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5】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自交往以來,彼此的相處情形並沒有太多改變。但二宮發現,在日常生活中,彼此間的肢體碰觸越來越多。

工作累了,相葉馬上跑來為他按摩;打個噴嚏,對方急忙拿起大衣往他身上套;口渴了,一杯熱茶馬上遞到手裡;歪著身子躺在地上打電動時,會被一雙溫暖的大手扶起來。

這些看似不經意的小動作,讓二宮心裡感動,相葉果然是愛著他的。他也明白對方想要更進一步的接觸,只是自己仍是猶豫不決。

關於兩個男人如何做愛,二宮早已在網路上搜尋過,知道是怎麼回事,但實際如何操作,倒是沒個主意。要他把相葉壓在底下,恐怕沒那個體力,若要躺著乖乖讓人上,二宮又頗為抗拒。

當室內派的二宮還在胡思亂想理不出個頭緒,行動派的相葉已經開始展開進攻。

這天,二宮把工作完成到一個階段,想說該去洗澡睡覺了,正在浴室泡澡泡得暖呼呼,身體放鬆得很舒服的時候,浴室拉門順著滑軌往左打開。

相葉跑了進來。

「叮咚,我來送郵件了。」相葉說。

「咳咳……你、你怎麼跑進來?」二宮吃到水差點嗆到。

「我想我們一起洗吧,這樣可以節省時間。」

「節省什麼時間啊?你到底有多趕,我剛在寫程式的時候你就可以洗啦。」

「我想節省看不到你的時間。」相葉說,「你待在浴室好久喔,我一個人在外面覺得好寂寞。」

「這不叫節省啦——」二宮大叫,「你別進來,很擠耶。」

相葉脫掉衣服,快速用蓮蓬頭沖澡,兩腳跨入浴缸,蹲坐下去,水嘩啦啦地流出來。在狹小的空間裡塞了兩個大男人,彼此緊貼連轉動的餘地都沒有。

二宮縮起身子,相葉靠了過來。

「我幫你刷背好嗎?」相葉說。

「我早就洗好了,你不要亂摸啦。」二宮扭動不依。

「咦?你背上怎麼有道好長的傷口。」

「那是小時候出車禍受傷的。」二宮說。

其實那是為了矯正脊椎所動的手術,二宮不想說出自己的病,索性說謊掩飾。

「你一定很痛吧。」相葉說。

「現在不痛了。」

「我以後會好好保護你的,不讓你受一點傷。」

相葉的手放到背上,輕柔撫摸。

二宮感到一股電流從脊椎往上竄,全身麻癢,有種酒醉暈眩之感,也許是泡澡太久了。他站起走出浴缸,拿起衣物準備穿上。

還泡在水裡的相葉,頭靠在浴缸一側的上緣,伸長脖子緊盯著二宮。

「平常穿衣服看不出來,你好瘦喔。」相葉說。

「快點洗啦,不要一直看著我。」二宮說。

嘩啦一聲,相葉從浴缸跳出來,水花四濺。

「弄得到處都濕答答,這樣很容易滑倒。」二宮無奈搖頭,他手上拿著的衣服也被水潑濕了。

「我會抱緊你的,不會滑倒的。」如此說的相葉,一手環上了二宮的腰,「別亂動。」

相葉觸探著二宮的身體,從上往下逐一摸索,姣好的薄唇,小巧的下巴,鎖骨的凹陷,胸膛前的茱萸,只有一塊腹肌的小肚子。

二宮圍在腰上的浴巾,也不知甚麼時候掉在地上了。感受到身後的尖挺,他脹紅了臉,熱氣蒸騰,眼前一片白茫。

「ニノ,我想要你。」相葉收緊手臂,聲音沙啞,「可以嗎?」 

二宮緊張得說不出話,他也想要相葉,但身體卻開始發抖。

「抱歉,我太急了。」相葉察覺不對,放開手退開幾步。

「不是這樣的!」二宮抓住相葉的手,「我只是…會緊張,因為我沒做過…。」

相葉聞言大喜,抱起二宮往床鋪走去。

「原來你是第一次啊!」相葉像是中了樂透般開心。

二宮覺得自己有被小看的感覺,反駁道:「我是沒實際做過啦,但是怎麼做的相關知識我都有研究過。」

「是嗎?那我要好好驗收你的學習成果。」

二宮被自己所說的話給堵住了,因為太過害羞,只好轉頭不理相葉。

 

