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8】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相葉聽從二宮的勸說,安排好休假,準備動身回去探望。

到了出發的那天,相葉沒讓二宮來送行,傳了封郵件:「我已回到實家,等等就要進門跟爸媽見面了,請不用擔心,後續再聯絡。」

短短幾句話,二宮看了好多遍。他握緊手機,滑動螢幕,檢視信箱裡從新至舊的清單,除了工作上的通知,其餘全為同一個人所發出。

日常生活中的許多小事,相葉都急於分享給他,時常傳些:「店裡有麻雀飛進來了,我想趕出去,可是牠好會飛,抓不到。」、「我跟小學生打棒球去了,他們問你怎麼沒來,說你很厲害,如果可以當他們的教練就好了。」、「店長最近交了女朋友,心情很好,工作變得愉快多了。我也是,因為有你,每天都很開心。」、「晚餐要吃甚麼呢?麻婆豆腐義大利麵如何?」之類的訊息,中間還穿插許多顏文字。

工作忙碌時,二宮不見得能馬上回覆,但抓到空檔吐嘈一下相葉,心情會變得愉悅也紓解了壓力:「快抓住啊,傳什麼郵件。」、「我當教練的話,一定會帶他們打進甲子園…不過小學生不能參賽嘛,請他們升上高中再來找我」、「請認真工作,上班不要玩手機……我也每天很開心」、「請給我番茄義大利麵,謝謝!」

看過去記錄的點點滴滴,二宮的嘴角不自覺地往上揚,彼此間的幸福感,是每天點滴累積下來的。他喜歡相葉的純真,雖然嘴巴上時常罵對方笨蛋。他並不是那麼想讓相葉回去,但比起自己的感情,他了解到相葉的心情,才勸他回去的。

二宮雖然對相葉說自己會在這裡等他,但,相葉會回來嗎?

說會再聯絡是什麼時候呢?如果相葉跟家人順利和解,也許就不會回來了。他們會走在一起,是因為兩個人都很寂寞,而他的孤獨是必然,但相葉不是。

雖然相葉已滿十八歲,可做很多事,但畢竟未滿法定年齡。如果對方的父母願意讓相葉回去,他一定得放手,畢竟相葉年紀那麼輕,還是跟父母一起生活,繼續中斷的學業,回歸人生的正途,這樣是最好的。

自己的人生就是如此了,注定消逝在茫茫人海中的無奈,能夠遇到相葉,是他陰暗的生命中偶然透進的光芒,這樣就夠了,他知道並嘗試過戀愛了。

如果相葉決定要回去父母那裡,他也做好心理準備了。

平常人在的時候他覺得煩,可這次讓相葉回去實家,二宮反倒更加心神不寧。

他胡思亂想了一整天,預定的工作進度幾乎沒有達成,索性推開鍵盤離開辦公桌,坐在沙發上玩起遊戲機想轉換心情,可是很快就失去了興致。乾脆早點上床睡覺好了,但卻是輾轉反側,直至三更半夜都難以入眠。

突然傳來一陣乒碰哐啷聲,二宮嚇了一跳,難不成有小偷入侵,趕緊起身披上外衣,拿出球棒,躡手躡腳往門口走去。

玄關處的燈亮了起來,思念的人出現在面前。

相葉肩上掛大背包,頭髮被汗水弄得濕漉漉,糾結成條狀,大口喘氣。

「我、我回來了。」相葉說。

「你怎麼滿身大汗,一路跑過來的嗎?已經很晚了,為什麼……」二宮說。

「你很想我吧,說不定還在被子裡偷哭,所以我趕快跑過來給你看。」

「胡說什麼?才沒有想你呢,還有…我哪裡有偷哭。」

「其實是我想你。」相葉說,「我好擔心你沒吃東西,沒好好休息,有人趁我不在把你追走了。」

「你離開還不到一天耶。」二宮退後幾步,上下打量相葉,「真的有回家嗎?」

「我家很近,就在隔壁的千葉。」

「家裡還好嗎?」

「他們…他們…」相葉語氣變得激動,抱住二宮,「我現在只有你了。」

「怎麼回事呢?」二宮說,「你先進來再說吧。」

二宮拉著相葉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傾聽對方述說家中之事。

「天知道我鼓起多大勇氣,才踏進家門,我還沒說話,爸媽第一句就要我馬上分手,他們根本不認識你,不知道你是多好的人。我拼命解釋,說我離家出走與你無關,是因為受不了同學的欺負,還有留下來會給父母丟臉,才出去獨立生活。

「可是他們什麼都聽不進去,只要我乖乖照著他們的話去做。從以前就是這樣,不管我說什麼話,做什麼事,全部都是錯的。結果發現我還是個同性戀,更是錯上加錯。

「我對他們大喊,為什麼老是要否定我?同性戀就那麼可恥,不該活在世上嗎?然後我爸就放狠話,說我不下跪道歉就當沒有我這個兒子,我媽聽了卻開始怪他,最後變成他們兩人在吵架,我實在待不下去,就跑回來了。

