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24】

隔壁的鬧鐘聲響起,二宮翻開眼皮,窗外的天空微微發白,還很早嘛,閉眼繼續睡。過了會,有人進房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做了早餐,記得要吃喔,相葉如是說。他應了一聲,突然想起還在冷戰,一個翻身過去,不理對方。

再次醒來,相葉已經出門了,餐桌上擺著白飯、味增湯與烤魚,冰箱塞滿佳餚,字條上寫著天涼了多穿些衣服。

面對相葉的關心,二宮覺得很頭痛,他困在這個屋子已經半個月了。

相葉一如既往悉心照顧,做了許多營養好吃的東西,還放了一臺跑步機,讓他能在室內運動。

舊家的東西都搬來了,擺設在與原來相仿的位置,住起來熟悉舒適。連書房中的書籍,排放的順序也一模一樣,只是沒有架設網路,而他口袋中的手機已被相葉拿走,完全無法跟外界聯絡。

二宮嘗試想說服相葉,但得到的回答是:「我知道你有事瞞著我,拜託請告訴我。」

也不是沒想過說出真相,只是真的好難。如果相葉願意接受分手,再去找新的對象,他就不用面對這個問題了。偏偏對方苦苦糾纏,追問理由。因為相葉如此喜歡他。若是說出真相,會讓對方會更加難過。

比起自己,二宮更擔心相葉。

這裡是看得到東京灣的高級住宅,房租一定很貴,相葉怎麼負擔的起?而且每天早出晚歸,帶著一身的香水、煙味和酒氣回來,以往對方不會碰這些東西,現在究竟在做些什麼呢?

 

對相葉來說,某種程度上他頗為滿意現在的生活,雖然二宮不太搭理他,大半時間都躺在客廳打電動,但兩人能一直在一起,這樣也很好。

他沒有做錯,二宮是愛他的,他感受的到。

激情相擁時,到最後儘管累得無法動彈,只能表面上磨蹭交纏,但兩人都不願鬆手。一分開,此生再無如此歡樂了。

當二宮眼神迷醉,仍沉浸在歡愛後的餘韻中,相葉開口試探。

「你愛我嗎?」

「我愛你。」

相葉心一橫,他不會放開眼前這個人的。

現在他牢牢把二宮握在手裡,可是好像失去了某些看不見的東西。

相葉懷念心意相通的時光,彼此瞭解,有共同的愛好,為了小事玩鬧,只要在一起就很開心。遠赴異國他鄉時,他們每日魚雁往返,而現在二宮整天在家,卻沉默寡言。

為什麼還是感到寂寞?

 

這天因為發生了點事,相葉搞到第二天早上才得以脫身回家,

「糟糕,來不及幫ニノ做早餐了。」相葉想。

打開門,平常總是賴床的二宮,雙臂環胸,披著毛毯斜倚在沙發上,眼睛睜得比銅鈴大看著他。

「早安,今天你起得真早啊。」相葉匆匆把門關上。

二宮衝了過來,卻非再度嘗試開門,而是伸手拉開他的衣領,上下端詳。

「這麼想我嗎?不好意思現在才回來。」相葉說。

「你脖子上的傷是怎麼回事?臉上還有瘀青!」二宮說。

「沒關係啦,不小心弄到的。」

「最好不小心會弄成這樣。」

二宮轉身進房,翻找出急救箱,要相葉坐下來好幫忙包紮。手上輕柔,小心翼翼地處理傷口。

空氣中漫著藥水味,二宮的小手好暖和。對方在為自己焦急,雖然消毒水擦在皮膚上刺痛,但心裡卻是甜蜜蜜的。

「你在外面做了些什麼,為什麼每天早出晚歸,昨天甚至沒有回家,還把自己弄成這樣。」二宮說。

「我換工作了,現在在歌舞伎町。」

「什麼!你居然跑去當牛郎。」

「不是啦,我還是當廚師。」相葉解釋,「今天廚房的空調壞了,太熱了流好多汗,我擦汗的時候忘了手上拿刀,不小心割到脖子。然後頭一抬,又撞上櫃子,鍋子掉下來砸中臉,才會出現瘀青。」

