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翔】枷鎖【9】

  • 精神污染30題之枷鎖

  • ooc

  • 潤翔(翔受)


因為是精神污染的題目,所以內容會有些不太愉快的情節。提醒入內觀賞要「慎」。

喜歡看哪對CP,每個人有自己的愛好,寫故事前會清楚註明在標題。tag什麼的也有注意,除了最早幾篇,團員姓名都不會打上去。

故事發展都有其前因後果,作者也在努力鋪陳,基本大綱已訂。


----

「松本家為守護此島,仍堅持留下來。潤くん從小就怕寂寞,可是繼承了家督,又不得不待在這偏僻海角。」大野說,「惠美過世以後,潤くん去了一趟東京辦理喪事,回來整個人變得很奇怪,那時我又必須跑一趟遠洋,沒辦法常來看他,心裡始終掛記。這次回來發現有你陪伴,他人也開朗多了,我才比較放心。」

「惠美さん,是什麼樣的人呢?」櫻井說,「我看松本さん很重視她。」

「他們從小相依為命,母親過世的早,松本很依戀她。」大野說,「這些事情潤くん都沒跟你說嗎?」

櫻井搖頭。

「可能是怕你擔心吧。」大野說,「他那個人向來彆扭,很多時候都只會用生氣來表現,你也別跟他太計較。」

「我不會在意的。」

櫻井苦笑,他沒有任何立場可以說話。

「啊,別說這些了。你臉色好蒼白,我們出去透透風吧。」大野拉著櫻井的手往外走。

 

外頭的天氣很好。可是走了一段路,櫻井停了下來。違背松本的吩咐讓他很不自在。

「松本さん會不高興的,我還是回去吧。」櫻井說。

「你太順著潤くん了,還是要以自己為優先啊。」大野說。

櫻井苦笑,他跟松本並不是有話能夠直說的關係。

「來,我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

兩人走了一段山路,大野推開茂密的樹叢,眼前景色為之開闊。

一泓清池,如明鏡般倒映青山藍天,白鳥飛翔其上。在島上地勢低窪之處,累積降雨與融雪,形成湖泊,多被利用為農業水源。

「我們來比賽打水漂。」大野說。

兩人撿拾地上的石頭,往湖裡丟去。

大野的石子咻咻咻,不停地彈跳往前飛得老遠,櫻井的石頭只聽到噗通一聲,就往下沉了。

「你挑扁平一點的石頭,側身往前丟試試看。」大野說。

「好。」

在大野的指點下,櫻井的石頭開始能在水面上彈跳了。

因為平常跟松本說話都得小心翼翼,櫻井覺得好久沒有這樣隨意玩樂了。大野這個人有點天然,在一起感覺很放鬆。不過當大野追問他跟松本的交往過程,他只能支支吾吾,不知該如何回答。

「你跟潤くん是怎麼認識的呢?」大野說。

「在…網路上。」櫻井說。

「那是誰先告白的呢?是潤くん嗎?」

「嗯。」

「他是怎麼跟你告白的,說了些什麼?」

「我…我不記得了。」

「你是害羞了吧。」大野說,「你願意來島上跟潤くん一起生活,一定是很愛他吧。」

「是…是啊……我愛他。」

雖然是謊言,但說出口後,櫻井覺得胸口有著奇妙的鼓動。

 

日正當中,兩人飢腸轆轆,大野爬到樹上摘了許多果子,當作午餐。

櫻井站在底下幫忙接住,因為出門時沒有帶籃子,雙手拿不了太多,一些果子滾落到地上摔爛了。

大野見狀跳下地來,順手蒐集枯枝,踩壓彎折,纏繞編織,很快地做出一個簡易的籃子。

「這個你先拿去用吧。」

「謝謝,你好厲害喔。」櫻井把懷裡的果子放進去,這籃子雖然粗糙,樹枝上還有幾片枯葉,但大野隨地取材的應變能力,讓他好生佩服。

「這沒什麼啦,大家都會。」

「可是我就不會。」

「沒關係啦,潤くん會慢慢教你的。」

「可是他不太讓我做這些的。」

「嗯,我想他是怕你辛苦吧,畢竟在這裡生活跟城市不一樣,有很多耗費體力的勞動。」

「大野くん,能請你教我嗎?」

「我嗎?」

出於保護,松本不太讓櫻井離開屋子,生怕他在山裡迷路,或是發生意外。

櫻井身體恢復後,便不願整日待在屋子裡,他想出去走一走,也想幫忙工作,減輕松本的負擔。每次他提出這樣的想法時,總被松本否決掉,說體力勞動的事不用他費心,一個人做就夠了。

櫻井知道松本不想讓他太過勞累,而且他的確幫不上忙,但至少他要學會能照顧自己。像是哪些植物有毒,什麼地方是動物的巢穴不要靠近,如何用樹皮搓出繩子,緊急時可用藤蔓來代替等等。

櫻井於是便拜託大野教他島上應有的生活常識。

「那就先教你爬樹吧。」大野爽快答應。

「要怎麼做呢?」櫻井說。

「爬樹的訣竅不是靠臂力,而是腳底板與樹幹之間的角度,調整好角度,重心穩住了,再往上爬。」大野親身示範,一下子人就竄到樹頂,回頭喊道,「英也,你試試看。」

「好。」

「對對對,就是這樣,腳卡緊在樹幹,再往上爬。」

「哎呀,好痛。」櫻井一個腳滑摔下來。

「哈哈哈。」大野大笑,從樹上跳下,扶起櫻井,「沒事吧?」

「沒事,我再試試。」

「加油!」

櫻井不氣餒再接再厲,終於抓到訣竅,成功爬上樹頂。大野挪了個位置,兩人並肩坐在枝幹上。

「從這邊看風景很棒,你看,整座島都在腳下呢。」大野說。

「唔。」櫻井應了一聲。

「怎麼了,你臉色好差。」

「我…我有懼高症。」

「怎麼現在才說。」

「剛才…沒想到…」櫻井學習爬樹時太專心,直到坐在高處往下看,才開始感到暈眩。

「喂!你可別在這裡昏倒啊。」

大野花了好大功夫,才把半癱軟的櫻井從樹上弄下來,落地時櫻井還不小心扭傷了腳踝,大野只好扶著他,慢慢地走回去。

「對不起,我很沒用吧。」櫻井沮喪了起來。

「不會啊,我覺得你學習很認真,跟你講的訣竅,一下子就記起來了。」

「可是我居然忘記我有懼高症。」

「哈哈哈,這倒是挺好笑的,沒關係啦,下次我們學別的。」

櫻井也跟著大笑。這是他來到島上來最開心的一天。

認識大野,生活多了許多樂趣。櫻井覺得大野是個溫和樂觀的人,相處起來很是愉快。曾經閃過向對方求救的念頭,但對方是松本從小到大的朋友,又一起並肩作戰保衛家鄉,怎麼可能會幫助僅有數面之緣的人。

想到松本曾經當過傭兵,真正在戰場上殺過人,要對付自己簡直易如反掌,他是逃不掉的。

櫻井決定保持沈默,他過得很好,不想破壞現在的生活。


评论 ( 12 )
热度 ( 36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