「雖然早知道他們討厭我,就算我不是同性戀,還是會受到責備。我告訴過自己不要在意,但是聽到了心裡還是很難受。

「不過,這是我第一次跟爸媽吵架,把我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他們嚇了一跳。」

說完這一長串,相葉拿起桌上杯子大口灌水。

二宮靜靜看著,他明白對方心裡難受,空言安慰無濟於事,他能辦到的,就是支持相葉所做的決定。 

「抱歉,因為我的事,讓你為難了。」二宮說,「無論你做出任何決定,我都會接受的,如果你打算分手,我也能理解。」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不會跟你分手的。請不要擔心,我會再繼續跟爸媽溝通。」相葉說。

「我能明白你的心情,那種…在父母的期望,與個人意願之間,互相拉鋸撕裂的痛苦。」

「那個…ニノ,你的爸媽知道我嗎?他們是不是也同樣會反對?」

「他們很早就過世了,不會反對的。」

「抱歉,我不該問這個問題的。」

「沒關係,他們看到我活著,還懂得去愛人,應該就很高興了。」

 

自從有了開頭,打破親子間互不往來的僵局之後,相葉陸陸續續回去過好幾趟。雖然父母不能完全聽進去,但相葉盡可能把自己的想法,委婉說明。漸漸地,雙親的態度沒那麼堅持。

相葉說請他們想辦法解決自己的問題,而非過度專注他,雙親也軟化了,不像以往過度管教。

父母最後協議離婚,裕介跟著母親,相葉的監護權給了父親,但他決定自己留在東京,父親出於補償,給了相葉一筆錢。叫他好好過生活。

家務事告一段落後,相葉也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未來。

回想起來,自己是喜歡料理的,從小在廚房跟大廚,小時候父母期望他繼承家業,對他管教嚴利,反倒讓他不想學習料理。而且常常笨手笨腳搞砸,到最後父親叫他不要再進廚房了。

他重燃對料理的熱情,是因為每次給二宮做菜,對方都會吃光完。發現自己還是喜歡料理,他想為喜歡的人做飯。

相葉決定用這筆錢去上料理學校。日後做個廚師,以後每天都能煮美味的佳肴給二宮。

規劃好未來的方向後,相葉準備找一天,跟二宮說明自己的決心。

 

每次相葉回去,二宮的心情都忐忑不安,生怕這就是最後一次見面,或是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但他還是沒表現出來,每每安慰心情不佳的相葉。不過最近相葉的臉上多了笑容,眼神變得堅定。想必是家裡的事情解決了,也做出重要的決定了。

二宮想知道又不敢多問,怕是自己不希望的答案,他更加專注於工作上,甚至忘記自己是否有吃飯睡覺。

「哈啾!」二宮吸了吸鼻子。

「感冒了嗎?我不過幾天不在,你就沒照顧好自己。」相葉見狀趕緊抓了外套衝過來,把人包得緊緊。

「是有人在背後說我壞話,才不是感冒呢。」

「一誹り二笑い三惚れ四風邪(註)。」相葉說,「從早上到現在,你已經連打好幾個噴嚏,肯定是感冒了。」

「我還好,沒事沒事。」

「別再工作了,躺下來休息一會,免得越拖越嚴重。」相葉不由分說,抱起二宮放到床上。

二宮躺在暖和的被窩裡,開始覺得頭暈暈的,看來真的是身體不舒服。

「抱歉,都是因為我家的事讓你心煩,你才會生病的。」相葉在床邊照顧著二宮。

「你想太多了,我本來就容易感冒。」

「我想做營養好吃的東西給你補身體,不能再讓你吃便利商店的微波便當了。」

「恩,謝謝你,如果有麻婆豆腐以外的料理就更好了。」二宮躺臥病榻,仍不忘吐嘈。

「你說的沒錯,我也這麼認為。」

「咳咳,我是開玩笑的,你不用太認真。」

「我是認真的,我打算去料理學校學習,將來當個廚師。」

聽了這話,二宮挺直坐起身來,睜大眼睛。

「你別一臉驚嚇。我當廚師不是很好嗎?將來你想吃什麼我都可以做給你。」相葉說。

「沒有不好,只是怎麼突然……,你別衝動,其實我很喜歡吃麻婆豆腐,天天吃都沒問題。」

「你每次都是皺著眉頭吃完耶。」相葉說,「我不是在開玩笑,已經想了很久,如你說的,我該為將來打算,所以才做了這個決定。」

「如果這是你真心想做的事,我一定會支持你。」

「我想清楚了,這就是我想做的事。」

 

[註]:日本俗諺,說打一次噴嚏表示有人誹謗自己,連打兩次噴嚏表示有人在背後嘲笑,連打三次噴嚏表示被人喜歡,連打四次噴嚏的話表示已經感冒了。


评论 ( 5 )
热度 ( 47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