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9】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根據教育法所規範的日本學制,大致上來說是從小學、中學、高校、大學為其基本體系。爾後因社會與經濟的發展變遷,又增設了關於商船、電機的高等專門學校。

近年來為了貼近市場需求,也開放民間機構設立專修學校,提供大眾學習職業技能,或對提升教養有用之課程,諸如:多媒體、美容美髮、室內設計、動畫CG、烹飪等等。

類似證照補習班,完成修業課程時數與通過考試,可獲得「專門士」的文憑。

相葉打算就讀「調理師專修學校」(廚師專門學校),他拿了很多簡章,研究各家入學方案,他想在東京的料理學校就讀,一來師資較好,二來他不想離開二宮。算了算學費,即便有父親給的錢,大概付了入學金與學費就不夠了,另外的授課金、教育充實金,也是一筆很大的開銷。

再加上他是高中肄業,若要參加專門學校的入學面試,必須先通過「高等学校卒業程度認定試験」(高中同等學力測驗)。考慮到現實情況,相葉決定先花兩年的時間作準備,這期間打工存錢,同時唸書準備去考同等學力測驗。

當他跟二宮說明自己的決定時,對方提出了另一個方案。

「錢的事你不用擔心,我可以幫忙,你先把打工停掉,專心唸書準備考試。」二宮說。

「我不想用你的錢。」相葉說。

「我沒說要白白給你,這是投資,等你畢業賺錢再還我就好了。」

「可是…我也不知道我考不考得上。」

「相葉さん,請拿出背水一戰的決心,你不願意讓我投資,是為了讓自己留後路嗎?」

「不是的,只是…你知道我不太聰明,念書都要念很久。」

「那你就更不該去打工,還剩下幾個月就是同等學力測驗了,你把時間拿來專心唸書不是比較好。」二宮說,「我會幫你補習的,你絕對會通過的。」

「補習?」

「是啊,高中課程我教你就好了。」二宮說,「再說,你一邊打工一邊讀書,就沒時間幫我做飯了。」

「抱、抱歉。」

「你不是要做飯給我吃,才想去上料理學校的嗎?結果為了上料理學校,我反倒沒得吃,這不是本末倒置。」

「…好像不是這樣說」

「你早點考上,我就可以早點吃你做的飯。」

在二宮的強勢說服下,相葉才點頭接受資助,雖然他還是想靠自己,但這樣反倒會讓對方更加擔心。他明白二宮是不想讓自己太辛苦,才會這樣建議,他能做的就是認真念書以求順利通過考試。 

 

在二宮嚴厲的教導下,相葉順利通過「高等学校卒業程度認定試験」,拿到及格證書後,趕在九月初,向料理學校提出面試申請,參加完面試之後兩周,相葉收到了錄取通知書。

他第一時間就衝到二宮家,迫不及待想報告這個好消息。這是他第一次憑實力去獲得的成果,對自己更感到信心。

一進門,看到二宮正趴著睡覺,在橢圓形的實木餐桌上,旁散佈各家料理學校的簡章,一旁的牆壁懸掛了塊大白板,寫滿了面試技巧與問答流程。為了幫助相葉實現夢想,二宮蒐集許多考古題,調查面試官的喜好,給他做了許多補習及模擬面試,花費很多心思在自己身上,還得同時忙於工作,難怪累壞了。

