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16】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正當他心煩意亂之際,突然一顆頭從身邊冒出,高大的身影遮住窗外的景色,那人的臉迅速在放大,嘴巴貼近耳朵,開闔著發出相葉特有的低沉聲音。

「你醒了嗎?」

二宮撐起上半身,給了對方一個爆栗。

「哎喲,好痛。」相葉按著額頭。

「你嚇到我了,怎麼進門也不說一聲。」二宮伸手揉揉。

「我有說啊,叫了好久都沒有反應,才走過來看。」相葉說,「你既然沒睡著,那我們就走吧。」

「等一下,你別——」

相葉兩手穿過二宮的雙臂,吸了口氣,把他架起身來再輕輕放下,讓人站在地板上。對方翻箱倒櫃,找出西裝領帶幫忙穿戴。還沒搞清楚狀況,二宮發現自己已經衣容整齊,被相葉拉到大馬路上。

相葉緊握著他在前頭走著,午後的陽光灑落,對方的輪廓像是散發著光暈般,二宮深深凝視,不願將目光移開片刻。

 

相葉說今天的約會他都做好安排,二宮只要跟著走就行。兩人先到淺草逛街,再搭船遊覽東京灣,在台場上岸。

台場是填海造陸的人工島,此地的建築為求耐震和抵禦強風,多採用鋼骨結構搭建,設計成中空造型,其幾何形狀的屋頂與外壁,充滿著時尚現代感;在濱海公園鋪設了約八百公尺的人造沙灘,是東京都唯一的沙灘,吸引許多民眾休憩戲水;風景優美,也是情侶們的約會聖地,電視節目時常來此取景拍戲。

「這裡有家餐廳很棒,我總算預約到了,一起去吃吃看吧。」相葉說。

「聽起來挺貴的。」二宮說。

「放心,我請客。」

你的錢就是我的錢,你請客我還是一樣肉痛。這番推論二宮沒說出口,他有些跟不上相葉的步伐,感到氣喘吁吁。

兩人搭乘電梯直達高層的景觀餐廳。往玻璃帷幕外看,彩虹橋、東京鐵塔等著名景點一覽無遺。

相葉走到餐廳入口的櫃檯,向接待人員說明來意。

「您好,請問貴姓大名?」服務生說。

「我的名字是相葉,今晚訂了兩個人的位置。」相葉說。

服務生查看螢幕上顯示的資料,抬起頭來說;「很抱歉,我們這裡沒有您的預約紀錄。」

「怎麼可能,我可是確認過好幾遍的,昨天也打過電話來。」

「可是今晚的訂位資料,真的沒有您的姓名在上面。」

「那請問現在還有空位嗎?」

「這位客人,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們的餐廳生意興隆,幾乎每晚都會客滿,沒有事前預約是無法提供您位置的。」

「我、我真的有訂位。」

「真的很抱歉,或許您可以到別家餐廳用餐。」

「那個,我認識這裡的主廚,能不能通融一下。」

「不好意思,您身後還有其他客人等著用餐,如果您一直站在這裡,會給別人添麻煩的。」

相葉一臉慌張,還想再繼續爭論,二宮看到服務生的態度惡劣,忍不住心頭火起,他走上前去,扯住相葉的衣袖。

「夠了,我們走吧。」二宮說。

「可、可是…」相葉說。

「這種店也沒甚麼好吃的。」

二宮轉身離開時,服務生的嘲諷聲,從背後傳來。

「森野先生您好,確認過您的訂位了,請往這邊走。」服務生說,「剛才我還在擔心,如果是訂位系統壞了,沒有找到您的訂位該怎麼辦,還好是沒問題的。」

「沒關係,貴餐廳生意興隆,你們遇到這些忘記預約跑來吵鬧的人,想必也是挺困擾的。」那位森野先生說。

「哪兒的話,能為您服務是敝店的榮幸。」

二宮很想回頭爭論,把外場經理請來客訴一番,可是看了一眼身旁的相葉,擔心讓對方更加為難,便強忍怒氣,只求盡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走出大樓建築,二宮感到一股涼意,加快腳步走動,身體漸感暖和。

剛才是個藉故分手的好機會,他雖然答應了相葉的邀約,但一路上都在想該如何分手?遲早都要說的,不如就選今天,可是該怎麼說?