明明是去洗澡,結果卻跑到了床上來了。

兩個大男人交疊在一張單人床上,二宮後背靠牆,呈現曲膝張腿的坐姿,相葉面對二宮,半跪著擠在對方的兩腿之間。

相葉想減緩緊張感,玩鬧搔癢,弄得二宮咯咯笑,僵硬的身體也放鬆下來。他抬起二宮的下巴,吸吮唇瓣,手滑過脖頸胸口,從肚臍來到股間。二宮的身體發軟,白晰皮膚透出一層櫻花粉色,呼吸變得急促,發出愉悅的呻吟。

相葉見狀更加賣力取悅,想讓二宮有更多的快感。他低頭含住了對方,舔舐玩弄。

「啊…你…你不要…這樣。」二宮喘息著,聲音幾近哭音,伸手推搡相葉的頭髮。

相葉清楚感受到口中的挺立,一陣顫抖,對方釋放出來。相葉拿過潤滑油,倒在手上打算塗抹,卻發現二宮狀況不對,頭斜倚靠牆角,雙眼緊閉。他大聲叫喚,輕拍臉頰,都沒有得到回應。

他緊張起來,將二宮放躺在床上,檢查呼吸心跳是否正常。還好過了幾分鐘之後,二宮慢慢醒了過來。

「ニノ,你沒事吧?」相葉說。

「我…我怎麼了?」二宮說。

「剛才你昏過去了,你覺得還好嗎?」

「沒事…我們…繼續下去吧。」

「你身體不舒服,怎麼可能再繼續。」相葉說,「我帶你去醫院,請醫生看看到底怎麼了。」

「不要…因為這種理由…去看醫生…太丟臉了。」二宮按著胸口喘氣,皺著眉頭說。

雖然二宮一直說沒事,拒絕檢查身體,但相葉不放心,第二天就跑去掛號求診。

醫生聽了他的敘述後,提出了建議:會昏倒有可能是心血管疾病,不過考慮對象年紀很輕,比較可能的原因,也許是第一次太過緊張,或是習慣性貧血,缺乏鍛鍊體力不佳。可以多做前戲讓對方放鬆,吃些營養的食物補身體,平常保持運動習慣以增加心肺功能。

聽從醫生的囑咐,相葉不再讓二宮吃便利商店的食物,卯起勁來做飯,心裡一邊盤算,要先鍛鍊好二宮的體力,他們才能有幸福的生活。

相葉有時會想,也許自己包辦了所有家事,才導致二宮體力越來越差。以前對方還會出門到便利商店買東西,現在幾乎完全不出門。不過二宮每次出門購物都是三更半夜,若又遇到暴走族就太危險了,他不想讓二宮再遭遇事故。

考慮到許多情況,相葉決定要帶著二宮一起慢跑,時間選在兩人都清醒的傍晚,太陽不會太大,也比較安全。

可是自從二宮拉著相葉在女高中生面前曬恩愛,成功宣示主權之後,就變回那個賴在家裡的宅男,寧可開電腦打遊戲,也不願開門出去走走。

「程式還沒寫完,我得留在家工作,現在沒辦法出門。」二宮說。

「你現在才沒有在工作,是在打電動吧。」相葉說。

「研究各家的電玩遊戲,是工作的一部分……欸!你幹嘛?」

相葉心想再說下去也辯不過對方,索性一把抱起二宮,將人從電腦螢幕前拖開。

「你就是整天窩在家裡,臉色才會這麼蒼白,要多多運動,血液循環才會順暢。」相葉揉了揉二宮的小肚子,附耳低喃,「你體力太差,我都沒辦法做到最後。」

「你不要再亂摸了。」二宮在相葉的手臂中扭動。

「我們出門鍛鍊吧。」

相葉死拖活拉,才把掙扎不休的人帶出門。

「不行了,我們休息一下吧。」二宮說。

「休息?我們才走出公寓大門,還沒開始跑呢。」相葉說,「準備好了嗎?目的地是公園喔。」

「可以先放開我的手嗎?」

「約會一定要牽手的嘛。」相葉仍緊握住二宮,「再說如果我放開的話,你馬上就會溜回家吧。」

可惡,被說中了。

「出發!」

被相葉牽著往前衝,兩人一同慢跑,但畢竟體力有差,幾百公尺後,二宮便感呼吸困難。

「…停下…來…」二宮說。

「ニノ,跑馬拉松是不能停下來的,現在放棄就輸了。加油!終點就在前方。」相葉說。

不是說慢跑嗎?什麼時候變馬拉松了。為什麼我要為了被人上,而這麼努力啊。

 

