧?」

「雖然我整天在家,但不是閒閒沒事,我是在家裡工作的,對你來說回家可能就是休息,可是我現在等同在辦公室。你一直打擾我,會妨礙工作。」二宮氣道,「不要問這種『工作重要,還是我重要』之類的蠢問題。」

相葉安靜下來,默默走到一旁,二宮得以繼續埋頭苦幹。

經過一個小時,工作告一段落,二宮想拿起杯子喝水,轉頭看到相葉弓背抱膝坐在地上,一副沮喪的模樣。二宮感到歉意,想想自己整天坐在電腦前工作,他們好像都沒去哪裡玩過。

「那個…我沒想到突然會跟你交往,之前工作排得有點多。」二宮解釋,「等忙完這幾個專案,我們再一起出去玩好嗎?」。

「好。」相葉大喜,從地上跳起來抱住二宮,「我最喜歡你了。」

二宮心想,這傢伙老是繞著我團團轉,似乎是很愛我的樣子。

 

為了趕快完成專案,接下來的日子,二宮幾乎足不出戶,整天待在電腦前寫程式。連便利商店沒去,反正有專人會每天來幫他補充物資。

當專案終於全部完成,相葉比誰都還開心。

「約會,約會,可以約會了。」相葉說。

「我要先睡十個小時,約會等醒來再說。」二宮閉上眼睛,往後仰躺,整個人陷入椅子。

「到床上睡吧。」

「我已經沒有力氣移動——哇!」

二宮話還沒說完,身體突然騰空,張眼一看,發現相葉抱起自己,正往床鋪走去。

「你…你要幹嘛?」二宮說。

「抱你去床上,睡椅子不舒服吧。」相葉說。

「才…才不會不舒服呢,我習慣了。」

「難怪你家的床這麼新,你都沒在上面睡嘛。」

「幹嘛注意我家的床,快放我下來。」

「好。」

相葉彎下腰,將二宮輕輕放在床上,拉過被子給他蓋上。二宮覺得臉又熱了起來,縮起身體,把頭藏在被窩裡。

「別蓋住頭,這樣呼吸不順暢。」相葉想拉下被子,二宮卻緊抓不放。

「你不要吵啦,我要睡覺。」

「好好好。」

二宮躲在被子裡,相葉輕拍了拍自己,然後就走開了。他鬆了口氣,又感到些許不滿足。胡思亂想間,慢慢沉入了夢鄉。

一陣吵雜聲,驚醒了二宮,望向牆上的時鐘,他比預期的多睡了四個鐘頭。聽到的喀啦喀啦,是剛才相葉開門時,用鑰匙轉動門鎖的撞擊聲。

相葉走進屋內,二宮仍坐在床上發呆。

「我剛打工回來。」相葉說,「你睡飽了嗎?肚子餓不餓,我做飯給你吃。」

「我們出門吃吧。」二宮不想再吃麻婆豆腐了。

「你、你說出門嗎?」相葉說。

「相葉ちゃん,你好像很驚訝啊?」

「聽到你說『要出門』,比天下紅雨還難得。」相葉說,「終於,我們可以出門約會,太棒了。」

「吃頓飯而已,要說約會…也可以啦。」二宮說,「抱歉,讓你久等了。」

「不會不會。」

「你有想去的地方嗎?想吃什麼呢?」

「哪裡都可以,吃什麼都好。」

「那我們先去商店街買衣服吧。」二宮支頷思索了一下。

「咦?不是要吃飯嗎?為什麼變成買衣服?」

「約會跟單純吃飯不同,必須精心打扮,然後再去吃飯。」

「結果還是要吃飯嘛。」

「這是心情問題。」

二宮從衣櫥中拿出白色襯衫與藍色牛仔褲,外面套上長袖毛衣,打算走斯文氣質路線。他原本想拿自己的衣服給相葉穿,但想到兩人身材差太多了,他的長褲穿在對方身上,會變成七分褲。

索性拉著相葉,來到車站附近的服飾店,請店員幫忙搭配衣裝。

如他所想的一樣,個子高挑,身材比例完美的相葉,穿上合適的服裝,果然帥氣倍增。二宮相當滿意,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之際,馬上刷卡買下數套衣物。

「欸,你不用買給我啦。」相葉說,「像這種款式的衣服,我也很少穿。」

「可是你穿很好看啊。」二宮灌迷湯。

「是、是嗎?」

「等你發薪水再給我錢就可以了。」

「咦?可、可是也沒那麼多錢。」

「相葉ちゃん,看來你不太會理財呢。」二宮笑咪咪,「還是把存摺交給我來幫忙管錢,你覺得如何?」

 

跟隨二宮一路走,相葉買好衣服,還去了髮廊修剪染燙,整個人的造型改變,為之煥然一新。

經過街道轉角時,相葉瞥見商店的玻璃櫥窗,反射出自己的倒影。鏡中人頭頂蓬鬆的褐色短髮,斜分的瀏海稍微遮蓋眼睛,修飾臉部突出五官;身穿淺灰色針織衫與牛仔外套,腳踩著白色球鞋,充滿休閒的時尚感。

