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12】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時光匆匆,很快地一年就過去了。

終於到了畢業成果發表會的那一天。五位評審坐在禮堂的白色長桌上,每組依序上菜,組員穿著廚師服上菜,由隊長站在一旁講解菜色。評審邊吃邊用紙筆記錄打分。每組都輪過後,總結評分,選出本屆的優勝隊伍。

相葉的小組選定以中華料理參賽。

當初在決定主題時,相葉原本認為是件簡單的事,他從小就接觸自家的中餐館,以他成長的經驗,隨便做幾道菜都綽綽有餘。開始認真準備後,才發現自己的無知。

原以為料理是把食物煮熟弄好吃就可以,但其實每道菜色的背後,都有其發展與原由。

中國幅員廣大,以地域來分有八大菜系:粵菜、閩菜、川菜、魯菜、湘菜、浙菜、淮菜、皖菜,不同的地方風味各有其形成背景與風俗習慣。

相葉家所開的中餐館,口味是偏向四川菜,其中他最愛吃的是麻婆豆腐。以前在中國四川有位臉上有麻斑的女人,她做的豆腐菜好吃,久而久之得了其名。而和食受中國影響甚深,但也發展出不同的飲食文化。

相葉抱著有很多漢字的書在念,二宮看到時嚇了一跳,後來發現他是在研究中華料理,說了句「相葉ちゃん對喜歡的事都做得很好呢」,然後離開房間。

相葉繼續埋頭鑽研,思索發表會上的菜單。

依照中國菜的宴席流程,一般為冷菜、熱菜、甜菜、菜湯、點心和水果。考慮到日本的飲食習慣,內容與順序上得做些調整。

在兩萬塊的預算之內,當然魚翅鮑魚等高級菜色是不用想,如何運用普通的食材,做出物美價廉的料理,也是一種挑戰。像是青椒的椒身切絲後,頂部底部可切粒;切蔬菜剩下的餘料,香菇的蒂、白菜的芯,可和大骨煮高湯;一塊豬肉整齊的部位可以切片或角煮,邊角部位則剁碎做餡料。

累積過去兩年的學習,集結組員們的合作努力,在廚房中各司其位,今天終於要上菜了。

隊長風間站在桌邊,向評審們說明每道菜的做法與典故。

第一道菜是棒棒雞,這屬於生熟拌的冷盤菜,用豆芽菜、小黃瓜絲與番茄片墊底,再將雞肉切片後照原樣排於碟中,取蔥白切細絲點綴。

再過來是熱菜,溜法烹調的青椒炒牛肉,用鹽、雞蛋和紹興酒先醃製牛肉,用少量溫油小炒,加入青椒拌炒,倒出鍋中油,再用調好的芡汁與其他材料翻炒。

熟炒的回鍋肉,取生豬肉後腿切塊後水煮,白菜蔥段沸水略燙;熱鍋下底油,加入豆瓣辣醬等辛辣味的調味料,再將豬肉切片放入翻炒,依序下大蒜、甜麵醬、蔬菜、濃口醬油、太白粉、鹽、胡椒,最後淋上一圈麻油,是道鹹辣微甜,的重口味料理。

中途上來一道清脆爽口的炒豆苗,調解膩味,增進食慾。

接著是鳳梨蝦球,將蝦子去背挑筋,醃製入味,裹上雞蛋與生粉,入油鍋酥炸,撈起瀝油,放在切片鳳梨上;從南方進口的鳳梨,搭配炸得脆嫩的蝦子,一口咬下,兩者併出的汁液在舌上化開,酸甜鮮美,讓人想一吃再吃。

燒賣的內餡,由切丁的香菇、竹筍、蝦子、薑、洋蔥,混合了豬絞肉而成,放在四角麵皮上,手握捏出底平圓柱的形狀,餡料在開口處與麵皮平整,放上一粒青豆;在蒸籠底擺上青葉,中火蒸熟。最後打開蒸籠,熱氣與香氣四溢,令人食指大動。

料多實在的酸辣湯,事先用水泡開米粉與乾蝦仁,熱油鍋快炒生薑,加入豆芽、豬絞肉與火腿細片,略為清炒,倒入雞高湯,再放木棉豆腐、乾蝦、蟹肉、米粉煮上兩分鐘,勾芡,垂直倒入蛋花;以黑胡椒與醋調味後盛裝,滴幾滴辣油再灑上香菜完成。

