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19】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因為出本的關係,認識很多朋友很開心。(其實都是在麻煩人家 XD)

    沉浸在創作構思的夢境中也很美妙~~

    總之,謝謝大家。。。接下來想寫死神君的同人啊~~



    ----

車子沿著蜿蜒山路越爬越高,離家越來越近。

二宮快十年沒有回去了。越靠近家鄉,心情越沈重。

「我家不是這個方向吧。」二宮說。

雖然他很久沒回來,但鄉下數十年如一日,幾乎沒什麼改變,自家的路不可能認不出來。

「你家的房子,目前狀況不是很好。先來我家住吧。」松本說。

「我想先回去看看。」畢竟是從小長大的地方。 

松本點點頭,轉了方向盤,往另一頭開去。兩旁雜草漸高,路面變得顛簸,這一帶少有人來訪。

二宮下了車,站在老家門口,比他離去的時候,更加頹圮。

庭院中雜草蔓生,路徑上的踏石埋沒其中;土牆剝落,露出裡面的竹編,板壁腐朽,木片搖搖欲墜。

進屋後,牆上的月曆還是多年前的。低矮的天花板,厚重的茅草屋頂,屋內更顯低沉陰暗。瀰漫著潮溼霉味,以及死亡的氣息。

房間很多,每一間都有親人死去過,父親是在哪一間走的呢?

這個家充滿悲傷的事,他不想回來,但又無處可去。人生中只有跟相葉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是快樂的。回來,自己又要變成那個孤獨寂寞笑不出來的人。

二宮知道自己的分手方式很爛,可是他沒辦法當面說清楚。

看著破舊老朽的祖宅,二宮心中無奈。再怎麼整修,都沒有用了,注定傾倒的廢墟。正如自己早已注定死亡的命運,再怎麼醫療都沒用。他看過接受無效醫療而更加痛苦的親人,還不如乾脆走了,一了百了。

松本似乎看出二宮心中的苦,走上前安慰他。

「之前請人來看,他們說這裡地勢較低,建議移地重建,但是向主管機關申請建築執照時,他們說要屋主本人提出才行。」松本說,「我先將屋頂加裝了鐵板,防止漏雨。原本想讓人來定時打掃,修補障子,整理庭園,不過這裡人手不足,只能暫時這樣擺著。」

「抱歉,把家裡的事都丟給你。」二宮說,心知是沒有人願意來他家幫忙。

「不過小事一樁。」松本說, 「既然你回來了,明天我們把這事情辦一辦。」 

「沒關係,我隨便找個角落窩著。」二宮說,反正不會住太久。

「怎麼可以,待在這裡會生病的,來我家吧,很早就準備好你的房間了。」 

 

松本家原本也是同樣的古民宅建築,但重建後已變得煥然一新。

屋頂換成了鍍鋁鋅合板,原有厚重的茅草導致室內黑暗,現在移除低矮的天花板,橫樑空間顯得挑高裸露,屋頂尖端裝上了透明天窗,引入自然光源,在白色的牆面反射,室內變得明亮。庭院雜草清除整理美觀,將歪曲的踏石移除,鋪設石頭地磚,平坦易走。斜坡道上排列瓦片,止滑防摔。

屋內的腐朽地板換新,裝設地熱系統,冬天也變得暖和。對外的紙門換成了玻璃片,下排霧面透光,阻絕外人窺視,上排透明,住戶起身便可欣賞遠處的山巒。廚房從土間移到室內,嶄新的不銹鋼流理台。榻榻米與地板重鋪,消除房間之間的高度落差,使動線順暢。浴室安裝了扶手,避免跌倒。陡峭的梯子改為平緩的樓梯,好爬多了。

