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翔】枷鎖【12】

  • 精神污染30題之枷鎖

  • ooc

  • 潤翔(翔受)


因為是精神污染的題目,所以內容會有些不太愉快的情節。提醒入內觀賞要「慎」。

喜歡看哪對CP,每個人有自己的愛好,寫故事前會清楚註明在標題。tag什麼的也有注意,除了最早幾篇,團員姓名都不會打上去。

故事發展都有其前因後果,作者也在努力鋪陳,基本大綱已訂。


----

「你怎麼知道!」突然被叫出本名,櫻井大驚失色。

「我第一次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櫻井翔,自從你失蹤以後,警方把你的相片公佈在各大港口,很容易辨認出來。」大野說,「有幾次,我聽到潤くん叫你翔。」

「為什麼你沒說出來呢?」

「剛開始,我真以為你是潤くん的戀人,如果你自願跟他在一起,我也沒甚麼好說的。但現在我明白了,是他強迫你的吧。」大野說。

根據大野這段日子的觀察,他發現每次提到松本時,櫻井的眼神就變得游移不定,試圖轉換話題;而當松本在場時,櫻井總是放低姿態處處小心,不時流露出恐懼害怕的表情,這不是戀人之間該有的反應。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真相嗎?你是怎麼到這個島上來的?又怎麼變成潤くん的戀人?」大野說。

櫻井淚水盈滿眼眶。

「在我結婚的那天,松本さん突然出現,說我拋棄了惠美,害得他的姊姊想不開自殺,他要我道歉。可是我真的不認識惠美,我這樣說了,可是他不相信,把我打昏帶到這座島上來,然後……」櫻井喉嚨哽咽,那段回憶想起來就可怕。

「…然後松本さん把我關在地牢,要我承認錯誤,我一再解釋,可是他覺得我在狡辯,就懲罰我……」對於那些虐待拷問,他不願回想,「…後來不知道為什麼,你來的那一天,松本さん突然說…我是他的……戀人,要我永遠留在島上,然後我就一直待到現在。」

聽了櫻井斷斷續續的解釋,大野大概瞭解到情況。他知道松本這個人過於執著,一旦認定某件事,別人再怎麼說都沒用,以前是對惠美,現在是轉移到櫻井身上了嗎?

給櫻井取的假名——英也(Eiya),跟惠美(Emi)的發音頗為相似,松本想叫喚的人,究竟是誰呢?

「我以為你們是相愛的。」大野聽了櫻井說明了經過,說:「關於你弟弟跟你妻子在一起的事,我之前也有聽說,原本以為你是為了跟松本在一起,才成全他們,想不到……。」

櫻井黯然。

「謝謝你相信我。我沒事的,大野くん…你快走吧。不然…他看到會不高興的。」櫻井胡亂揉著眼睛。

「我帶你走吧!」大野說。

櫻井猛然抬頭,睜大眼睛。

「我不能讓你留在這裡了,以他衝動易怒的個性,再待下去很危險。」大野說,「三天後,潤くん有事情會去大島,我可以趁他不在的時候帶你離開。」

「你說…你要帶我離開?」櫻井說。

「沒錯,等潤くん離島後,你到碼頭那邊等我,我會開船來接你。」

「你這樣做,松本さん他會不會……」

「別擔心,我知道怎麼應付他。你好好做準備,別讓潤くん發現,三天後我們就走。」

櫻井遲疑了一會,點點頭。

 

對於能夠離開這座島,櫻井早已死心斷念了,想不到大野居然願意伸出援手,簡直像做夢一般。他想把日子過得跟平常一樣,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免得被看出破綻,但他一見到松本就渾身僵硬,說起話來結結巴巴。

 

松本見狀內心自責,好不容易兩人相處融洽,卻因一時控制不住脾氣,又讓櫻井害怕了起來。他當著大野的面,強暴了櫻井,想宣示主權。可這只是加深了對方的恐懼。

今後要對櫻井加倍的好,彌補之前造成的傷害。

 

這幾天,櫻井為了避開兩人相對無言的窘境,盡可能找事情來做。手上忙碌不休,內心思緒紛亂,在準備晚餐時,一失手滑落了盤子。

匡噹!

