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11】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ニノ,吃飯囉!」

聽到相葉的呼喊,二宮停下手中的案子,走出工作室,看到餐桌上杯盤而列、餚饌豐盛,嚇了一跳。

紅色漆碗盛裝著百菇蛋花湯,陶盤擺上新鮮的紅白生魚片,紫蘇葉裝飾其中;打開黑底金漆的碗蓋,裡面是豆腐與白果的蒸物;採用初春嫩筍加上海帶芽的燉煮,放在白磁碗中;油炸蝦子、海鰻、山野菜等製成天婦羅,交疊在白色懷紙上;混和芋頭、麵粉與木棉豆腐揉成團,塗上紅白味噌湯燒烤後的田樂,在深黑色陶板上散發出四溢的香氣;主菜鯛魚荒煮,剔出主要魚肉後,用魚頭與邊肉,加入醬油、味醂與清酒調製,鹹甜中帶有魚的鮮美。

「在發什麼呆,快坐下來吃。」相葉一臉笑咪咪。

二宮不動聲色拿起筷子,心念電轉,今天是什麼日子?為何區區晚餐堪比懷石料理?他的生日尚早,情人節也還沒到,難道相葉又發明了什麼特殊紀念日。

從交往以來,諸如相遇、牽手與初吻,相葉都為此訂下了紀念日,每逢週年總是要小小慶祝一番。雖然他們對於初吻紀念日是哪一天有所爭執,到底是二宮被偷吻那一天,該從交往前還是交往後開始算,最後相葉說這三個都算初吻紀念日。

哪來那麼多初吻,這個熱愛祭典的男人有機會就想慶祝。

如果二宮不記得這些日子,相葉嘴上不提,卻整天顯得沮喪。後來他養成習慣,把這些不明所以的紀念日,默默記錄在行事曆上。也不用自己特別做什麼,只要當天跟相葉說一句紀念日快樂,對方就會很開心。

可是今天他的手機螢幕上沒跳出任何提示,相葉的表情又是非比尋常得開心,他到底錯過了什麼,總之先見機行事吧。

相葉坐在一旁,不時窺視自己。

「好吃嗎?」相葉說。

「恩。」二宮說。

「沒聽到你說好吃,總覺得不放心。」

「好吃啦。」

「每次聽你說好吃,可是臉上又面無表情,又會擔心是不是顧慮到我,才說的客套話。」

「真的是非常好吃。」二宮抬起頭來,用力露齒微笑,「這樣可以嗎?」

「不是要你稱讚我啦。」相葉說。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二宮投降直接問了,再折騰下去他還是猜不出。

「今天是什麼日子?」相葉說,「嗯…今天是我的料理,獲得同學們肯定的好日子。」

「那你為什麼做這麼多菜?前幾天好不容易才把年菜吃完的。」

「因為太開心了,不小心多做了。」

二宮放下心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還好不是自己忘了紀念日。上次相葉說若再次想不起來,只好用身體讓他記住。

「咦?你怎麼臉紅了呢?」相葉說。

「沒、沒事。」二宮轉移話題,「發生什麼事了嗎?」

「同學們認可了我的實力,希望我加入他們的小組。」

「怎麼回事,說得更詳細一點吧。」 

聽完相葉說了的經過。

「看來你被那位風間,熱烈的告白了呢。」二宮說。

「怎麼了,你忌妒了嗎?」

「你不答應他嗎?」

「放心好了,我心裡只有你喔。」

「我不是說這個。」二宮說,「畢業成果發表是每個人都要參加的,你乾脆就參加他們那一組吧?」

「時間還早嘛,到時候我再隨便找一組參加,可以畢業就好。」

「他們這麼早準備,感覺很有心,如果你參加他們那一組,一定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可是他們那一組人全部都看起來好認真,還說放學後要留下來一起練習。」相葉說,「這樣我就不能趕回來幫你做飯了。」