有時出門慢跑,會遇到那群女高中生,不知為什麼,相葉跟她們關係變得不錯,這令得二宮有些忌妒。

不過那群女高中生,似乎沒有打算跟他搶奪相葉,而是時常露出詭異的微笑,不時竊竊私語說什麼好可愛,還送奇妙的衣服給他,像是:有翅膀的帽子、縫上一排玩偶的衣服,毛茸茸熊圖案的睡衣。對此二宮理解不能,相葉站在旁邊倒是笑得很開心。

藉著鍛鍊之名,行約會之實。

跟著相葉,二宮去了很多沒想過的地方,做了不少未曾做過的事。

交往後,二宮覺得自己以前好像白活了,有很多事都沒嘗試過。他生性嚴謹,有些事,旅遊前一定會上網蒐集資訊,安排好行程規劃才出門,行走在路上也是GPS不離身,根據APP軟體走最近的路線,以求快速到達目的地。

但是相葉不同,憑直覺去做事,普通的約會被搞得像探險似,隨意搭著公車,在「感覺對了」的站牌下車,把手機收起來不給他用,漫無目的的晃蕩。

相葉會去追逐路上的貓狗,在公園跟小孩子玩,在早上的市場裡跟大嬸們一起搶購

迷路是常有的事,二宮總是焦躁得想啟用衛星定位,但相葉總是一派悠閒地說,人在東京會迷路到哪去,我們就放輕鬆走,最後一定可以回家的。

託相葉的福,二宮體驗到另外的樂趣。心中若沒了那份目的性,一直往前趕,更能體會周遭的事物。

樹木在街道上的影子很美,飄來的咖啡香,橘紅色燃燒起來的夕陽,隆隆行駛過的電車聲。有時在大雨中狼狽地走著,繞來繞去又回到原地,不過也因此在偏僻的小巷中,吃到再美味不過的拉麵。

二宮嘴上說麻煩,但還是會陪相葉做,即便是做些蠢事,只要跟相葉在一起就很開心。這許多的體驗,如果沒有相葉,他大概永遠都不會去嘗試。

 

而二宮也第一次發現,關於床的樂趣。

原本對二宮而言,床不過是躺著休息的工具。

想做的事很多,睡太多會浪費時間。因此二宮家中,並沒有專門做為臥室的房間,僅有一張窄床擺放在工作室的角落。而他有時會趴伏在桌面打個盹,仰躺沙發做白日夢,臥倒地毯滾入眠,不一定會睡在床上。

可是相葉來了,闖進他的世界,改變了孤獨的生活。

畢竟兩人已成為戀人,相葉也時常來家中造訪,總不好每次都讓對方打地舖,自己的床又窄小,自己睡還可以,相葉一躺下,半截腿就伸出去了。

該買張新床了。

二宮清理整頓了儲物間,把散亂的遊戲片收拾乾淨,早已停產的舊機型打包封裝。騰出空間後,他開始瀏覽網站,研究各家廠商的優缺評比,選購了一張實木雙人床。

趁相葉不在家的時候,二宮讓人把貨送來,搬運到房間,他再舖上寢具。等到相葉一進門,二宮迫不及待拉人進臥室參觀。

「好棒,是新床耶。」相葉說。

「這張床很大,你可以好好在這休息,以後太晚了也不用趕回去,或是窩在沙發上。」二宮說。

「謝謝你,為了我買這張床。」

「才不是為了你呢。」

「是為了我們,對吧?」

二宮漲紅了臉,轉過身來正想反駁,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道,眼前的景象搖晃起來,待他重新凝神,發現自己仰躺在床鋪上。

「你…你…幹嘛把我推倒?」

「我會好好珍惜你的心意,還有…這張床。」相葉壓在二宮身上,「那我們開始囉。」

也太快!雖然二宮買床本來就存了這番打算,但相葉的行動力之迅速是他預料以外。對方的臉靠得好近,自己的心跳噗嗵噗嗵作響,渾身僵硬了起來,但他還是努力點了點頭。

「別緊張,我會很溫柔的。」相葉說。

「…拜託你了。」二宮的聲音小到幾不可聞。

 



相葉說著送郵件,然後跑到二宮的淋浴間。這個梗出自於081220的VS 嵐。

官方逼死同人,就是在講這兩人。 (稱讚意味)

评论 ( 12 )
热度 ( 52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