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15】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六個月的留學很快就過了,相葉卻覺得度日如年。

法國很好,有許多同學想繼續留下來,去巴黎的藍帶學院繼續進修。雖然老師大力勸說相葉留下來,也願意寫推薦信給知名餐廳,讓他在那邊實習就業。但是相葉執意回國。

如果做的料裡不能給心愛的人吃,再美味也沒有用。

回國的那一天,相葉一大早就來到機場,正好聽到有人取消訂位,歸心似箭的他立刻更改機票,提前搭上航班。踏上日本的土地,等不及先回租屋處放下行李,提著大包小包就往二宮家跑去。

來到熟悉的門前,相葉緩了緩呼吸,等會就可以見到戀人了,伸出要按門鈴的手有些微微發抖。

按下去的瞬間,叮咚聲響起,大門同時打開,怎麼這麼快?相葉正疑惑的當下,一個微微貓背的男子從屋裡衝了出來,與他撞個滿懷。

「唉呦,好痛。」二宮揉了揉頭站起來,「你這人怎麼站在別人家門口?這不是擋路嗎?快點走開!我趕著出門呢。」

「我來了,就不會走了。」相葉抓住二宮的手,不讓對方離開。

「你這人——咦?雅紀,是你!」

「是我喔。」

「我記得你的班機是晚上到,怎麼現在……是我記錯了嗎?」

「沒有喔,因為太想你了,我就改搭早一點的班機回來見你。」

「跟我講一聲啊,害我沒有接到機。」二宮的雙頰緋紅,「我…我也想早一點見到你啊。」

平常不太會說這種話的戀人,相葉聽了大喜,原來二宮也是同樣思念自己,他一把擁人入懷。

實在等太久了,他再也不要跟二宮分離了。

兩人久別重逢,有千言萬語欲訴說,卻幾乎一語不發,十指緊扣,依偎在彼此的懷裡。

二宮一臉憐惜,輕輕撫摸著自己滿是切燙傷疤的手;相葉摟著對方的纖腰,發現才不過出國半年,怎麼人會瘦成這樣。

還好現在回來了,相葉準備認真餵養,找回那肉肉的手感,以及令人懷念的小圓肚。

 

雖做了如此打算,但回國後,相葉開始在西麻布的料理店工作,位於港區,客源多是外商企業,外國人的比例約占五成。

這家店以和食為基礎,並運用西洋的食材,創作出充滿新想法的菜色。不侷限於傳統,為追求美味而大膽創新。

相葉上班的第一天,就受到震撼教育。

「我不管你從哪個學校畢業,得過多少獎,還是從海外歸國。在這個地方,我就是規矩。我說什麼,你就得做什麼,聽明白了嗎?」料理長說。

「是。」相葉說。

「你說什麼我聽不到。」

「是!」

「很好,你現在去把那一桶馬鈴薯削皮。」

「是!」

「還不快去。」

大廚很嚴苛,是廚房裏的暴君,但相葉學習到很多。身為新人,一開始什麼都得做,有許多打雜的事情都落到他頭上,每天任人使喚,累得像條狗。廚房很熱,每天都弄得髒兮兮,回家倒頭就睡。

