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翔】枷鎖【8】

  • 精神污染30題之枷鎖

  • ooc

  • 潤翔(翔受)


大野終於出場了~~<3

跟原本寫的相比,多加了一些關於松本的背景。


----

某天正當櫻井在廚房裡奮鬥時,忽然背後傳來陌生的聲音。

「潤くん,好久不見,我這次去遠洋出了點狀況,所以才這麼晚來找你。」

櫻井回過頭看,嚇了一跳。有一位皮膚黑得發亮的男人,橢圓臉型鷹勾鼻,水潤雙眼上一對八字眉,手腳靈活,背著保冷箱,看起來精力充沛的樣子。

「咦?你是誰?潤くん呢?」男人說。

櫻井很久沒見過松本以外的人,一時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你怎麼不說話呢?」男人四處張望,「潤くん他人呢?」

正當男人大聲嚷嚷之際,松本似乎是聽到吵鬧聲,跟著走了進來。櫻井見狀趕緊閃到一旁。

「大野,你怎麼來了?你不是在巴拿馬嗎?」松本說。

「那邊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跟你說,我釣到了今年的第一尾鰹魚,是個好兆頭,特別拿來給你。」那位叫大野的男人,打開保冷箱展示漁獲。

「你這是要我做給你吃吧!」

「這片海域上,廚藝最好的就是你了。」

「抱歉啊,現在我家的掌廚的人是他了。」松本指了指櫻井。

「啊!對了,我還沒問你,他是誰啊?」大野說。

「他是我的戀人。」松本摟抱住櫻井,低頭親了一下臉頰。

櫻井嚇得差點沒摔倒,還好松本緊緊扣著他的腰,露出溫柔的表情。

「什麼!」大野大叫,「等等,你甚麼時候交了……男朋友,為什麼我不知道。」

「他是我的,沒有必要讓你知道。」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喜歡的東西就藏起來。」大野說,「佔有慾太強會給人壓力啊。」

「這不關你的事。」

大野走到櫻井面前,伸出手。

「你好,我是大野智,是跟潤くん一起長大的好朋友,請問你叫甚麼名字呢?」

櫻井僵在原地,猶豫著是否要說出姓名。松本上前阻擋在兩人之間。

「他叫是佐倉英也。」松本說。

「喔,原來是英也啊。」大野上下打量著櫻井。

被大野的目光弄得有些不自在,櫻井低下頭去。

「好啦,我會做給你吃。快滾去前面客廳,別在這打擾我們。」松本說。

大野竊笑走出去。

「你什麼都別說。」松本仍緊抱不放,「我是愛你的,從今以後我們就是戀人了。」

櫻井點點頭,不敢作聲。

 

兩人在廚房共同作業,櫻井知道松本的料理技術比自己好,但沒想到好成這樣。在同樣的時間內,他勉強炒了個青菜,轉頭卻發現,松本已經烤好蛤蠣,挖出海膽,將生魚片略微炙燒後還擺盤了。

把菜端上桌,大野說了聲「いただきます」,即刻埋頭苦吃。

「記得你喜歡吃鰹魚,雖然這個季節脂肪還不夠多,但味道不錯,你嘗嘗看。」松本說。

「好的,謝謝你。」櫻井說。

櫻井嘴裡咀嚼,心裡疑惑。為什麼松本會知道他愛吃的東西呢?像這些私人的情報從未公開過,難道是惠美告訴松本的嗎?可他真的沒有交過這個女朋友。

大野倒是旁若無人,自顧自吃得大快朵頤。趴了好幾碗飯,最後終於放下筷子,打了個飽嗝。

「潤くん,我出海大半年,每天都想念你的手藝。」。」大野說。

「拍馬屁就免了。」松本說。

「我一直覺得你是天才,以前上戰場時,那些配給的乾糧難以下嚥,多虧你就地取材,做出了美味的料理。」

「少囉嗦!英…英也做的也很好吃。」

「情人眼裡出西施。」大野說,「英也什麼都好,對吧?」

「閉嘴!吃你的飯。」

「哈哈哈。」櫻井看兩人玩鬧似的鬥嘴,還有大野假裝一臉愁苦的表情,忍不住大笑出聲,松本睜大眼看著他,他趕緊低下頭,「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這有甚麼好道歉的,大家一起吃飯就是要開開心心。」大野說,「而且英也くん你笑起來很可愛啊。」