「吃的什麼我自己會解決,你天天都跑來做飯,你也很累吧。」

「可是我想天天看到你嘛。」

「既然有同學邀約,我想也是個好機會,你就去參加,跟同學朝目標努力,燃燒青春,好好體驗校園生活。」

「我不在家,你會寂寞的。」

「是你會寂寞吧。除了我,你也要學著跟別人相處啊。」 二宮說,「而且你不在,我工作起來順利多了,大概是因為沒人打擾。」

「是吃了我的料理,工作效率才會倍增。」

「就當作一個機會去嘗試,整天待在家裡,我也是會有壓力的。」

「我讓你有壓力了嗎?」

「啊!別糾纏這種問題上,你去參加就對了。」

二宮知道相葉是喜歡自己,所以才會整天繞著他轉,但他希望對方能多交朋友,拓展生活圈,讓世界變得更開闊。

相葉不該陪著他,過這種宅在家中的封閉生活。

 

在日本料理的烹飪教室裡,明亮寬敞的空間中有十二套的實習台,各包含水槽、電爐、烤箱、調理台與鍋碗瓢盆等基本用具,提供學生每三至四人分組實習使用。

前方的講台上,老師嘴巴講解手上俐落,示範教學如何做出一道豬肉角煮。接下來便讓全班同學親自動手。

今天的實習,風間跟相葉分到了同一組,要在短短的一個小時內完成這道料理,其實不太容易。

風間跟另外幾位同學還忙著攪拌鍋子時,他抬頭一看,發現相葉早已完成,人斜倚窗台正在長于短嘆,一副憂鬱小生的模樣,不曉得又迷煞多少女生。

「你是怎麼辦到的?怎麼這麼快就做好了?」風間說。

「我上課前就做好準備了。」相葉說。

「可是要把豬肉煮到肉質變軟,少說也要四十五分鐘,你就算事先備好料,也不可能這麼快的。」

「這個嘛,是有訣竅的。」相葉笑說,「你還是快點用吧,不然真的會來不及。」

牆上的時鐘,指針走得飛快,風間手忙腳亂趕著最後幾分鐘,結果肉還是不夠入味。

老師來回逡巡,檢視評點同學們的成品。果不其然,相葉又被表揚了。

風間看著自己手中的半成品,他自知實力不足,所以才想早點準備畢業成果發表。好想要讓眼前這個人加入,不過在昨天被狠狠拒絕了之後,還是過一陣子再拜託看看,免得逼得太緊,讓人家心生厭惡。

做如此打算的風間,沒想到在課程結束後,相葉卻走向自己面前。

「咦?相葉同學,請問有什麼事嗎?」風間說。

相葉深深吸了口氣,過了好一會才開口。

「我決定跟你們組隊,一起為畢業成果發表作準備。」

「太好了,歡迎你的加入。」風間說,

「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你怎麼突然答應了,昨天不是說不行的嗎?你女朋友怎麼說。」

「ニノ說,我整天在家很煩,叫我不要太早回家。」相葉的臉垮下來。

「你別一臉悲痛的樣子,其他人看到了還以為是我逼迫你…」風間說,「那位ニノ…就是你的戀人嗎?」

相葉點點頭。

「我想ニノ是在鼓勵你吧,只是說話直率了些。」風間說。

「沒錯,ニノ就是這樣的人——啊!風間你認識他嗎?」相葉說。

「完全不認識。只是從你的話裡面猜測的。」

「你可別對他有非分之想喔。」

「放心好了,我有興趣的只有你…」風間拉長音,故意嚇嚇相葉,「…的手藝。」

「呼,我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

「我對你跟那位ニノ完全沒興趣,我只對作出好料理有興趣。」風間說,「對了,為什麼你的豬肉很快就煮好了?」

「我剛才看了一下,你滷豬肉的時候,一開始就把醬油倒進滷汁了,這樣會讓肉質收縮變硬,要先用高湯、酒、砂糖把豬肉煮到軟嫩後,才可以加醬油。」

「原來是這樣啊。」風間拉著相葉走到教室外面,「跟我過來吧,我跟你介紹一下其他的組員。」

為了準備畢業成果發表,風間早已召集有心向上的同學,而相葉是他找的最後一位。他向相葉介紹了世良、並木、內海與千代等人,一共是四男二女。

有了相葉這位生力軍加入,其他組員都很高興。只是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日後他們得時常忍受相葉的「ニノ匱乏症」,此病會發作在連續多日的特訓後,相葉會變成對圓月嘶吼的狼人,不斷嗥叫著ニノ。

