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6】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前半部請移駕到忍博,回復與評論請留在本篇喔。




身心完全結合之後,相葉更感滿足,走到哪都散發著幸福甜蜜。彷彿身在雲端,有種飄飄欲醉之感。

一日的打工結束後,相葉踏著輕快的腳步前進,快要到二宮家的時候,沙理奈正站在路邊等著他。

「嗨,沙理奈,在這裡遇到你好巧喔。」相葉說。

「相葉さん,拜託你克制點,一邊走路一邊哼著歌,還露出奇怪的笑容,讓人看了會起雞皮疙瘩。」沙理奈說。

「還好吧!」

相葉拉扯自己的臉頰,真的很奇怪嗎?沒辦法,他不是故意的,一想到二宮,自然而然嘴角就會上揚,而他幾乎整天都在想二宮。

「算了,我今天是有事情來找你的。」沙理奈說。

「什麼事情呢?」相葉說。

「因為之前我被你甩了……」

「抱歉。」

「閉嘴,聽我說完。」沙理奈瞪了一眼,「我在補習班上課時,忍不住跟朋友抱怨,下課後,有一位男生跑來跟我搭話……」

「很好啊,這是新戀情的開始。」

「你先聽我說。唉,當初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個笨蛋。」沙理奈說,「總之,那位男生聽到我提到你的名字,問了我一些你的資料,說他認識你,是你的弟弟。」

「我弟弟?」

「他說他的名字叫做裕介,是你弟弟沒錯吧?他說你很久沒跟家裡連絡,很希望能夠跟你見上一面。」

相葉重重嘆了一口氣,他不是不跟家裡聯絡,而是沒甚麼好說的。

「不好意思,我家的事情讓妳費心了。如果可以的話,麻煩妳轉告我弟弟,我過得很好,請不用擔心。」相葉說完後,轉身準備離開。

「請等等,其實…其實裕介…他已經來了,現在就在這裡。」沙理奈說。

「你說什麼?」

還沒反應過來,一位男生從右前方的小巷裡走出來。

「哥!是我,好久不見了。」裕介說。

再次見到手足,相葉心中感慨,比起印象中的弟弟,對方的身形抽高許多。他果然離家很久了。

「你怎麼來了?」相葉問。

「你一年多沒跟家裡聯絡,我們都很擔心。」裕介說,「我為了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最近來東京的補習班補習,正好聽到沙理奈同學說認識你,就拜託她帶我跟你見上一面。」

「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不過兄弟間還是好好談談吧。」沙理奈說。

「找我有什麼事嗎?」相葉說。

「回家吧,爸媽已經沒在生你的氣了。」

「家裡有你就夠了,我回去,反倒讓他們不開心。」相葉搖頭拒絕。

「你現在回來,我們還可以原諒你。」

「我不需要你們的原諒。」

相葉丟下這句話掉頭狂奔,不管裕介在背後大叫他的名字。

相葉拼命往前跑,心跳劇烈得發痛,倉促逃離現場的自己,在外人看來,恐怕真像是做錯的一方。沒有打算停下來,他不會回頭的,那個家,否定他所有的一切,置身其中宛若地獄。

他原本以為父母工作忙,沒辦法陪他,但弟弟出生後,他看到父母忙前忙後的,無微不至的呵護,他感到心頭酸楚,故意吵架生事,想博得注意,結果反而更招惹厭惡。

如果可以討厭弟弟就好了。弟弟反倒很親近他,倒是父母覺得相葉會把弟弟帶壞了。他想找弟弟玩,被父母說會打擾念書,面對這個弟弟,相葉有種自卑感,弟弟聰明俊秀,頭腦靈光,還有副好心腸,父母責罵自己時,還會跳出來幫忙說話。弟弟越優秀,相葉覺得自己不堪。

跑到二宮的公寓前,胸口的鬱結才稍事緩減。進屋後,相葉張望各個房間,尋找戀人的身影。

工作室裡,對方坐在辦公椅上,相葉衝向前去,伸手圈住這個人。

他需要二宮,這裡才有家的感覺。

「喂喂!你在幹嘛?」二宮大叫。

他正對著電腦寫程式,突然被人從後面一把抱住,身子一歪,長壓到鍵盤,螢幕上浮現一連錯誤的符碼。

對於相葉莫名其妙的舉動,二宮開始嘮叨起來。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魯莽,會嚇到我…」

「要是沒存到檔,我今天的工作就白費了…」

「還有你上次啊,讓你買麵粉,怎麼就買錯…」

念了半天,相葉都沒有應聲,二宮覺得不太對勁,收了口,放軟語氣問道:「怎麼了?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嗎?」

相葉沒有回答,只是把手臂收得更緊,下巴抵著他的肩窩,頭往自己臉上磨蹭著。

二宮也不多問,拍了拍對方的上臂,表示安慰。停下手邊的工作,任由相葉緊緊抱住他,這樣親密的姿勢,維持了好長一段時間,相葉才鬆開手。

「抱歉,妨礙你了。」相葉說,「我只是…很想你。」

「不過出門打工個幾小時,就這麼想我?」二宮說。

「呵呵,對呀。」

「被你抱得我全身痠痛,肚子都餓了起來,快弄點吃的給我。」

「是,遵命!」


看到相葉又露出笑容,小跳步走去廚房做飯,二宮才稍微放下心,猜想大概發生了什麼事,但對方不願說,他也不好多問。還是明天去一趟便利商店,打探一下情形。


评论 ( 36 )
热度 ( 39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