松本說當初改建時,在設計上做了很多考量,住在這樣舒適安全的環境,二宮完全可以放心。

兩人穿過迴廊,來到偏屋。

「這間屋子你可以自由使用,有事的話,可以按鈕,我會馬上從主屋過來的。」松本說,「主屋與偏屋之間,我加蓋了廊道做連結,不用像以前還要走到戶外,刮風淋雨的。」

「謝謝你。」二宮說。

松本為了讓自己休養,花了很多心力。

「你看,房子經過整修,住起來舒適多了。」松本說,「人接受良好的醫療,也會變得健康的。」 

「房子可以再蓋一棟,身體可沒辦法再換一個。」

「為什麼你總是這麼悲觀呢?」

「我也不覺得你有多樂觀,你把房子改建成這樣,是認為遲早有一天我會臥病在床,需要這些輔助設施,所以乾脆早點裝上去。」

二宮很感激對方的體貼,但松本老把他當成病人小心對待,總是不愉快的。他很想大叫請把我當正常人,可偏偏他不是正常人。這也是他不願向相葉說出實情的原因之一。這些同情憐憫,無不在在提醒他,那低人一等的生命。

 

住了幾天,二宮深深覺得他們倆不適合一起生活。

松本早上五點起床,吃完早餐在院子做運動,之後開始處理公事。因為兩家的事業股份是交叉持有,加上資金投資的收益分配,對方時時拉著二宮討論。

相較克己自律的松本,對於隨興所至的二宮,被要求過同樣規律的生活,學習不感興趣的企業管理,實在太過痛苦。若不是相葉可能還在找他,真想馬上回去東京。

松本似乎有所查覺,今天向他建議去美國治療,希望盡早出發。二宮一味推託婉拒,松本眉頭緊皺開始說教,還好門鈴恰巧響起,有客人來訪。趁著對方接待寒暄之際,他馬上腳底抹油開溜,不敢通過主屋的玄關,於是拉開側門,穿著室內鞋跑到馬路上。

許久未曾回歸故里,二宮也想看看家鄉現在的情況,隨意散步,遇到幾位幼時相識,大都面露驚異,急忙閃避,或是裝作沒看到走開。果然自己是不受歡迎的。

繞行商店街一圈,二宮走到連外的橋上,徐風順著河谷吹下,微涼略有溼氣。正享受難得的自由時,路旁傳來刺耳的緊急煞車聲,松本用力摔上車門,繃著一張臉,硬把他塞進座椅上帶回家。

松本嘴巴上叨念著吹風容易頭痛,不過二宮覺得對方的態度異常緊張,大概是懷疑自己可能會跳下去吧。

鄉下睡得早,晚餐用畢後,松本便趕二宮上床睡覺。

「時間不早了,該睡了。」松本說。

「現在才八點耶。」二宮說。

「早睡早起身體好。一開始會不習慣,但養成規律的生活後,你會喜歡的。」

「給點緩衝期吧,現在要我睡,還真的睡不著。」

「好吧,那再過一個小時,一定要去睡。熬夜傷身體啊。」

「我知道我知道。」

二宮不想睡,他還有很多事要做,想要更多的時間。

好不容易讓松本離開,二宮總算得以獨處,有些事他得先做好交待。

因為故逝的親人,發病的症狀都不同,加上罕病稀少,很難確定將來的情況,於是他擬定幾份生前契約。

像是財產管理委託契約書:擔心長期住院時不方便外出,請松本代為管理二宮家的資產;任意後見契約書:如果意識不清,判斷能力低下時,指定松本為他的成年後監護人;尊嚴死宣言書:不想躺在病床上苟延殘喘,他拒絕延命治療,希望能從容離世,不用做無效搶救。

現在讓他感到困擾的,是遺書。

基本上祖傳的財產都交託給松本,但他想把離家後自己賺的錢,留給相葉。

可是要怎麼交給對方呢?無緣無故,相葉是不會收的,他又不想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死訊,寧願當個負心人,希望相葉只是受到一次失戀的挫折,能夠很快重新振作起來。

二宮拿出紙筆撰寫,為了避免日後法律上的爭議,打算完成後拿去公證。

正當他苦思琢磨時,庭院中傳來腳步聲,紙門嘩地被拉開。心想松本又來囉嗦,匆匆將紙張翻了個面,壓蓋住不讓人看。

「別再催了,我會去睡——」二宮回頭一看,驚訝得張大嘴巴。

相葉突然在深夜裡出現,臉上表情晴陰不定。

「ニノ,我終於找到你了。」


评论 ( 25 )
热度 ( 38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