遇上這種狀態,組員們會把相葉推給風間去照顧,因為人是隊長拉進來的。

不過除了這個缺點,相葉是相當優秀的料理人。

 

畢業成果發表會,是讓應屆生組隊比賽,每四至六人為一組,在兩萬塊預算內,選擇和食、洋食與中華的其中一項,做為主題製作料理。

除了烹飪技巧以外,對於時間流程的掌控,金錢使用的規劃,飲食文化的瞭解,還有團隊間的溝通合作,都需要學習並實踐,可說是整體成果的呈現。

相葉在課堂上拼命吸收老師的傳授,借閱一大堆食譜仔細翻閱,這些知識上的東西,要轉換成一道道美味料理,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廚房親自烹調。即便是同一道料理,也參考多種食譜,企圖做出最好吃的。

例如一碗味噌湯用三種方法去煮,哪一種最好喝?為什麼?是品種的問題嗎?哪些流程可以簡化?用食物調理棒攪拌得更均勻,是否會更好喝?他想做更多的嘗試,甚至還打算弄個杉木桶,用來發酵黃豆自製味噌。

二宮終於出面制止,說再這樣下去,家裏快沒地方可以走路,連陽台上都種滿香草了。看著把遊戲機都拿到書房,讓出客廳給自己的戀人,相葉訕訕地打消念頭。

這段追求美味的過程中,屢遭失敗,反覆實驗,思考原因,既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解決方法。相葉發現料理是如此深奧又迷人,他不再用一種學技藝的心態去看待,而是發願以此為畢生志業。

但在相葉有更高的目標後,他變得不太能忍受組員,他覺得可以再精益求精,而非差不多就好。

「為什麼我們不再多練習燉煮呢?同樣是雞肉,新鮮度不同,就該有不同的處理。」 

「醬料的調配要仔細精準,差一毫升也不行。」

「千代,你的速度太慢了,會拖累大家的。」

「這個煎蛋要鹹的,怎麼會做成甜的。」

因為與組員間的爭執日益變多,在一次針對麻婆豆腐的香料問題,相葉堅持自己沒錯,而跟世良大吵一架之後,身為隊長的風間看不下去,要相葉先回家去。

 

相葉怒氣沖沖衝進家門,嚇了二宮好大一跳,詳問緣由,才得知是跟同學們發生爭執。

「麻婆豆腐當然是放花椒(ホワジャオ)下去乾煎,怎麼可能是放八角(バアジャオ)下去乾煎,花椒跟八角念起來差不多,但長得就不一樣,連這個都分不清楚,還能說是料理學校的學生嗎?」相葉說。