這樣一來,與二宮見面的時間就更少了,他已經超過半個月沒有跟二宮見面了,好不容易明天安排了休假,相葉定了很多計畫,約了二宮一起出遊。

可是第二天等他醒來,已經是下午三點,超過約定的時間。手機上顯示了數通未接來電,都是二宮打來的。

相葉立刻回撥,對方卻是關機狀態,心裡著急,趕忙跑去二宮家。

打開大門,看到二宮坐在沙發上睡著了,一定是等很久了。對方聽到聲響,稍微抬了眼皮見到自己,轉過了身背對著他。

「抱、抱歉,我來晚了。」相葉說,「一不小心睡過頭,我們馬上出門吧。」

「沒關係,你工作辛苦,回去休息吧。」二宮說,「其實我也累了,也不用特地出門一趟。」

「那、那我們在家裡約會好了,我做點好吃的東西給你。」

「隨便你。」

相葉打開冰箱,發現塞得滿滿的菜色都沒被人動過。因為他擔心二宮三餐又沒好好吃,上次來的時候,做了很多道料理放在冰箱,只要加熱就可以了,現在看來卻是無人聞問。

「你又沒吃東西吧,臉色好差,怎麼不好好照顧自己呢?」相葉問。

「我臉色差,那你不要看就好啦」二宮發怒。

「對、對不起,是我的錯,沒照顧好你。」相葉說,「我會盡量過來陪你的。」

「你要來就來,不來就算了。」二宮說。

「你別這樣說,我是想跟你在一起的。」相葉解釋,他趁這段時間努力打拼,將來能提供對方更好的生活,「我是剛進去實習,還在熟悉工作會比較忙,以後慢慢就不會這樣了。」

「以後以後,什麼都要等以後是嗎?」

「對、對不起,請你再等我一陣子。」

「再等下去,我們之間是沒有以後的。」

「請別說這樣的話。」

相葉走近幾步,想抱住二宮安慰一番,卻在伸手的瞬間被打開。

 

之後過了好幾天,相葉打給二宮的手機,都沒有人接,甚至關機。

相葉從來沒碰過這樣的情況,決定向好友求助,打了通電話給風間。

「下班後有空嗎?想找你喝一杯。」相葉說。

「真是難得,怎麼了嗎?」風間說。

「有些事想找你聊聊。」

「我當然有空啊,但你今天不趕回家陪女朋友?」

「唉。」相葉嘆口氣。

「我懂了,你是要找我商量女朋友的事。」

兩人找了間居酒屋,酒過三巡後,相葉開始傾訴煩惱。

「我們當廚師的人,工作時間長,陪女朋友的時間是少了點,買些小禮物,哄哄她就會開心了。」風間說。

「可是買禮物,ニノ會嫌我浪費。」

「個性務實,挺好的啊。」

「對呀,像ニノ那麼優秀的人,居然願意跟我在一起。就算一點點也好,我想更加努力,多接近他。」相葉說,「這些年一直受到他的照顧,如果沒有他的資助,我也不可能完成學業,現在畢業了出社會工作,打算多學些東西,將來自行創業,多賺些錢,以後由我養他就行了。」

「你有把這番打算跟她講嗎?」

「還沒有,現在我實力不足,說這些好高騖遠。」

「你不說出口對方不會明白。」

「可是說了之後,ニノ一定會叫我不要這麼辛苦,說他也有在賺錢,不需要我養之類的。」

「聽起來,你的女朋友相當獨立自主。」風間轉了轉眼珠,停頓了一會才說,「我想她在乎的不是你的錢,而是沒有花時間陪她。」

「我以前念書時也挺晚回家,那時候ニノ也沒說什麼。」相葉說。

「你太依賴對方對你的包容了,她現在已經厭倦了,你再不改進,小心被分手。」

「幹嘛恐嚇我。」

「我是認真的,而且你現在出社會工作了,她很可能對你有別的期望。」

「咦?什麼期望?我把存摺都交給ニノ啦。」

「就跟你說不是錢的問題,我是說像是婚姻上的承諾。」風間說,「女朋友會想說你都有工作了,為什麼不跟她求婚。你出國這麼久,對方應該很不安吧,如果交往了好幾年,你現在找到穩定的工作,也該定下來了吧。」

「求婚?我沒想過耶。」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女朋友年紀比你大?」

「大我兩歲。」

「難怪她會更心急了,等你這麼久,好不容易回國了,卻沒有任何表示,心裡肯定不安,你要好好負責啊。」

「原來如此,聽你這麼說我懂了,我會做出承諾的。」

相葉很開心,認為找到問題的癥結了。因為二宮跟他都是男性,所以他才沒有想到結婚的事情,不過他在法國看到同性結婚的例子,日子過得幸福美滿。即便現在在日本,還沒有允許同性結婚,但是也有領養,與視同結婚的證明。