櫻井的頭垂得更低,從耳根紅到脖子。

 

最近一個月,大野三天兩頭到島上拜訪,表面是來找老朋友敘舊,實際上卻跟櫻井相談甚歡。

大野講起了海上冒險,高潮起伏。櫻井聽得入迷,追問許多細節,衷心表示佩服。

「英也くん,光用講的你可能很難體會,我帶你去船上玩玩,這個時候應該可以釣到不少魚。」大野說。

「這是我的島,要帶人參觀也是由我來。」松本中途插話。

「哎喲,我小時候也是在這裡長大,有很多我自己發現的秘密景點,你是不知道的。」大野說,「再說你那麼忙,沒什麼時間帶英也くん出門吧。整天把人鎖在家裡煮飯,他太可憐了。」

「哼,大野智,你是不用工作嗎?」

「我繞了地球一圈回來,休息幾個月不為過吧。」

「那你還不回家去休息,整天跑到我這裡幹嘛?」

「哎唷,嫌我是電燈泡了嗎?」

「知道還不快走,妨礙別人戀愛的傢伙,會被馬踢死的。」

松本將櫻井圈在懷裡,兩人緊貼在沙發上。

櫻井不知道為什麼要假裝情侶,不過他得聽從松本的吩咐。

只要大野在場,松本對他特別溫柔,不時訴說愛語。雖明知是作戲,但這些親暱動作,仍令他臉紅心跳,害羞忸怩。

漸漸地,櫻井開始期待大野的到來。

 

這天大野來時,松本正好不在島上。

「英也くん,那個囉嗦的人不在,我們一起去釣魚吧。」大野說。

「可是松本さん不准我離這個房子太遠,沒有他陪,其他地方都不能去。」櫻井說。

「他可能是擔心你誤觸地雷吧。」大野拍胸保證,「有我在,不會帶你去危險的地區。」

「地雷?」

「咦?你不知道嗎?這島上以前為了抵禦敵人,設置了不少地雷。」

「我、我不知道。」

「那傢伙什麼都沒跟你講嗎?這樣實在太危險了。」

「他沒有說過這件事。」櫻井想知道關於松本的更多事情,「可以請你告訴我嗎?」

「他沒跟你說的話,由我來講可能不太好。」

「拜託你,我真的很想知道。」

「好吧,不過你可別說出去啊。」

大野述說了這座島,以及松本家族的歷史。

廢藩置縣時,因為松本家在地方上仍保有勢力,中央政府為了安撫,封為貴族。當戰爭爆發,松本家為國效力抵禦外侮,此島的位置在南洋戰略前線,但因地形險惡,不能當軍事用地,故擔任補給之責,協助買賣軍火,供應糧食。

小島是由海底火山爆發而形成,全由火山岩構成,噴發後錐口高於海面,形成了這座小島,型狀宛如一頂王冠,臨海的地形險峻,圍拱起來如要塞,阻擋冬天的季風,夏日的颱風;中央凹陷,山坡上佈滿杉木,有溫泉,土壤肥沃適合種植。

宣告投降後,百廢待舉,故松本家仍保留管道,繼續進口物資。可是當國內經濟逐漸起飛,走私集團為謀取更大的利益,將此島作為跳板,引進毒品,也使得當地居民不少人吸食成癮。

而因為政府與美軍的政治角力,以及與鄰國海域界線的紛爭,這座島成為三不管地帶。松本家決定靠自己來解決這件事,取出了戰爭時留下來的武器,購買新式的軍火,聯合島上居民一同對抗毒梟。

這場對抗持續了很久,松本、大野甚至參加了傭兵團,學習戰爭的技巧。

最後的結果,可說是兩敗俱傷。

為了保護故鄉,卻也毀了它。島上佈滿了地雷,安置在火山口的炸藥,隨時有可能引起熔岩噴發。毒梟撤退了,但居民也走了,此地不再適合居住。


 


--



設定是參考東京外海的青ヶ島。在三千年前火山噴發後形成,正好留下來的火山頂的錐口,小島與大海相鄰的部份均為高聳的山坡。

在兩百年前曾再度噴發,居民死傷過半,之後四十年間都無人居住。




唯一的港口也是相當險峻。




船舶須靠機器吊上岸停放。


评论 ( 15 )
热度 ( 32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