「ニノ,ニノ。」相葉小聲叫喚。

「你來啦。」二宮伸個懶腰醒過來,仍是睡眼惺忪,「怎麼了呢?」

「這個,我考上了。」

「恭喜你,讓我看看。」二宮接過錄取通知書,「太好了,這間是你最想進的學校。」

「謝謝你。」相葉說,「沒有你,我一定考不上,真的非常感激。」

「別這樣講,你也很努力啊,考上是你的實力。」

「是老師教的好。如果不是您的教導,我也沒有今天。」

「哈哈,相葉同學你太誇張了。」

二宮為自己開心的表情,那個笑容好美,相葉心中悸動,之前他都在認真準備考試,太久沒有擁抱戀人了,下腹感到一股燥熱。

「老師,您的臉上有印到字喔。」相葉伸出手。

「咦?大概是剛才睡覺壓到。」二宮也摸摸自己的臉。

瞬間,兩人的手互相觸碰。

身體的反應比頭腦快,相葉一把握住纖細的手腕,抬起二宮的下巴,用力吻了下去,直到對方快喘不過氣才放開。

「老師,你好美。」相葉說,「每次看你在講解課文,寫白板時搆不到最上面時,都覺得你超可愛,真想把你的衣服剝光。」

「你…你到底有沒有認真上課啊?」

「有、有啦,老師講的話我都不會忘,我這不是考上了嗎!」

「那我問你,日本銀行制度的法令,是由誰起草發布的?」

「這…這種東西考完就不用記得了。」

「記不得是不能給你獎勵的喔。」

「別說這種煞風景的話。」

「喂喂,停下來,你的手放哪?你不聽老師的話了嗎?」

「沒辦法,誰叫老師太可愛了,我要當成壞學生。」相葉說,「都是老師太可愛,才讓我變壞的,請老師負責。」

「你不要老師老師一直亂叫啦。」二宮的耳根垂發紅。

一開始相葉是為了不讓二宮緊張,在每次做愛前,都會開玩笑。久而久之,居然發展成角色扮演,也算兩人之間的一種情趣。

相葉抱起二宮,把人放躺在餐桌上,將紙張書籍推落一地。

「去…床上好嗎?」二宮抓住相葉的衣角,「這裡是…吃飯的地方…」

「保健室太遠了,我沒辦法忍到那裏。」相葉隔著布料撫摸對方,「再說,老師你不是也忍不住了嗎?」

相葉解開二宮的衣服,撫摸套弄,讓對方渾身發軟起不了身。從流理台上拿過橄欖油,當做潤滑劑。

「不要在這裡…啊!」二宮帶著哭音說。

「老師,我對於生物學不太了解,要怎樣才能受孕呢?」相葉抬高對方的大腿,換個姿勢繼續衝刺,「是這樣?還是那樣呢?」

「不要…再說了…」

「老師你不教,我是不懂的。」相葉更加深入,「還是我們實際操作,研究一下。」

「停、停下來…」

相葉沒有停下來,激烈糾纏,一片狼藉。

平常很兇管東管西的戀人,在他身下總是羞澀緊張,完全聽從自己擺佈,對於太過色情的動作,心裡害臊放不開,身體卻努力配合。相葉忍不住更加挑逗,每每弄得對方哭泣求饒。

不管多過份的要求,二宮從來沒有真正拒絕,半推半就隨他去做。做愛的主導權交由相葉來掌控,完全聽從他的擺佈。

相葉覺得自己是深深被愛著的。

看著二宮動情時的妖媚模樣,真想把人關起來,一輩子囚禁在懷中,不讓別人知道,如同寶物般小心保藏起來。

 

開學日是明年的四月,相葉想趁入學前的這段時間多賺些錢,便忙著四處打工。雖然二宮願意資助,但相葉不願拿太多,能夠靠自己就盡量靠自己。

二宮看了雖覺得不捨,但看到相葉有所成長,也感到驕傲,只是偶爾有點寂寞。眼看相葉越來越能獨當一面,能為自己負責,於是把之前幫忙保管的存摺還給對方。

「這是你的存摺。」二宮說。

「咦?我怎麼會有那麼多錢?」相葉說。

「你幫我做飯時買菜的錢,我有存進去。」

「那也不會那麼多…」

「很囉唆耶,你收著就是了。」二宮說,「今後要學習記帳,過日子要量入為出。有人跟你推銷,千萬別亂買。」

「我才不會呢…大概…吧。」相葉說,「存摺還是拜託你保管好了,這幾本也是,放在你這邊比較好,錢會自動變多呢。」

「你想的美。」

 

