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翔】枷鎖【6】

  • 精神污染30題之枷鎖

  • ooc

  • 潤翔(翔受)


抱歉發了晚了些,原本想好的故事大綱又做了些變動。刪刪改改的花了比較久時間。

然後我覺得之後還有可能會改,也有可能會動到之前的情節。

如果遇到情節覺得不一樣的地方,可以回頭看看。(當然我會盡量避免 XD)

感謝閱讀。


----

秋天以來,氣溫漸漸轉涼,今天的收音機廣播中,氣象預測說移動性高氣壓與鋒面氣旋持續向東走,南方海域已生成颱風,本週很可能直撲日本,請民眾多加留意。

松本抬頭觀察天空,鬚狀卷雲快速飄移,厚而均勻的層雲增多,侵蓋整片蒼穹,這是惡劣天氣來臨的徵兆。他原本打算去大島補充物資,現在只好作罷。

松本走到隔壁的洋館,想提醒櫻井多加注意,怎知門一打開,卻發現對方躺在地上。他心頭一緊,衝過去扶起,伸手觸摸額頭,感到相當燙手。

「怎麼回事?你生病了嗎?」松本說。

櫻井雙眼無神,緩緩點頭。

「身體不舒服為什麼不早點說!」松本大吼。

「對、對不起。」櫻井說。

看到對方畏懼的模樣,松本頓時明白為何隱忍不發。

不能再把櫻井一個人留在這個房間了,松本將人抱起,走下樓梯,回到他住的隔壁屋子。

「你先躺下來好好休息。」

松本為櫻井蓋上被子,走到廚房煮了些粥,端過來想讓櫻井吃,但不管他如何叫喚,對方依然沈睡。

看來情況不對,櫻井面色潮紅呼吸急促,整個人昏迷不醒。松本伸手解開櫻井的衣服,褪去長褲,仔細檢查。

對方的左腳踝腫脹,有發炎化膿的症狀,這是細菌感染,需施打抗生素治療。

為什麼突然會惡化成這樣,不對,櫻井一定痛很久了,只是一直在忍耐。

松本給櫻井服下抗生素,病況稍有好轉,但這需要持續治療,島上現存的藥物不夠。他想帶櫻井去大島就醫,但外頭的風雨越來越大,此時出海太過危險。

到了第二天,櫻井的狀況又變得嚴重,松本很是緊張,再這樣下去,也許需要截肢,更嚴重即是喪命。

看著越來越虛弱的櫻井,松本一咬牙,決定冒險出海。

 

櫻井一直都是昏昏沉沉,全身像是火在燒,他想呼救,卻發不出聲音,反正,他被所有人都抛棄了,沒有人會來救他,看來,他註定死在這座孤島了,最後松本會把他丟到海裡餵魚吧。

半夢半醒間,他看到松本滿臉擔憂,嘴巴一張一闔,好像說要出海一趟,等買到藥回來,他的病就可以治好了。

再次醒來,身邊失去了那份溫暖,櫻井轉動僵硬的脖子,瞇眼看著陰暗的室內,他睡多久了,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想起來了,松本似乎開船離開了,

這種時候出海沒問題嗎?狂風呼嘯,大雨肆虐,密集撞擊屋瓦,閃電強光刺目,雷擊轟隆作響。

櫻井膽顫心驚,如果發生意外,松本不再回來,他一個人該怎麼辦。掙扎爬到玄關,斜靠著門柱,雖然裹著厚被,仍然直打哆嗦。

直到第二天清晨,門被推了開來,松本面露驚異之色。

「怎麼了,為什麼待在這?」松本說。

「我在等你,外面風雨那麼大。」櫻井說。

「這種小風雨,我才不放在眼裡。」

「可是…你的身體好冰……」

「那是因為你在發燒,快躺回床上,吃完藥你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松本捧著水杯,慢慢讓櫻井把藥吃下去,再取過濕毛巾幫忙擦拭身體,更換上乾淨的衣物。