「一般人對於中華料裡,本來就不太瞭解,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二宮說。

「可是我都告訴他了,他還是堅持己見,那明明就是他的錯,風間還要我先離開,真是氣死我了。」

「別生氣了。」

二宮起身抱住相葉,拍拍背表示安慰。慢慢地,相葉也冷靜下來。二宮感受到對方的心跳沒那麼劇烈之後,拉住相葉的手,一起坐到沙發上。

「居然質疑中華料理店之子,而且還是你的拿手料理,真是不可原諒啊。」二宮說。

「就是說嘛。」相葉嘟噥。

「不過我想風間要你先回來,並不是認為你錯了,而是不想讓你跟組員間的不滿擴大。」

「可是大家那麼想要獲得優勝,我也只是指出不對的地方,為什麼要生我的氣。」

「他們練習不認真嗎?」

「認真是認真,但方向錯了。」

「那他們有改過嗎?」

「改是有改,還是常常做錯。」相葉說,「我一直講一直講,可是說了又不聽,聽了又不改,改了又改錯,錯了又不認。」

「雖然我不是廚師,但是任何工作要完成,都是要透過眾人的合作。」二宮說,「就算你廚藝再厲害,也沒辦法從頭到尾包辦。」

「你的意思是說,那些技術不好的人,就派他去採購、洗菜或是端盤子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既然你打算以此為業,要成為專業的這條路上,會碰到許多困難與挑戰,絕非當初基於興趣而選擇當料理人,只要單單沉浸在烹飪這一件事情上就好。」二宮說,「如果你希望你的組員們能有更好的手藝,何不多花點時間指導他們。有時候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去責備對方,但人都有防衛心會為自己辯駁,如果用委婉的方式,事前先示範溝通,這樣同學們的接受度也會比較高。」

「可是廚房裡很忙耶,稍一疏忽,菜就燒壞了,我才會急得大叫。」

「那就讓菜燒壞吧。」

「咦?」

「有失敗的經驗,更能瞭解錯誤所在。你之所以能一眼看出同學們犯的錯,是因為你曾經失敗過無數次,累積得來的經驗。」二宮說,「你們本來就是在練習,嘗試過錯誤,才更記得住。」

相葉點點頭。

「廚房裏很忙,你講過的話,在慌亂的情況下,同學們也許記不住。你可以事後再仔細講解,效果會比較好。同學們看到燒壞的菜,會更容易明白你的說明。」二宮說,「再說,心情不好的一群人,燒出來的菜也不會好吃吧。」

「恩,我懂了。」

「明天去學校跟同學們好好溝通吧。」

「跟ニノ說話,總是可以得到很好的建議呢。你只不過長我兩歲,卻比我成熟多了。」相葉說,「我情緒一上來,就控制不住。」

「你別想太多,照自己的步調走吧。」二宮說,「可能我的時間過得比別人快,智慧也相對增長得比較迅速。」

「咦,這話什麼意思。」

二宮微笑不語,過了很久以後,相葉才明白這笑容下的悲傷。    

 

回到學校,相葉跟組員們道歉,說是自己情緒一上來,就沒有顧慮到大家的心情,說了很多自以為是的話,今後會多多改進。

大家也接受了相葉的道歉,繼續一同努力。

到了新的學年,面臨的是更繁重的課業。總覺得沒時間好好陪二宮,但他是為了將來努力。除了本科的學業,他還跟咖啡、製果班的同學互相交流,反覆練習技術,或是跟同學分組討論。

這日相葉又比預期的時間晚了很久才到二宮家,一進門,看到躺在客廳沙發上的戀人,相葉心中一暖,是在等他吧。

「別睡這,到床上睡。」相葉抱起二宮。

「你回來啦。」二宮半睡半醒。

戀人睡眼惺忪的可愛模樣,惹得相葉吻了好幾回。

二宮累得眼睛張不開,仍貼著相葉,任由相葉的手在身上遊走,他想給予安慰。相葉將人放到床上。

「嗯,你要嗎?」二宮問。

「你眼睛都張不開了,快睡吧。」相葉說。

相葉知道二宮為了他的學費增加了工作量,還等門等到很晚。

「我可以的。」

「早點睡吧。」

摟摟抱抱一陣,相葉就睡著了,二宮微覺不安,以前幾乎每天都要的。細細端詳對方,黑眼圈暗沉,呼吸聲粗重,一臉疲憊,這人會不會太努力而衝過頭了。



日本料理的實習室



中國料理的實習室



西洋料理的實習室


不同國家的料理,使用的器具不同。
這章的開頭描述的是日本料理,除了食物的美味,食器的盛裝也很講究。

查資料寫得我好餓啊~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