※     

待得來年春天,在入學的日子,二宮陪相葉一起去註冊,兩人出了車站,走了好一會仍未找到學校。料理學校位於東京市郊,這種專修學校多半設立於大廈高樓中,不像中小學擁有操場跑道、司令台等,讓人一見就知。

「到底是哪一棟大樓呢?」二宮拿出手機輸入地址搜尋,「應該是往這個方向吧。」

穿梭於巷道,宛若初夏的日光,穿過枝椏間隙撒落,在前方領路的二宮,彷彿散發著光芒,嬌小的背影有說不出的可愛,讓相葉想擁入懷中。

一陣風吹過,粉嫩櫻花翩翩而下,綠葉反光搖曳閃爍。

「啊!怎麼了。」正研究路線的二宮抬起頭來。

「你的頭髮上有花瓣。」相葉攤開手掌,展示剛取下的粉紅櫻花。

「真的耶。」

「還有這裡也有喔。」相葉彎腰親了一下二宮,對方的臉頰馬上變得如櫻花般嫣紅。

「別這樣。」二宮說。

相葉取走手機。

「你還我啊,還沒查到路怎麼走。」二宮說。

「慢慢走,一定能找到的。」相葉伸手緊握住二宮,「找不到就多繞幾圈吧。」

一邊散步一邊欣賞櫻花,最後終於找到了學校大樓。

這間學校建立數十年,在業界相當有名,還有海外分支機構。

辦理完註冊後,二宮向相葉祝賀;「恭喜你,順利入學」

相葉覺得自己能來到這裡,多虧了眼前的這個人,如果沒有二宮,他一定還在渾渾噩噩混日子。他不會辜負這片心意,會努力學習,做好吃的菜,將來成為一流名廚,賺大錢買很多遊戲給對方。

 

因為老家以前是開中華餐廳,相葉小時候很愛到廚房打轉,耳濡目染之下,對料理也相當有興趣。

開始到學校上課後,相葉發現自己的基礎不夠扎實,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在一天的課程結束後,他會繼續留在烹飪教室練習,有幾次太過專注,還差點趕不上電車。這些情況,都讓二宮看在眼裡。

夜幕低垂,住宅區相當安靜,因此玄關處的吵雜聲格外清晰。

「ニノ,抱歉,我來晚了,我馬上弄東西給你吃。」相葉說。

「小聲一點,你一進門就大聲嚷嚷,現在都幾點了,鄰居會抱怨的。」二宮說。

「抱歉抱歉,你餓了吧,我帶了些薑燒豬肉回來,你先吃一點。」

相葉把保鮮盒放到餐桌上,拿著食材走進廚房,打算再做幾道菜。突然,他停下腳步,這裡,跟早上出門時的光景不同。

原本廚房中沒什麼東西,只有簡單的長柄鍋、幾隻碗盤和咖啡壺杯等,二宮偶爾會開伙,但不過是把冷凍食品放進微波爐。

現在冰箱換成大容量的四門式,壁掛桿上垂吊著濾網、湯勺、鍋鏟、刷子等器具;抽出流理台上的刀架組,裡面有薄刃、初刃、刺身包丁,以及水果與主廚刀,可處理各種食材;打開櫥櫃,擺放著平底鍋、雪平鍋、油炸鍋與砂鍋,拉開抽屜,計量杯、量匙、飯杓、磨菜板、調理長筷等等,分門別類安置在格子裡。