相葉感到陌生,他不習慣這樣的自己,放慢了腳步,落後於二宮,想遮擋住來自前方行人的視線。

突然,二宮停下腳步,相葉差點撞上,對方的手伸過來握住他,掌心傳來一股暖流。

「ニ…ニノ。」相葉嚇了一跳。

「約會的話,還是要手牽手呢。」二宮說。

「這裡人來人往,會被看到的。」

「被看到又怎樣?」

「別人會說話…」

「反正說的是蠢話,沒必要理會。」二宮看了看手錶,:「恩,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還得去一個地方。」

相葉不知二宮要帶他去哪裡,兩個人手牽在一起,他就覺得心跳加速,喉嚨緊縮,既高興又緊張。

兩人並肩走到一所女子高校附近,正遇上放學時間,一群學生嘰嘰喳喳,魚貫從校門走出來。

這所學校離相葉打工的便利商店很近,有不少學生認得他,迎面而來的人,多向他們投以注目的眼光,果然兩個大男人牽手很奇怪吧。

突然有一位女學生停下腳步,摀住嘴巴,指向兩人,瞪大眼睛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相葉認出是之前向他告白的女生,他感到尷尬想縮回手,結果被二宮握得更緊。

「這樣…有點太引人注目。」相葉低聲說。

「你要是不敢面對自己,別人就會越覺得他們是對的,更加欺負你。你越是躲藏,別人就越是毫無顧忌中傷你。我們就光明正大站在這裡,如果有人有意見,可以當面跟我們說。」二宮說。

聽到這番話的女高中生,抿嘴咬住下唇,哼了一聲,甩過頭快速走開。

「果然…在大庭廣眾下牽手,會讓人覺得奇怪。」相葉說。

「相葉ちゃん,這樣一點都不奇怪,奇怪的是那些欺負人的傢伙。」二宮說,「那些膽小鬼,聚在一起甚麼都敢做,一個人的時候卻躲得遠遠的。他們想找麻煩,絕對不是我們哪裡做不好,或是有什麼地方跟別人不一樣,而是他們尋個理由,來正當化自己的卑鄙殘忍。我們不用為了迎合社會上許多莫名其妙的規範,去改變自己,只要正視自己,做好自己,就能活得比他們強。」

「你好勇敢呢。」

「我這不是勇敢,人生只有一次,我想遵從自己的心意活著。」

相葉睜大眼睛看著二宮,升起一股尊敬之意。他就是自卑慣了,一直沒信心,才會過於在意他人的想法。。

過了一個禮拜之後,那位叫沙理奈的女高中生,跑來店裡跟相葉道歉,說是那天在朋友面前被甩,她覺得沒面子惱羞成怒,才會口不擇言說了很多偏激的言論。

「對不起,那天說了很多傷人的話,其實我對同性戀完全沒有偏見。」沙理奈說。

「沒關係的,妳不用放在心上。」相葉笑了起來,「說起來,還要謝謝妳,我才能跟ニノ交往。」

「這樣啊,真是恭喜了。」沙理奈看到相葉的笑容,抽了口氣,「像你這麼溫柔的帥哥,留給那傢伙實在太可惜了。」

「咦?你說什麼。」

「沒事,與其被女人搶走,還不如……」沙理奈說,「對了,今後我們會全力支持你的,如果有戀愛上的煩惱,可以找我們商量。」

「欸?」相葉越聽越不懂。

「很多同學都說,兩個帥哥走在一起實在太養眼了,要我來跟你說,我們大家都會為你加油,祝你的戀情順利。」沙理奈說。

「恩,謝謝你們。」

相葉想二宮除了幫他打扮,自己也穿得很可愛,故意手牽手在女校前面走,一來是教導他勇於面對自己,二來是向大家宣示主權吧。

「那個…你是在上面的吧?」沙理奈說。

「上面?」相葉說。

「你們該不會還沒做過吧?」

「做、做什麼?」

「當然是做--愛啊。」

「是…是還沒有。」相葉扶額,為什麼現在的女生,講話如此直白。

「為什麼呢?難不成…」沙理奈眉頭一皺,「我來幫你想辦法。」

過了幾天,沙理奈又出現在相葉面前,對方遞給相葉一個紙袋,沉甸甸的,裡面似乎裝了不少東西。相葉要打開來的時候,沙理奈制止了他,要他回家再打開。對方的表情似笑非笑,這讓他更加好奇。

回家後,相葉將紙袋裡的東西倒出來一看,裡面裝著同志雜誌、綑綁特集、狂野SM等書籍,還有一套女性的水手服,上面附了張紙條。

「這是我們大家合資買的制服,有時候cosplay也是種情趣,請好好享用。

PS:如果尺寸不合的話,可以去店裡更換喔。

                                                 沙理奈

相葉長嘆一聲,高中女生真是謎啊,她們到底在想什麼?

翻閱起雜誌,裡面推薦了各種體位,以及操作技巧,使用後的心得。相葉拿起水手服,心想穿在二宮身上應該很可愛吧。

書上的種種建議,相葉雖然不敢照做,但知道了這許多種親密的方法,心中不免浮躁。





這樣的睡顏誰忍得住......




幾張女生制服的P圖。

评论 ( 4 )
热度 ( 41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