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二】若我英年早逝【27】

  • 精神污染30題之若我英年早逝

  • ooc

  • 相二

  • 雖然標題是這樣,但保證是HE,請放心觀賞


--

松本接獲通知趕往醫院,一進病房,看到二宮躺在病床上,吊著點滴,圍繞許多精密儀器,監測生理徵兆,螢幕顯示心跳與血壓。

相葉坐在一旁,面色如土,比二宮還糟糕。

松本試著跟對方打招呼,但相葉頭也不抬,像是沒看到他,緊緊抓握著二宮的手,目光未曾離開。他見狀嘆了口氣,想來相葉不知道二宮的病,遇到突然惡化的情況,難怪會手足無措。走近查看二宮的情況,撥開過長的瀏海,伸手觸摸額頭的溫度。

「你別碰他!」相葉大喊,眼神兇狠,像是保護幼子的野獸。

松本不想在這裡起衝突,他設法安撫對方。

「你冷靜點,和也他——」 

「你不准叫他和也。」相葉說。

「我沒有要跟你搶…二宮。我接到醫院通知才來的,說是如果住院的話,有些文件需要親屬簽名。」松本說,「我知道你很在乎二宮,但你看,你把他抓太緊了,指尖都變成紫黑,這樣對血液循環不好。」

相葉連忙鬆手,小心搓揉回紅色。

「能不能請你告訴我,他的發病經過,讓我知道是不是他從小的老毛病犯了,這樣我可以提供意見給醫生,好做出正確的診斷,讓…二宮早日康復,你也是這麼希望的吧。」 

相葉瞪著他沒有反應,松本嘆口氣。

「我去辦理手續,麻煩你照顧他。」

松本轉身便欲離去,突然相葉開口了。

「我沒有照顧他,是我害他變成這樣的。」 相葉說,「我不想分手,把他關起來,他想逃走,我很生氣,不顧他的意願,強暴了他,他才會昏倒生病。」

松本沒把話聽完,揪住相葉的衣領把人拉起來。兩人推扯間,聽到二宮的聲音。

「相葉ちゃん…不要……」

松本轉頭一看,二宮仍然雙眼緊閉,並沒有清醒的跡象,剛才大概是昏迷的囈語。

相葉頓時呆立不動,對於二宮的拒絕,似乎遭受重大的打擊。松本趁著對方不做任何抵抗的時候,把人趕出門外。

「滾出去,永遠不要出現在和也面前。」松本說。

相葉站在空曠的走廊上,失魂落魄的模樣,彷彿萬念俱灰。

 

二宮醒來後的第一句,開口便問:「他人呢?」

松本知道對方問的是相葉。

「走了。」

「是嗎。」

「那傢伙承認綁架…還有傷害了你,我會提出告訴的,讓他到監獄去待上一陣子,免得一直來糾纏不休。」

「別這樣做!」二宮說,「是我的錯,我沒辦法說出真相,又故意激怒他,相葉…才會…一時失控……」

「你知道你的身體狀況有多糟嗎?都到了這種地步還幫他說話。」

「我身體糟也不是一天兩天,相葉他不知道我的事,力氣使得大了點,其實也沒什麼。」二宮說,「相、相葉他還好嗎?」

「我才不管那傢伙,你好好調養身體,其他別想太多。」

「松本…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不行,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不會答應的。」