甜點是拔絲蘋果,將蘋果去核切塊,滾上蛋白與麵粉,丟入油鍋炸至表面金黃,撈出瀝油;再混合油、水、白糖熬煮,攪動至糖將熬成,放入炸過的蘋果,均勻拌和,牽出糖絲。表皮油亮酥脆,內裡香甜軟嫩,好吃極了。

評審的表情也滿意得不得了。

最後緊張的時候到來了,宣布名次,不出所料,相葉這組獲得了優勝,全員高興得大叫「嬉しい」,一群人抱在一起,身為隊長的風間,手摀著臉,不斷抹去流出的淚水。

其他同學也過來恭喜,順便品嘗他們所做的菜,讚美連連。

相葉很希望此時此刻,二宮能在他身邊分享他的喜悅。

 

兩年的修業,在認真打拼中,一下就過去了,這短短的時間,相葉相葉順利考上執照,通過了廚師資格檢定。。

在發表會上的料理作品,展現了熟嫻的技術,與新穎的創意,令同學佩服,師長讚賞,得到了很高的評價。

他就讀的料理學校,其隸屬的集團為開拓海外事業,增近國際間的交流,在法國也設有分支機構,聘請當地五星級主廚授課。每年日本優秀的畢業生,都會推薦來此受訓半年。

相葉因為成績優異,獲得此一殊榮,即將前往法國留學。

 

與同窗兩年的友人們,一起參加的最後一個學校活動,就是畢業典禮了。

二宮原本不打算出席,說自己不是親友,以戀人的身分出席也挺尷尬,但在相葉的強烈要求下,還是滿足了對方的期望。

在東京的表演大廳,由集團下的調理專門學校、製果專門學校以及研究所等,聯合舉辦的畢業典禮。除了畢業生,還有來歡送的學弟妹們,前往觀禮的親朋好友,參加人數眾多。男學生穿著黑色西裝皮鞋,打上領帶;女學生穿上和服,搭配精美的髮型。在典禮開始前,大家忙著聊天,顯得愉快熱鬧。

當燈光暗下,舞台上的幕簾拉開,伴隨著緩慢的驪歌,氣氛變得感傷起來。

理事長與校長輪流上台致詞,恭喜大家畢業邁向另一個里程,也期許將來有更好的發展,師長們坐在講台的兩側,看著畢業生一一上台,從校長手中接過證書。

相葉做為畢業生代表,也上台發表感言,說自己學習到很多,感謝一路提攜幫助的師長親友,今後會更加努力。

典禮結束後,幕簾下降,隔開了台上的師長們,台下的同學們不再拘謹,站起身來交流聊天,談著完成學業的甘苦,與將來發展的期待。

相葉拿著畢業證書,迫不及待想跟二宮分享這份成果,快繞了整個會場,總算找到人。

「ニノ,你怎麼坐在這麼後面,我差點找不到你。」相葉說。

「畢業典禮結束後,你們同學就要各分東西了,我不好意思去打擾你跟朋友間的相處。」二宮說。

「才不會呢,看他們我都看煩了。」相葉展開證書,「你看,我終於畢業了呢。」

「恭喜你。」

「沒有你,我一定辦不到。」

「是你一直以來的努力,我只是幫點小忙而已。」

相葉淚水盈眶,拉著二宮的手還想說些什麼,背後卻傳來有人叫他的名字。轉頭一看,是風間站在三十公尺外的距離,正對他揮手大喊。

「相葉,快來跟我們拍照。」風間說。

「吵死了,我在忙啦。」相葉吼回去。

「致詞都結束了你還忙什麼?」

風間一邊說著,一邊擠過重重人潮,往相葉這邊走來。

「你還是過去拍張紀念照吧。」二宮說。

「真是的,風間那小子。」相葉說,「那你在這邊等我,我去去就回。」

相葉走進朋友圈中,打鬧推搡,發出響亮的笑聲。

在戶外的平台間、樓梯上與廣場,三五好友圍成一圈,互相嬉戲玩鬧,合影留念,把握這最後的相聚時光,之後,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了。

二宮留在原地,看著相葉離去的背影,以及簇擁圍繞的年輕夥伴,心中感到強烈的嫉妒。

青春與未來,他不曾擁有。


 