「我好擔心。」櫻井伸手碰觸松本的臉,「還好你回來了……。」 

 

休養了大半個月,櫻井的身體可說是完全恢復了,不過松本還是要他每天躺在床上,什麼事都不要碰。

對櫻井來說,遠離文明的生活,是出生以來第一次。小島上雖有太陽能發電機,引自淡水湖的供水系統,但大部份的工作都是要靠體力完成。松本每天都要到田裡耕作,檢查修繕房屋設備,有時開船外出補充物資。

櫻井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做,簡直像個廢人。他不能事事都依賴松本,總得學會在島上如何生活,增加逃走的機會。

一日松本忙完農事回家,發現櫻井在廚房裡手忙腳亂。

「你在做什麼?為什麼不好好休息?」松本說。

「我、我覺得身體已經好多了…想…幫忙做個晚餐。」櫻井說,「不過…抱歉,飯有點燒糊了。」

松本上前舀了一口放入嘴巴。

「不會,很好吃。」雖然比不上自己的手藝,但有人為他做飯,吃起來感覺特別的香。

「謝謝你。」

「你幫我煮飯,應該是我說謝謝。」

松本的措詞平和,態度近乎溫柔,為此櫻井感到驚訝,他抬起頭看了松本一演,旋即垂下眼簾。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櫻井在這座荒島上已經待了約有半年,只有他跟松本兩個人。

櫻井身上的傷已經好了,原本承諾要帶他回去的松本,卻遲遲沒有動作,他也不敢催促。

他回想起許多名人被綁架的案例,平安生還的人真的很少。而他又看過松本的相貌,知道居住的地點,這種情況下的人質,多半都會被殺了滅口,松本又怎麼可能把他放回去呢? 

如果不去想自己是怎麼來到島上,在這裡的生活還算不錯。松本允許櫻井外出走動,但不能離開屋子太遠,他學會如何劈柴燒飯,慢慢也敢主動跟松本說話。

以往櫻井從未做過家事,做起來笨手笨腳,但他仍然努力去做。若是自己有點用處,或許松本願意讓他活久一點。

只要能活下去,就有希望。

松本沒有再折磨過櫻井的身體,有時候的態度還可以算得上是溫柔,但隨著季節入冬,夜晚變長,他跟松本單獨待在屋裡的時間愈來越多,外頭寒冷,大部分份時間都待在屋內避寒,松本跟櫻井相處的時間也變多了。

櫻井覺得松本看自己的眼神益發怪異,不是一開始充滿憎恨的目光,而是包含許多說不清的情感,緊緊纏繞在他身上。

他不敢多想,默默低頭做事。

 

松本知道他早該帶櫻井回去東京,但他不想讓對方離開,每次想到要與櫻井分別,心裡就空虛得難受。

松本是想去愛人的。可是生長在孤寂的荒島上,他自然而然只能愛著溫柔的姊姊。

姊姊走了以後,他的悲傷憤怒全部都怪罪到櫻井頭上,他用嚴苛的手段對待櫻井,他要懲罰櫻井,讓對方知道所犯下的罪有多重。直到櫻井自殺躺臥在血泊中,松本方才明瞭,原來罪孽深重的人是他自己。

搶救回來的櫻井相當虛弱,出於愧疚,松本細心照顧,在這養病的日子裡,松本發現櫻井是個很好的人,溫柔體貼,細心關懷,可以從對方身上感受到溫暖。他很久沒被人關心過了。

這樣的人為什麼會拋棄了姊姊?念及親人,松本心中沈痛,如果櫻井仍然跟姊姊在一起,他們說不定能成為一家人。失去了姊姊,他在世上孑然一身,櫻井理當彌補這份空虛。

松本改變了心意,他要櫻井永遠陪著他。

這次不以暴力威脅,而會改用別的手段,讓對方自願留在島上。



评论 ( 7 )
热度 ( 43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