『我不想出門,我不想跟你約會,我討厭你。』

『淺草寺裡的煙火燻得我一直咳嗽。你總是要去哪就去哪,為什麼不多為我想想呢?』

『跟你說過我會暈船,你居然安排搭船的行程?你都沒把我放在心上。』

『連餐廳訂位這點小事都辦不好,我到底要忍受你多久?』

如果是理由的話,要找出千百個都不是問題,但這樣把原因都推給對方,相葉會受傷吧。不過無論再漂亮的理由,對方還是受傷。他不想看到相葉難過的表情。

明明有很多機會的,但是他說不出口,說出口,一切就結束了。捨不得,想多相處一會,再一會就好了。

二宮緊緊咬住下唇,生怕一旦開口,所有的感情與祕密都會如洪水般宣洩而出。

手臂忽然被相葉拉住,二宮停下腳步,四目交接,對方的眼神充滿不安。

「對不起,ニノ,請你別生氣。」相葉說。

「在說什麼啊?我為什麼要生氣?」二宮說。

「因為…因為你一直往前走都不肯講話,我想你應該是很生氣吧。」相葉說,「對不起,我明知道你很累卻還硬拉你出來,一路上你臉色都不是很好,然後我又沒訂到餐廳,讓你在大庭廣眾之下丟臉。」

「等一下。」二宮說,「我要氣也是氣那個服務生,他講話的口氣太糟了。」

「是我不好,讓你受氣了。」相葉說。

「不是你的錯幹嘛攬到身上。」

「我、我果然什麼事都做不好。」

二宮對這句話倒是生氣了,想說要更有自信一點,但看到對方垂頭喪氣的模樣,不由得放軟了口氣安慰。

「這是小事,別放在心上。」二宮說。

「這才不是小事,好不容易出來約會,卻被我搞砸了。」相葉說。

「你再難過下去,就真的搞砸了。」二宮說,「難得有空一起遊玩,我們要高高興興才對。」

「我…」

「你看,這邊的海景不是很棒嗎?」二宮離開步道,往海邊走去,「啊!好久沒有踩在沙灘上了。」

「ニノ。」

「發什麼呆,一起來吧。」

兩人在沙灘上嬉戲遊玩,打鬧追逐,過了一會,二宮感到有些喘,坐在沙地上休息,相葉也靠了過來,緊靠在身邊。彼此依偎,遠眺東京灣的夕照餘暉。

彩霞滿天,暮已漸近。

在沿海區域,因為日夜溫差,白天的風從海面吹來,夜晚的風往大洋裡吹去。此時正逢夕凪無風,水面平滑如鏡,複映出另一個蒼穹。由海陸交界為始,天色呈現一片橘紅,往頂上看去漸漸轉成淡黃、青白、蔚藍、靛紫,相互渲染疊色,世界彷彿靜止般,構成這幅美麗的圖畫。

二宮十指扣緊戀人的手,如果時間能停留在此刻,該有多好。落日每天都會有,但這洋溢的幸福感,怕是難以重現。

身旁的戀人晃動著,二宮轉頭一看,相葉一會兒摸胸口,一會兒掏褲袋。

「怎麼了嗎?」二宮說。

「我、我的東西不見了。」相葉說。

「是什麼東西?我也幫你找找看。」

「是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呃…沒關係,我自己找就好了。」

相葉起身四處張望,往來時路走,彎腰查看。在昏黃的光線中,要找一個黑色的小盒子實屬不易,而且很有可能已經陷入軟質的沙土中。忽地眼睛一亮,收住腳步,撥開草叢,將某個東西撿了起來。

「啊,找到了。」相葉說。

「太好了。」二宮湊上前去,「是什麼東西這麼重要?」

「沒、沒什麼。」相葉把東西藏在身後。

「你很奇怪耶。」

相葉大概知道敷衍不過,深深吸了口氣後,將掌心伸到二宮面前。

在敞開的盒子中,有只設計簡約的銀色戒指,柏金材質鑲嵌一顆小方鑽,黑色絲絨布將之襯托得閃爍耀眼。

「僕と結婚してください。」相葉身形一墜,單膝跪地。

「結、結婚?」二宮感到一陣暈眩,站立不穩,連退幾步。

「はい,我是真心的,希望你能答應我。」

「相葉ちゃん,兩個男人是不能結婚。」

「雖然目前日本還沒有開放同性結婚,但這已經是世界各國的趨勢,我們可以去國外結婚,或是辦理手續讓我們成為一家人。」

「為什麼?這麼突然?我…」 

「我不是為了追求法律上的連繫才求婚的,我是想表達我的心意,我想跟你共度一生,希望你也有同樣的念頭,讓我們一起做個約定。 

「我知道我很多地方沒做好,我會改的,你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最近也時常忽略了你的心情,今後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請相信我。