「你在廚房工作多年,怎麼可能犯這種愚蠢錯誤。歌舞伎町那邊治安不好,是發生什麼糾紛,跟人打架了吧。」

被說中了,相葉連忙亂以他語。

「沒、沒什麼要緊的啦,哈哈。」

二宮轉過身背對他,不斷抹眼睛,肩膀上下抽動。

「其實一點也不痛,所以…ニノ你別哭啦。」

「誰會為你哭啊?」

相葉將人攬入懷中,磨蹭對方的軟髮,安撫啜泣時的顫抖。不捨二宮流淚,卻又感到一絲幸福。

 

相葉原本在飯店當實習生,升遷管道完善,規矩嚴謹。薪水雖不高,但可向知名大廚學習到很多東西。

辭職後,經朋友介紹,來歌舞伎町的一家會員制的酒吧工作,除了酒水,也賣異國創意料理。

店裡中午販賣簡餐,晚上經營酒吧,收費昂貴,營業時間很長。

相葉通常會連做兩班,快午夜時才下班。

只是歌舞伎町滿亂的,這裡客人形形色色,世界各地都有,酒喝多了難免有些爭執打架。

昨天他會受傷,是因為趕末班電車時,在路邊擦撞到人,對方喝醉跟他動起手來,最後雙方被帶回警局偵辦,做完筆錄,留下店裡的連絡方式,好不容易得以放行,外面已經是白天了。

搞得一身狼狽回家,不過因禍得福,二宮願意跟他說話了。為此相葉的心情反倒什好。

相葉一邊哼著歌一邊料理,好想趕快回家看二宮。

雖然收入頗豐,但工作時數超長。可惜跟二宮見面的時間變少許多。不過對方大多板著一張臉,他只好趁著睡覺時偷看。

睡顏超可愛啊,他拍攝下來當作手機桌布,休息時間再拿出來回味。

快打烊的時候,廚房停止出餐,相葉正忙著收拾善後,希望早點回家。突然外場的服務生跑過來,站在門口叫他的名字。

「相葉さん,有位客人不肯走,說是想見你一面。」服務生說。

「我有什麼好見的?」相葉心中有底,「營業時間結束了,請保鑣把人帶出去吧。」

「可那個人很有來頭,我不敢。」

「我看是給了你很多小費吧。」

「沒、沒有啦。」

相葉停下清理爐具的作業,走出廚房。

店內燈光昏暗,黑色大理石牆面閃耀穩重的優雅,有個人坐在皮革沙發上,晃動著高腳酒杯,散發出強烈氣場。

「好久不見。」

松本目光炯炯盯著他。

「抱歉,本店營業時間已經結束。」相葉說,「可以請你滾了嗎?」

「這不是對待客人的態度吧。」

「來找麻煩的,不算客人。」

「托你的福,倒是添了我許多麻煩。」

「我感到非常的榮幸。」

「打開天窗說亮話吧。」松本起身,「請把和也交還給我。」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相葉さん,如果連續兩天都鬧上警局,對你不太好吧。」

「就算要下地獄,我也不會讓ニノ跟你走的。」

「因為和也是自己跟你走,所以我也不想用強迫的手段。」松本說,「雖然他最後還是會回到我身邊,但我不想等太久,麻煩你轉告他一聲。」

「他不會回去的,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永遠?你們能在一起多久?他有事瞞著你,你知道嗎?」

相葉勃然色變,揮拳過去。

松本輕巧閃開,挑眉冷笑

「果然不知道啊,看來和也並不信任你。」

在衝突更進一步升高之前,店裡的保鑣連忙上前把兩人拉開。

松本離去後,相葉發現自己的雙手抖得都停不下來。既害怕又憤怒。對方神通廣大,昨天他在警局留了聯絡方式,今天馬上找到店裡,那明天二宮會不會被帶走。

誠如松本所說,他不瞭解二宮。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