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潤翔】枷鎖【19】

  • 精神污染30題之枷鎖

  • ooc

  • 潤翔(翔受)


上一篇的用詞作了些修正,有作了更改。覺得這一篇之後也還會改,不過還是先放上來激勵自己(?)

寫著寫著發現一個很嚴重的科普問題,颱風天好像不會打雷閃電,這樣故事會有問題。還好查了一下,說颱風天也是會打雷閃電,只是不明顯。

果然還是要多點時間醞釀呢~~ 


--

「你這麼恨我嗎?」松本的聲音彷彿來自很遙遠的地方,「那就殺了我吧。」

櫻井感到手中被塞進了長柄硬物,低頭一看,是那把小刀。

「快動手吧。」松本說,「無線電發報器在船塢,鑰匙在我身上,你殺了我之後,自行找人求救吧。」

「我、我不是想殺你,求求你放過我弟弟。」

「幹嘛又提到那傢伙?」

「因為、我在房間看到那些資料了,你是要對付他吧?」

「原來如此。」

松本從房間拿出一疊資料,回到櫻井面前。

「如果你恨我,想殺了我,我毫無怨言。對你做的那些事,被你殺了也是應該。」松本說,「可是為了你弟弟,這樣好嗎?一味地袒護他,他始終不知悔改,如今一錯再錯。」

「他、他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學習。」櫻井心裡明白對方說的沒錯。

「我知道你在乎家人勝過自己,但他做錯事卻由你這個哥哥承擔。他為了贏過你,勾結敵對勢力,這樣對你的家族也不好,你還要繼續縱容他嗎?」松本說,「我蒐集這些資料不是為了讓你家族蒙羞,我是為了你,我想公開這些資料,等你弟弟失勢之後,再帶你回去,如此一來,你的家族會敞開雙手迎接你,你也可以重新找回原有的社會地位。」

「騙、騙人,你明明是恨我的。」

松本勾起嘴角,抬起櫻井的下巴,低頭輕輕含住櫻井的上唇,慢慢伸入唇齒之內,追逐捲上柔軟的舌頭,交纏許久。

他們身體交纏過許多次,卻從來沒有接過吻。而松本也不似以往的粗暴掠奪,相當溫柔,嘴脣被輕輕舔弄,松本的舌尖滑過牙齦,勾住上顎,也勾起了刻在身體上的記憶。一股喜悅的顫抖,從嘴唇擴散到全身。呼吸變得急促,小腹升起一股熱氣,四肢發軟。當松本退開後,他覺得空虛無比,每個細胞都在叫囂,想要被對方碰觸。

櫻井想問為什麼要吻他,又不敢開口。

「我愛上你了。」彷彿是看出了他的疑惑,松本回答,「所以我想吻你,想得不得了。」

櫻井開始發抖。

「請不要害怕,我不會再傷害你的。」松本說,「一開始是我誤會了你,對你所做的那些事,遠遠超過報復的範圍。那時我一心想發洩,結果深深傷害了你。」

「我弟弟做了那些事,你恨我也是應該。」

「不是這樣的,後來知道此事與你無關,我鬆了口氣,我可以不必恨你了。」松本說,「雖然不敢乞求原諒,但還是要跟你說句對不起。」

櫻井用力搖頭。

「現在這些全都資料交給你,無論如何我都尊重你的決定。」

櫻井感到混亂,他沒想過松本是為了自己,才做了這一切。

「等到海況穩定後,我送你回去東京。」

 

想到要親手送櫻井離開,松本心中傷痛,但這是他們之間最好的結局。

他太過自以為是,帶人回來是想保護對方。但其實只要待在他的身邊,櫻井就永遠不可能快樂。櫻井在他的身邊,很痛苦吧。

今後他會在檯面下盡量幫忙,協助對方的人生重回正軌。

雖然櫻井跟他在一起痛苦不堪,但對他而言,卻擁有了許多美好的回憶,只是他現在才發現那時有多快樂。

自兒時以來,處於充滿敵意的環境,他不信任對任何人,受到攻擊必會百倍奉還。偏偏衝動易怒,缺乏冷靜思考,明明是自己誤會,卻恣意傷害了櫻井。

今晚當櫻井提刀走近時,松本馬上就醒了,發現對方要殺他,第一個反應是憤怒,他是主宰,不允許反抗。但是看對方滿臉痛苦,他心軟了。這全是自己逼的。

櫻井的眼神失去光采,散發著絕望的氣息。

他不想傷心。所以一直表現的殘酷,但是心愛的人難過,他也感同悲。

他做錯了,他想愛櫻井,但是對方不可能接受他的感情,不過能夠把心意表達出來,也就滿足了。

 

外面變得寧靜,小鳥婉轉鳴唱。

櫻井再度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松本的床上,昨晚他太過疲累,不知不覺昏睡過去,是松本抱他上來的吧,自己的房間凌亂,沒辦法休息。

可松本去哪了?

跟他告白後,還是要趕他回去嗎?

就算松本說喜歡他,但也沒有打算跟他在一起。他們之間橫亙著一條人命,深切無可挽回的仇恨,就算是愛也沒辦法彌補。

他就要這樣離開了嗎?他不想走,回去後等著他的,是一連串家族內鬥。

非得回去那個勾心鬥角的世界嗎?

思緒百轉,不知何去何從。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甚麼事都解決了。」

櫻井對著虛空說話,他不確定自己是否發出了聲音,以至於聽到回音時,他還以為是幻覺,或是妖魅的低語。

「你不會死的,我來救你了。」

一陣喀拉作響,窗戶被拆開了,室內變得光明,一個人跳進屋中,背後的陽光燦爛,天空湛藍。

「大野くん。」櫻井眨了眨眼睛,才看清來人。

「有人拜託我來救你,快跟我走吧。」大野說,「潤くん正在山裏巡查,我們要趁他回來之前逃離這裡。」

「我不能走。」櫻井搖頭拒絕。如果又被松本發現自己不見,不曉得會做什麼事。

「他威脅了你什麼嗎?別擔心,有我在。」

「我沒事,是我自已願意留在這裏的。」

「是不是恐嚇你,說不跟他在一起,就殺了你。」

「沒有這回事。」櫻井搖頭,他留下來是為了贖罪。「松本さん從來沒有這樣說過,我很好,你不用擔心。」

「你每次都說你很好,可我看你的臉色卻越來越差,不要再勉強自己了。」

聽到如此溫柔的話語,櫻井忍不住流下淚來,大野把他抱在懷中,他盡情地哭泣,宣洩這段時間所受的委屈。


--

之後的枷鎖內容不會公布在網路上了,這個新版的結局內容,會收錄在本子中。而舊版結局已公開在網路上。

若我英年早逝會連載到完結,本子中會多收錄一篇番外。 

感謝大家的支持,沒有你們的鼓勵,可能寫不到這裡。(,,・ω・,,)

评论 ( 43 )
热度 ( 39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