「我現在出社會工作了,雖然還不成熟,但也有了穩定的收入,我想我們之間的關係,可以做些改變。以往都是你在幫我,我也有些過於依賴。」

「不是這樣的。」二宮說。

「今後我希望我們能住在一起,增加相處的時間,更能互相扶持,你說好嗎?我知道你需要獨處的空間,我們可以找大一點的房子,我不會打擾你工作的。」相葉說。

只要有網路,二宮在哪工作都可以,只是他有其他的顧慮。忍不住苦笑起來,原本打算分手,結果對方卻提出求婚。聽了這番表白,他心下感動,腦中尋思婉拒之詞。

「既然只是要個承諾,幹嘛弄得大張旗鼓。」二宮口乾舌燥,擠出理由。

「因為我愛你,我想永遠跟你在一起。」相葉說。對方堅定的誠摯目光,讓二宮感到顫慄。這世上沒有永遠,他也沒有。將視線投向遠方,夕陽沉沒大半,海水染成霞色。

「如果時間能夠停留,太陽能夠永不西沈,我倒是可以跟你結婚……」二宮說。

開出這樣的條件,相葉搔頭抓耳,顯得相當苦惱。

「這、這個,等我賺夠錢,將來帶你夏天去北歐,冬天去紐西蘭,那邊太陽會很晚下山。」相葉說。

「哈哈,我不是這個意思。」二宮笑了出來,「為什麼你會往這方面想啊。」

「那…你願意嗎?」相葉雖然不是很理解,似乎覺得勝算變大,趕緊追問。

太可愛了,二宮忍不住點點頭。相葉開心得大叫一聲,撲過來抱緊他。

每次都被這人打亂計劃,又或者說,二宮之所以很難拒絕,是因為他也深愛對方。

天色暗了下來,夜幕低垂。空氣開始流動,海面出現波紋。

 

當相葉為他戴上戒指時,周遭響起掌聲,原來在求婚的過程中,吸引了不少路人圍觀,有幾位還大喊小哥幹得好,恭喜你。二宮把頭埋在相葉的懷裏,害羞得不敢見人,始作俑者倒是得意洋洋,揮手向大家致意。

鬧騰一陣,兩人肚子都餓了,相偕走去港口的攤位,點了碗熱呼呼的拉麵果腹。然後坐上無料巴士到青海,準備搭乘摩天輪欣賞夜景。

直徑約一百公尺的圓輪,裝飾著七彩霓虹燈,轉動起來壯觀綺麗,如同盛開在岸邊的巨型花朵。掛在輪邊緣的座艙,每間可以容納四個大人。但為了享受兩人的獨處,相葉多花點錢購買了包廂。

進入密閉的狹小空間,剛開始兩人分別各坐在一邊的椅面。但過了一會,相葉起身坐到二宮身旁,伸手抱住他的腰。

「你坐回對面啦,我們都坐同一側,兩邊會不平衡。」二宮扭動身體。

「不要,那樣離你太遠了。」相葉摟得更緊。

二宮聳聳肩,索性斜靠在對方胸口。

透明玻璃外,是一片璀璨奪目的夜景,大樓林立,燈火輝煌,車輛行駛如流星般劃過,七彩光芒投射上跨海大橋,後方豎立的東京鐵塔發出溫暖的光華。座艙慢慢升高,可看到白色公路向遠方延伸,匯合流轉,宛若城市間的光河。

