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13】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初來乍到新環境,相葉又是容易認生的人,陌生的語言讓他更緊張。還好同學們都是日本人,一向跟他很要好的風間也一起來留學,讓他覺得好多了。雖然同學們已取得日本的廚師資格,但在這裡,一切仍從基礎教起。

學校聘請星級大廚,先教導同學們認識法國料理用的廚具,蔬菜的切法,與料理用的專業術語;如何熬高湯、調配醬汁;製作可頌、油炸、披薩麵糰;處裡雞豬魚牛肉、烤炙山鶉;鑲餡料理、食材擺盤等等的初級課程。

日本與法國這兩個國家的料理,可說是相當極端的不同。前者清淡,以簡單高湯處理一道菜,引導提出食材本身的美味;後者濃郁,以繁複多變的醬汁為底,講求各種食材的組合。

而兩國民情的共同點,是對細節的狂熱追求,注重形式並力求優雅呈現。這點在料理中,法式精準擺盤,講究食物與酒品的搭配,在味覺上完美的激盪;和式則展現色香味形,提出食材本身的美味,並以相應的容器裝置,陶器溫潤瓷盤光滑漆碗豔麗,在視覺上有富麗堂皇的享受。

近年來,兩國的美食交流增多,也互有良好的影響。名聞遐邇的鵝肝,以往多搭配蕃茄漿果,以酸甜減緩內臟的油膩感,而現在的「新料理」卻使用了味噌調味,帶出甘鹹交織的東方口味。

在平凡事物上有極致的追求,日法都是擁有悠久歷史,注重傳統的古老國家。

 

上課時間是週一到週五,遇到週末,相葉和幾位同學,時常相約去逛傳統市場。一攤攤羅列有秩的各色蔬果,店裡有數十種來自原產地的手工乳酪;肉舖的老闆相當專業,只要告訴他要做甚麼菜,要做幾人份,馬上切下適當部位精準份量的肉品給你。

法國雖然兩面臨海,緊鄰大西洋和地中海,但漁業不若畜牧業發達,市場裡魚的價錢是肉品的好幾倍,魚攤也少,這情形跟國內情形相反。拜便宜牛肉之賜,相葉跟同學們做了好幾次奢侈的壽喜燒來吃。

有時放假,相葉在宿舍待不住,還想去學校的廚房練習,但門口的警衛堅持不讓他進入,還說你們日本人就是太認真,勸他放假就是要放鬆玩樂。「如果只是學廚藝,東京也有藍帶學院,有些東西要在法國才看得到,多出去走走,法國有很多值得一看的地方。」

相葉想想,除了料理本身,瞭解國情文化也很重要,於是在鑽研料理之外,開始到處觀光。

他嘗試把所見所聞寫下來,附上照片寄給二宮,想一同分享這些新奇的事物。

二宮的回信都很簡短,讓相葉有些寂寞,果然人不在身邊,不能碰觸實在很難忍耐,還要再過五個月才能見到戀人,這是他跟二宮認識以來,第一次分別那麼久。

 

二宮每天都會收到相葉寄來的電子郵件,附上照片與敘述,說在法國吃了什麼好東西,看到什麼美麗的風景,然後每一天都好想他。

「宿舍是三個人一間,我跟風間、世良同寢。這裡網路有點慢,寄封信要等好久,風間一直在旁邊叫我趕快關燈睡覺,覺得有點煩。他大概是在嫉妒,因為我有你這麼可愛的戀人。」

「學習法國料理一點也不難,難的是那些拗口的術語,像什麼bouquet garmi、En cocotte、Moulin à Légumes等等,每次念起來都會咬到舌頭,可是不記又不行。上課時我把à la marinière搞錯成à la Créole,多加了番茄、胡椒到醬汁中。 阿貝爾老師很兇罵了我一頓,還好大部分我都聽不太懂。」(註)