除了和食的基本用具以外,甚至連中華料理所需的圓底鐵鍋、竹編蒸籠都有。

「ニノ……」相葉睜大眼睛。

「發什麼呆,不是說要做飯給我吃嗎?」二宮說。

「這些東西是特地買給我的嗎?」

「才…才沒有呢,是我自己要用。」二宮說,「不過既然你都來了,就交給你煮吧。」

「ニノ!謝謝你。」相葉感動得往前撲抱。

「快去做飯啦。」二宮推開相葉,「以後要練習就來我家,在學校待那麼晚,拿回來的菜都涼了。」

「好好好,我馬上做熱騰騰的飯菜給你吃。」

相葉立即轉入廚房,不一會端出數道佳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新東西果然好用。

「好吃嗎?」相葉問。

「嗯。」二宮咀嚼著。

「喜歡嗎?」

「嗯。」

「我也喜歡你喔。」

「嗯……?」

二宮發覺自己被套話了,抬頭橫了一眼,相葉見機立刻湊上前,輕啄對方的小口。

「果然很好吃呢。」相葉笑說。

「我…我在吃東西,別突然親過來。」二宮說。

「那我等你吃完再親。」

二宮停頓了一下,埋頭猛吃不理會相葉,但泛紅的耳垂已經完全出賣了主人。

相葉之前借用學校的設備時,不好意思使用太久,現在有了專屬的廚房,可以做的東西就更多了。

前一晚先將食材準備好,清洗蔬菜後,浸泡汆燙去除澀味;熬煮昆布與魚乾,過濾成為高湯。第二天就能快速上菜。

等二宮吃過晚餐後,相葉會繼續待在廚房裡練習。從最基礎的切菜開始,滾刀切塊、薄片切絲、畫刀修邊等等不同的手法,味道與口感也會有所變化。接著分解魚,刮鱗取出內臟,剖片剔骨。精確調配糖、鹽、醋、酒與醬油的比例,來增添食物風味。

看著相葉認真專注的表情,二宮覺得對方更帥了,不過他不會說出口,只是藉故多次經過廚房,悄悄瞄上一眼。

「相葉ちゃん,明天要吃胡蘿蔔嗎?」二宮說。

「對呀。」相葉抬頭一看,「啊!不好了,我切太多了。」

流理台上的幾個白瓷大碗中,堆著小山高的橘色丁塊。剛才相葉練習刀工太過專注,回神過來,才發現不小心切多了。

「沒關係,我們慢慢吃吧。」 

「抱歉抱歉,我會想辦法每天變花樣,絕對不讓你吃煩。」

過了一個禮拜,二宮看著端上桌的料理忍不住嘆了口氣。

「相葉ちゃん。」二宮說。

「怎麼了?菜不合你胃口嗎?」相葉說。

「天天吃胡蘿蔔我可以接受,不過你把胡蘿蔔放進麻婆豆腐裡,這個實在……。」

「麻婆料理很好吃喔。」

「你是想不出新菜色了嗎?」

「你看,豆腐很軟,要跟較硬的胡蘿蔔一塊煮,又不能讓豆腐碎裂,其實是很困難的。」

「從這點來看,你的確很優秀。」

「先吃吃看嘛,這是創意料理。」

不是把任何食材加入麻婆豆腐中,就是創意料理啊。

二宮心裡吐槽,手中拿起湯匙,挖了一勺放入口。味道比想像中的好,以麻婆豆腐來說,相葉的手藝進步很多,拿捏適中,不像以前忽鹹忽辣的,勾芡還會沉澱結塊。

「好吃嗎?」相葉說。

「還不錯啦。」二宮說。

「那我明天再做給你吃。」

「不用了,明天請給我筑前煮,謝謝。」





相葉就讀的學校是以「辻調理師專門學校」為參考設定。

有1年制的調理師學科:在國家指定的課程裡學習基礎成為廚師。學習日本菜,西洋菜和中國菜等等整體的菜。

以及2年制的調理師高度技術學科:加上1年級的調理師學科,在2年級選擇專攻日本菜,西洋菜或中國菜,學習專業性高度的技術。

3年制的目前籌備中。

相葉是讀兩年制的。




學費上百萬日圓啊~

评论 ( 6 )
热度 ( 39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