「你看,那條是首都高速海岸線。一直往下走,過了荒川,就是千葉了。」相葉指向窗外。

「看起來很近呢。」二宮說。

「我們下次一起去迪士尼樂園玩吧。」

「巴黎的嗎?」

「是千葉,千葉的。」

「可是我想去國外蜜月旅行呢。」

「這、這個。」

「你不是說什麼都願意為我做的嗎?」看到相葉為難的表情,二宮覺得有趣,忍不住鬧著玩。

「我一定會做到的,等我存夠錢。」

「哈哈,你的錢就是我的錢,我們還是去千葉的迪士尼就好。」

「抱歉。」

「怎麼又道歉?」

「如果我更有能力的話就好了。」

「你已經很厲害啦,顧家又燒得一手好菜。害現在我都吃不下便利商店的食物了。」

「其實,我原本想在那家餐廳,享用美食醇酒,看著夜景,營造浪漫氣氛,然後再跟你求婚。」相葉說,「結果,卻變得有些草率。」

「那家餐廳很昂貴吧,說不定我看到帳單,就不答應你的求婚了。」

「那可不行!」

相葉抬起二宮的下巴,吻了下去。纏綿許久兩人才分開。

「你答應了,我真的很高興。」

橢圓蛋體的座艙微微搖晃,懸掛在漆黑的高空中。

 

自從締結了婚約後,相葉認真思考很多以前沒有想過的事。

交往的時候,感覺很愉快,像酒後茫然的醺醉感,飄飄欲仙卻不踏實。但在確認關係後,他們討論起收入、居住、家事分配等柴米油鹽的問題。沒有浪漫迷情,但有「我要跟這人長相廝守」的穩定感。

他想起求婚成功後,打電話向親友風間報告這個好消息,說自己一直在煩惱,該如何求婚。想了很多橋段,最後決定走傳統的路線,比較保險。好不容易請了休假,強拉二宮出門,但行程沒有依原定計劃進行,還差點把重要的戒指搞丟,幸好最後總算成功。

對此風間表示:「把求婚搞砸成這樣,還願意答應的女人,果然是真愛。你要好好珍惜啊。」

在找到新房子之前,二宮要相葉把原來的地方退租了,先搬過來一起住。雖然之前就是半同居的狀態,但是實際搬過來後,對兩個男人來說空間仍是太小。廚房、餐廳原本就放了不少相葉的廚具,書房是二宮的工作間,臥室塞了張雙人床。

相葉只好把未開封的紙箱,暫時堆疊在客廳裡,他想趕快找到大一點的房間搬過去。以往他經濟上還不能負荷,現在開始賺錢了,想天天都能見到二宮,一起過上更好的生活。

雖然上班仍是很忙碌,但每天回家都能看到二宮的睡顏,這樣就覺得很幸福了。二宮工作好像很忙,現在還是躺在床上補眠。慵懶的模樣也好可愛。

他找了好幾家不錯的房子,無奈他跟二宮生活作息不同,找不到一起去看的時間。二宮索性交由他全權處裡,說地點無所謂,但想要安靜不容易被打擾的地點。

相葉盤腿坐在客廳的地毯上,各種租屋情報的雜誌、廣告從桌子擺到地上。正仔細研究未來的新房。搬到新家會是怎樣的情況呢?好期待。

相葉起身走進書房,想上網搜尋更多資料。

二宮借給他一台沒在用的筆記型電腦,說手機上顯示的字太小,一直盯著看很傷眼睛,請改用十五點六吋的螢幕瀏覽。

桌面頗為凌亂,筆電埋沒在堆疊的文件間。相葉想抽出來使用,沒想到嘩地一聲,桌上的物品與書籍摔落倒地。他蹲下收拾,將散落的紙張撿起,逐一分辨歸類。

「咦?這是什麼?」

其中一張旅館的交易明細,引起了相葉的注意。清楚印出二宮和也的姓名,泊宿日數,以及合計費用。

繼續往下翻找,發現還有其他的收據,上面的入住日期,都是他人在法國,連絡不上二宮的那段時間。但這些旅館地址都在東京都內,離家不超過一小時的車程,就算出門在外錯過末班電車,也不用連住好幾天吧。

記得二宮向他解釋是說,因為生病在家昏睡了好幾天,沒開電腦收郵件,手機也不慎摔壞,所以才沒跟自己連絡上。

不對,絕對不是他所懷疑的那樣,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可是,二宮為什麼要說謊呢?


评论 ( 20 )
热度 ( 35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