「千代說阿貝爾老師一直在追求高橋老師,每次有新學生來,阿貝爾老師變得很緊張,生怕高橋老師被日本人搶走。」

「下午的時候天氣轉晴,千代說想出門郊遊,我們在丘陵上散步,此處種滿了葡萄,走到森林的邊緣打開野餐籃,一邊欣賞美景,一邊把糕點吃光光。世良喝多了酒,回來的路上大聲唱歌。」

「常常去菜市場,跟老闆混熟了,今天他又把沒人要買的魚頭給我,用來荒煮或熬湯,再美味不過。」

「法國人穿著打扮都好有型,雖然名牌服飾都超貴,不過巷子裏的小店常有特賣會。上禮拜千代帶我去一間教堂,那裏舉辦了義賣會,一件衣服才一歐元,有很多是過季被捐贈出來的名牌。我買了五件,非常划算。」

「巴黎也有迪士尼樂園耶,風間說裡面蓋的城堡特別高大漂亮,說要找一天去玩,但是我不太想去,因為迪士尼樂園當然是千葉的最棒啦。小時候跟家人一起去過,那時候大家感情還很好,是個美麗的回憶。那時我就下定決心,長大以後要跟戀人一起來。等我回國你一定要陪我去喔。」

這天的來信,二宮忍不住笑了。這個千葉人,就算去了法國,還是認為自己家鄉什麼都好。

相葉眼界變得開闊,照片上的他,披上一件黑色長大衣,高窕的身形更顯帥氣,身邊圍繞許多男男女女,二宮既感驕傲,又不免擔心。法國的生活多采多姿,自己只不過是一直坐在電腦前面寫程式,枯燥乏味的工程師。相葉回來後,還會喜歡他這種人嗎?

見不到面的日子逐漸累積,二宮越來越感到不安,相葉日益成長得更加優秀,拿到獎項受人歡迎。他卻是個無趣的人,整天待在家裡。他們之間的距離,會變得越來越遠吧。

沒想到自己會覺得如此寂寞,相葉的來信反覆看過數遍,每次對方打電話來時,怕自己會忍不住哭泣。這樣不行。二宮其實不太喜歡講電話,那種掛斷後的失落感,要花好一陣子才能調適為平常心。

不敢講太多,怕洩漏自己的想念,反而會給相葉壓力。

  

以往二宮喜歡獨處,如此一來,無需介意外界眼光,更不會被別人干擾,可自由自在做任何事。但現在一個人待在屋裡,卻覺孤寂得可怕。

翻找出抽屜深處已壓扁的煙盒,花了點功夫才點燃受潮的煙草。紅色星火透過紙捲傳來些溫暖,渺然上昇的白霧迷茫了思緒。

讓尼古丁充滿胸腔後,二宮用力吐了口長氣,感覺舒服多了。相葉若是看到,恐怕又是一陣叨念,不過那個囉嗦的人不在,他得找些事做轉移注意力。

二宮翹腳斜靠在椅背,嘴裡叼著煙,眼睛緊盯螢幕,雙手在鍵盤上飛舞。

他從起床就開始坐在電腦前,不吃不喝已然連續工作十二小時。

他知道這樣的生活作息傷身,但不曉得什麼原因,自從相葉離開後,就失去了食慾,或許是舌頭被養刁,不是相葉做的飯菜,他就吃不下去,只有在飢餓難耐的時候,才會囫圇吞下便利商店的微波食品。