春暖花開的四月,陽光穿過大片玻璃帷幕,照亮了機場大廳。

相葉提著大包小包,在航空公司的櫃檯辦理報到,託運行李取得登機證,準備搭乘飛機遠赴法國留學。

原本相葉對此很興奮,但人走到出境廳時,看見大幅電子看板上顯示著世界各國的地名,聽到日文英語切換播報著航線,才有種「我真的要出國」的感覺,突然眼淚就掉下來了。

「你哭什麼啊?」二宮說。

「我…我搭上飛機後,會很久看不到你了。」相葉哭哭啼啼。

「這你不是早知道了嗎?」二宮拿出手帕幫忙擦臉。

「可、可是…我現在特別難過,心裏覺得空空的。」

「我也是啊。」二宮墊腳親了一下相葉。

「咦!」相葉睜大眼睛,收住了淚水。

「到法國時記得跟我聯絡。」

「好,我會每天打電話給你。」

「國際電話太貴,寫信給我就好了。」

「可我想聽你的聲音嘛。」

「認真聽老師上課啦。」二宮說,「不過是去個半年,難得的機會,好好學習,專心衝刺啊。」

「等我回來啊。」相葉吸了吸紅通通的鼻子。

「除了你我還能等誰啊。」

「三餐要正常吃,我買了免洗米,丟下去電子鍋設定好時間就煮熟了,很方便的。我做了泡菜、醃肉,吃上兩三個月沒問題,還有——」

「這些話你講過好幾遍了,我知道啦。」二宮說,「你快去登機吧,再慢就趕不上了。」

相葉還想說些什麼,但看到二宮眼眶泛紅,他感到喉嚨哽咽,發不出聲。

這是他跟二宮認識以來,第一次分別那麼久。

拿出護照交給地勤人員檢查,相葉走出大門時,仍把握最後的時間,頻頻回頭想多看二宮一秒也好。結果一個不小心撞上前面排隊的人,相葉慌忙道歉,從眼角瞥見二宮笑了出來。

真可愛啊。

 

飛行了十二多個小時,相葉到達戴高樂機場,搭乘RER快鐵轉高鐵,TGV列車以三百公里的時速行駛,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里昂。

有位東方的年輕人,站在月台上瞇著眼睛張望,尋找相葉的蹤影。這是比他早一個禮拜出發的風間,同為料理學校的學生,一起參加這次的國外研修。

「相葉くん,是這裡這裡喔。」風間揮手招呼。

「太好了。」看到熟人相葉鬆了口氣,拖著行李走了過去。

「怎麼樣?一路上還順利嗎?」

「挺順利的,只是在轉搭地鐵的時候,有點迷路,所以才會晚到,真的很不好意思。」

「啊,我懂,那邊的路線錯綜複雜,我剛到的時候,也很迷惑到底要去巴黎的里昂車站,還是里昂的里昂車站。」

「其實也還好啦,再複雜也沒東京地鐵複雜。」相葉說,「我覺得法文每個字都好像,看得我頭都暈了。」

「在這邊生活還是要會點法文。」

「恩,我會努力學習的。」

「還沒開學呢,先放輕鬆,熟悉一下環境吧。」

說笑間,兩人走出車站,風間叫了輛計程車,開往位於郊區的學校。行駛了約莫半個鐘頭,車子爬上丘陵地,過了會在鐵製雕花大門前停下。

學校占地廣闊,另設有教堂,釀造廠與葡萄園,酒莊,香草溫室,正式餐廳,圖書館與運動場。

校本部是棟法式鄉村建築,四個坡面的屋顶,裝有尖頂飾,左右各有一個煙囪,與斜屋頂平面呈現垂直突出的突窗,拱形門、格子窗與木百葉,上緣皆加簷。鵝黃的牆面、白色木門窗與青藍瓦片,門外豎立著法國與日本的國旗,入口處是一片綠地,鴨子列隊排排走,跳進池塘裡優游,相當愜意。

相葉拖出行李,風間付清車資,一起去課務組辦好手續,拿到宿舍號碼,好不容易到了房間,這才安頓下來。





辻調グループ フランス校,在法國的分校。



酒莊



釀造場



學生宿舍


以為寫中國菜就不必查那麼多資料了,結果跟日本人認定的中國菜根本就大不同。為了寫一個符合日本人會吃的中國菜,又不願意跟真的中國菜差異太大,發表會上的食譜想了好久。

评论 ( 14 )
热度 ( 35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