「另外,有些事我一直想跟你說。」風間說,「你在法國的時候,不是幾乎天天寄信給ニノ嗎?」

「對呀,我把ニノ放在第一位。」

「那個…你寄回去的照片不太好。」

「咦?我想分享在法國的生活給ニノ啊。」

「那些照片上,很多張都有千代,有些甚至還跟你勾肩搭背。」

「欸,可是我跟千代只是朋友啊。」

「唉,我告訴你,女人沒那麼好搞,你覺得是朋友,她覺得不是你就要糟。」

「是這樣嗎?難怪我越寄信回去,他越少回我信。」相葉想,雖然二宮不是女人,不過心思細膩之處一點也不差。 

「還有,以前在學校的時候,隔壁班的女生送你情人節巧克力,你明明有女朋友,卻很高興的收下來了,這樣會讓對方誤會好嗎?。」 

「因為隔壁是製菓班啊,他們做的點心比外面賣得好吃,我想拿回去給ニノ嘗嘗。」

「你居然拿給女朋友吃。」

「好吃而且又是免費的,ニノ最喜歡免費的了。」

「我真同情你女朋友,我想她火大應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是長久累積下來。」

「我、我做錯了嗎?」

「除此之外,你從法國買給她的禮物,也太奇怪,哪有人送拖鞋的啊。」

「ニノ的鞋底快磨平了,我才買來送他的。」

「要送羅曼蒂克一點的東西,越能表現出愛越好。」

「幹嘛不早點跟我講。」

「要講的話可多的呢,你回去多多觀察,好好跟女朋友溝通啊。」 

聽了風間的建議,相葉檢視過去種種大而化之的行為,認真反省,決心改過自新。

 

二宮完成了最後一個專案後,在電腦桌前伸個懶腰,一蹬腳,讓附有滾輪的辦公椅滑向窗邊。

仰望天空,噴射客機呼嘯而過,留下白煙般的長尾,很快就被風吹散了;雲朵飄行變化,剛才的柴犬模樣,一會兒生出兩隻長耳,像隻兔兒。藍色蒼穹,宛若眾神的遊樂園,用白雲捏塑出各樣事物。但這些都是幻象,是人類的想像賦予了形狀,風吹消散後,一切歸於虛空。

今後他將停止接案,一來為了躲避松本鍥而不捨的追蹤,只要他繼續工作,在網站上留下聯絡訊息,松本就會根據這些線索來找他。之前他曾換過門號,但過沒幾天,又接到松本的來電。二來他覺得頭痛日益劇烈,很難靜下心來好好想事情。也差不多是時候了,身邊的事物必須做個處理。

跟相葉的關係,該結束了。

那天是自己不對,他知道相葉工作一整天也累了。可是他快沒有以後了。之所以反應激烈,也是因為當時頭痛劇烈,很惶恐是否快要發病了,正好被相葉提及身體狀況,他慌張得用發怒來掩飾。但看到相葉受傷的表情,心中愧疚不已。

二宮覺得越來越不能控制自己,他知道許多小事根本無須計較,但就是忍不住發脾氣。

相葉回來了卻常常不在身邊,他看著冰箱中的冷凍餐盒,心想我吃便利商店就好。二宮看到冰冷的飯盒,心裏寂寞不想吃。因為步調不同,是不是彼此之間的感情越來越淡。

再下去,爭吵只會越來越多,在彼此還有愛的時候分開,留下美好的回憶。

這段時光真的很幸福。相葉或許很難接受,但無論如何,他都會消失在對方面前,他一人獨自赴死就夠了。他無法坦白,這樣的命運自己承擔就好。

理智雖做出決定,感情上卻難以割捨。


评论 ( 9 )
热度 ( 30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