窗外夜深人靜,螢幕上的符碼閃爍,二宮逼自己全心投入工作,既可多賺錢,也可避免胡思亂想。

不過工作再多,像他這般拼命的幹,也有做完的時候。沒有任何事情要忙,心裡感到特別的空虛。

突然,桌上的手機響起旋律。

「咲いた名もない花を君に届けよ、消えることない思いと、遠く離ればなれでも心一つ繫がってる……

(獻給你盛開的無名花朵,以及不會消失的想念,即使分隔遙遠,心還是繫在一起……)」

手機鈴聲是相葉擅自換的,說是很喜歡想讓二宮聽聽,要他每次接電話時都會想起自己。其實二宮偏好單調的機械鈴聲,清晰響亮容易辨認,但聽久也習慣了,偶爾會跟著哼上兩句。

拿起手機,來電顯示是一串未知的號碼,都這個時候了,三更半夜的是誰打來?,該不會是那個又搞錯時差的笨蛋吧。

按下接通鍵,傳來急促的男聲。

「您好,我是田中,不好意思,在這時間打電話給您,請問您現在方便嗎?」

「沒問題的,田中さん,請問有什麼事嗎?」二宮說。

「之前拜託您建置的網頁,敝社的維護人員操作不當,導致網頁標價有誤,客戶重複下標造成系統當機。目前我們先張貼公告暫時關閉,但投訴電話仍不斷打來。」田中說。

「有什麼需要我效勞的地方嗎?」

「希望能在明天早上之前,能夠恢復網頁功能,但敝社的維護人員能力有限,盼望二宮さん可以提供協助幫忙。」

「知道了,請提供相關的數據與資料,我馬上連線過去處理。」

 

田中是二宮的第一個客戶,那時他才出社會,沒有人願意委託案件。正逢田中剛開始創業,專門引進健康食品,想藉由網路行銷販售,因為預算不多找上了二宮,而他對於接下來的初次專案,也非常盡力去執行,常常跟田中討論到深夜,研究改進網頁的呈現,如何更吸引消費者。

後來田中的公司漸發展壯大,二宮也成為業界有名聲的程式設計師,兩人的聯絡變少漸無,但彼此間算是有一段革命情感。

這次田中來電緊急求助,二宮馬上放下手邊的案子,連線到該公司的伺服器廠商,檢查其問題,並與田中在電話中討論並釐清問題所在。

趕在黎明破曉前,問題總算解決了。田中千恩萬謝,說什麼都要請二宮吃頓飯。

「不用了,多給點錢匯到我戶頭來吧。」二宮說。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事情辦完就揮手轉身離去。」田中打趣。

「聽你把我講的像負心漢似的。」

「這次真的很感謝你,錢我一定會匯過去的,不過我們這麼久沒見,出來碰個面聊聊吧。」

二宮想想自己也該出門走走,便答應了下來。

 

從都營地鐵的新橋站出來後,在銀座的相道間穿梭,到達了與田中約定的小料理亭。在店門口報上姓名,服務生引領二宮到吧台後方的包廂。

和室的牆上掛著幅字畫卷軸,田中背牆而坐,正等著他。二宮打過招呼後,挪動座墊,屈膝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二宮說。

「哪裡哪裡,我也才剛到。」田中說,「這家店的鄉土菜餚很好吃,主廚是從料理名店出來的,做的天婦羅、鰻丼、佃煮都很棒,生魚片是一早從築地進貨,再新鮮不過。你想吃什麼,儘管點。」

「那就叨擾了。」二宮低頭看菜單。

「請先上兩瓶清酒。」田中轉頭對服務生吩咐。

菜一道道送上來,二宮吃不多,但酒喝了不少。久未碰面的兩人,在微醺放鬆的狀態下,又恢復成當初熟識時,無話不談的熱絡氣氛。

「雖然我這樣說有點失禮,你——」二宮說。

「啊!毒舌的二宮又要出現了!」 田中大喊。

「要不要聽啊,不聽就算了。」

「快說快說,我要聽。」

「公司為了促銷而提出優惠方案,但這跟原本設計的商業邏輯不同,你們的維護人員沒有修改程式,只在網頁上寫了警示『贈品只能選一個』,但實際操作的下拉式選單,應改為有上限限制,沒有防呆措施容易造成消費者誤解。