白色陶瓷的圓形器皿頓時碎裂成好幾塊,櫻井趕緊蹲下撿拾碎片。松本聽到聲響衝進廚房,櫻井看到松本,一時慌亂,不慎割破了手掌,紅色的鮮血順流至手肘,滴滴答答掉落。

「你這是在做什麼?你又想傷害自己嗎?」松本說,連忙抓住櫻井的手腕。

「我…不小心打破盤子,對不起,我馬上收拾乾淨。」櫻井說。

「盤子什麼的不重要,你給我過來。」松本拉著櫻井到起居室,拿出急救箱包紮傷口。止血後,松本才鬆了一口氣。

「你是故意的嗎?又想割腕給我看嗎?」松本怒斥。

櫻井低下頭,連聲道歉。松本發現嚇著了櫻井,趕緊放軟語氣。

「下次小心點,現在沒事了,嗯?」松本說,「我不希望你身上再多一道傷疤了。」

感受到松本的溫柔,櫻井的眼眶發熱,許多委屈湧上心頭,他想再試著跟松本溝通一次。

「我明天要去大島一趟,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松本心懷疚,想要討好櫻井。

「我想要的,你真的會給我嗎?」櫻井說。

「你說吧。」

「我留在這裡只會給你添麻煩,你還是讓我走比較好。」

「你想太多了,我們現在不是過得很好。」

「一點都不好。如果你愛我的話,請別強留我在島上,這樣我們都不會幸福的。」櫻井說,「請讓我回去,我不會跟別人說你的事,我會說是我自己躲起來的,你可以不用擔心。」

松本聞言色變,怒目瞪視,這次櫻井沒有退縮,繼續說了下去。

「你答應過的,你說會帶我回去。」櫻井說,「請讓我回家。」

「我是答應過你,不過現在這裡就是你的家,你哪裡都不能去。」

櫻井閉上眼睛,他懂了,他跟松本不是戀人的關係,而是獄卒與囚犯。

松本知道櫻井的心不在這裡,但這是對方第一次如此清楚的說出來,他感到恐慌,他不能失去櫻井。他緊扣住櫻井的腰,將人拖出屋外。

櫻井不知道要被帶往何方,會遭受怎樣的對待,但他已經不在乎了。

「你又要把我關起來嗎?你打算繼續折磨我直到我乖乖聽話嗎?」櫻井說出壓抑已久的想法,「你說你愛我,可是你都在傷害我。」

「你害死了我姊姊,就應該好好補償我。」松本怒吼。

原來這就是松本的真心,這句話深深刺傷了櫻井。

「我真的不認識你姊姊。」櫻井鼓起勇氣再度解釋。

「事到如今你還在說這種話。」

「我沒有說謊,這是真的。」

「再繼續這樣說,我會——」

「你會用盡手段逼我承認。」

「閉嘴!現在把話收回去我還可以原諒你。」

「我不會收回去的,就算你殺了我,我也不會收回去的,因為這是真的。拜託你相信我好嗎?」

松本舉手揮舞便要揍人,櫻井緊閉雙眼站在原地發抖,預想中的拳頭沒有落下,突然脖子一緊,衣領被對方揪住。

「哈哈哈,我懂了,你又在想那些不好的念頭,是想惹我生氣,好讓你達成尋死的願望。」

「我說的話都是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

松本罔若未聞,強拉著櫻井來到洋館的二樓,把他推進惠美的房間,在門外上了鎖。

「你給我在裡面好好反省。」松本說

聽著咚咚的步伐聲遠去,櫻井背靠著門板,全身無力滑坐在地。

又被關起來了。

為什麼要激怒松本,明明只要裝做若無其事,熬過這三天就可以逃走了,現在被關了起來,大野也沒辦法帶他逃走。

可是櫻井很想知道松本的真心,到底把自己當成什麼。

現在他懂了,松本自始至終愛的人只有惠美,可是惠美不在了,而自己是惠美喜歡的人,因為這一點微弱的連結,所以松本想藉由愛他來轉移對姊姊的愛。

對於自己否認認識惠美的這件事,松本之所以無論如何都不相信,是因為松本不願失去對姊姊的最後一點關係,就算認為他是個拋棄姊姊的大爛人,還是要緊緊把他握在手裡,當作替代品,像是沒有母親而轉求人偶慰藉的孩子。

松本是因為惠美而恨他的,也是因為惠美才愛他。如果他跟惠美毫無關係,松本是根本不會理他的。


评论 ( 21 )
热度 ( 45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