「我還沒說呢。」

「想也知道是跟那小子有關。」松本嘆口氣,「你想見他,等身體好些再說。」

「不是的,我…永遠不會再見他了。」二宮說,「只是…有點擔心。」

此後二宮沒再提起相葉了。

只是常常在有人開門進來時,二宮的眼睛會突然亮起來,然後又轉為黯然。

松本看在眼裡,明白二宮心裡想見相葉,但他不能讓這兩人碰面。上次二宮說想完成最後一次約會,他一時心軟答應,卻被相葉當面把人帶走,甚至傷害了二宮。

以現在的情況,最好是趕快到國外接受治療。關於這項建議,松本已經提了好幾年了,每次二宮都置之不理。

這回松本下定決心,一定要說服二宮。他坐在病床旁,正準備長篇大論闡述一番,可連開場白還沒說完,立刻被打斷。

「我的時間不多了,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吧。」二宮說。

「不能再拖了,我們去美國接受治療吧。」松本說。

「好。」

「為什麼反對呢?我說你…咦?你是說好……」松本加重語氣,「是好嗎?」

「反正都無所謂了。不過,松本你這麼堅持,那我們試試看吧。」

「我馬上去準備。」

得到預料之外的答案,松本頗為驚訝。怕夜長夢多,他立刻著手辦理相關事宜。

但在出國前,有件事得先行處理。

 

相葉拉下厚厚的窗簾,關掉電燈,把屋內弄得陰暗,不願看清這空蕩蕩的房間。蜷曲在房間角落,手指強壓太陽穴,試圖擠出關於二宮的種種回憶。

但對方掛在他的心上,思念不自覺吐露而出。

ニノ,他喜歡這個暱稱,舌尖需輕點兩次門牙,掃過齒齦的快感,結束尾音的微微嘟唇,多麼適合接吻。以往當他這般叫喚,二宮會暫停手中的電玩,轉頭回問他要幹嘛,此時把嘴湊上去正好,將自己深深的眷戀,傳達給對方。

現在回應他的,僅有一室空寂。

喜歡你,想見你。可是我已經讓你厭惡了,即使人在昏迷中,都抗拒著我,視我為夢魘。

他本來是膽小怕生的人,多虧二宮適時鼓勵,提出建議,幫助他提昇信心。自己身形高大,卻每次都要小小的二宮跑出來保護他。

如果不是二宮的資助,他恐怕仍在便利商店打工,更別說出國留學深造了。

可是他做了些什麼?

畢業回國之後,他想著今後可以回報對方了,他會給二宮幸福的。怎知松本出現了,是他再怎樣努力都追不上的對象,會被拋棄也是理所當然。

自從相葉出發到法國,二宮的態度日益冷淡。一度認為是自己的錯,因為長時間無法陪伴,讓對方有所埋怨。回國後他努力打拼,編織夢想,希望共渡美好人生,結果發現對方的心,早已不在自己身上。

二宮要離開了,被他強留在身邊,以為能給予幸福,卻造成對方痛苦,自己也是滿心懊悔。

如果松本不出現的話,或許他仍舊可以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跟二宮過著愉快的生活吧。也永遠不必知道,原來對方心中早有他人,自己只是打發時間的對象。

一想到二宮躺在別人懷中,他心痛欲裂,恨不得捅上松本兩刀。

被劈腿分手實在太糟了,可是他自己做了更殘酷的事。或許二宮早已看穿他的本質,所以才要離開他。哪有人會對心愛的人做出監禁強暴這樣的事。他是個可怕的人,對方會離開他是理所當然。

相葉反覆呼喚二宮的名字,彷彿多念幾次,對方似乎會出現在眼前。心臟抽痛起來,每一次跳動都覺得疼,按著胸口,感到呼吸困難。最後他連名字都不能說了嗎?

認識二宮以來,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為了對方,現在失去了目標,他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

透過窗簾縫隙間,微微照進屋內的陽光越來越稀薄。在陰影籠罩的房間中,耳邊彷彿傳來甜美的旋律。那是相葉設定給二宮的專屬鈴聲。可是,如今對方怎麼可能打電話給他,是思念過度產生了幻覺吧。

聲響持續了一陣,相葉忽然意識到這是真實的,趕忙起身開燈,翻找出手機,顫抖按下通話鍵。

二宮還願意跟他講話嗎?

可惜,來電者是松本,說有事商談,要求單獨見面。

相葉對松本殊無好感,但為了得知二宮的消息,便答應赴約。


评论 ( 4 )
热度 ( 39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