「另外,這個滿額贈活動,購物車應該設計成到達一定金額,就能顯示贈品,超過兩倍、三倍的金額,就能選兩、三種的贈品。固定限制只會讓消費者拆單購買。因為重複訂購,導致公司多花郵資,消費者不易採購,信用卡公司也會不斷來詢問是不是盜刷。如果一開始就做好,後面麻煩可減少。

「我知道你們公司,想提供最經濟實惠的價格給消費者,透過網路行銷雖可省卻很多成本,但是你們跟消費者的接觸都靠網頁,應該更加注重。

「我之前寫的程式,都被改得亂七八糟,才會發生問題。網頁不是能用就好,還要考慮許多突發狀況。除了增加客服人員服務消費者,也該找專業的系統工程師常駐,只有網頁維護人員是不夠的。」

因為是熟識的朋友,二宮索性直點出問題,看似是資訊網路出錯,但追本溯源,是公司的營運方針該做調整。

「二宮,我說你就來我公司上班吧。」田中說。

「不可能啦,那種朝九晚五的生活,我實在沒辦法,太過束縛了。」

「いいね,真羨慕你自由自在的。」

「接案的壓力可大呢,有一餐沒一餐的。」

「少來,要請二宮さん接案,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呢。」

「我也沒這麼愛錢好嗎?不過就吃你一頓。」

「其實今天還有件事想麻煩你。」田中挺直腰板正坐了起來。

「突然這麼正經?又怎麼了?」

「那個,我有個客戶,他對健康醫療這一塊相當有興趣,雖然不是同一行的,他時常參考國外文獻,委託我幫忙引進的醫療器材。」

「聽起來是個大客戶啊。」

「這位客戶聽說二宮さん幫我們公司解決了問題,說很想跟你見個面,拜託我一定要介紹他認識。」

「這幾年,我已經不像以前會直接跟客戶面洽,如果他有什麼需求,還是請他透過媒合平台,來委託專案會比較好。」

「我知道你怕麻煩,不過這位客戶真的是好客人,見個面認識一下也無妨。」

「好好好,有機會的話再說。」二宮敷衍。

「真的嗎?其實他人就在附近,我打個電話叫他過來。」田中順水推舟,馬上掏出手機撥號。

「你這傢伙早有預謀吧。」二宮笑罵,「我剛進這間包廂就覺得奇怪,兩個人喝酒幹嘛訂這麼大間。」

田中呵呵笑,掩口小聲講起電話。二宮見狀直搖頭,拿起磁瓶自斟自酌。

過沒多久,紙門被拉開,有個人走了進來,田中滿臉堆歡,二宮卻連頭都懶得抬。眼角餘光瞥到的是雙金色襪子,暗紫亮面的褲管,他還在想什麼人會穿得如此華麗誇張,一個熟悉的嗓音從頂上傳來。

「好久不見了,和也。」

二宮一驚抬頭,是松本。











 

各國料理手法有其專精之處,互相交流,也能開發出新的美味。

在150207嵐にしやがれ中,招待愛喝味噌湯的松坂桃李,到西麻布的高級壽司店「すし通」品嘗究極的味噌湯。

店主藤勇大介說:「一般的味噌湯都是會有食材在裡面,使外觀看起來明豔,但食材長期浸泡在液體中,湯會生出雜味,因此我們店的味噌湯完全不會放配料在裡面。法是把十種魚的骨頭熬煮後用濾網不斷過濾,作成的味噌湯,可當作是和式的普羅旺斯魚湯。」

店主出場所穿的廚師服,裝潢擺設雖然是和式,但卻帶著洋味。這碗味噌湯的作法,感覺上是從馬賽魚湯變化而來,把除了魚以外的基本湯底,像是番茄、洋蔥、橄欖油、茴香、番紅花、百里香等等,換成大豆發酵而成的味噌,最後在灑上些蔥花。

完成了這道融合了日本與法國料理手法的湯品。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