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抄袭与剽窃——做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吧,不要等着别人来拯救

慢半拍的铃铛:



“抄袭是什么?抄袭就是抄袭。”



笑客来:



不是更新,是一些其他的东西,看得嫌烦的可以不看,但是我想让更多的人看到,力所能及的影响每一个我能影响的人,如果有亲嫌烦的话,可以取关:


这段时间看到很多抄袭的事情,李次级破铃铛,T某极品人,陈某即不安也妮的梦想婊……我不想打这几个人的名字给她们增加流量,要知道现在社会有很多人就是被骂红的。



我记得我毕业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一个被父母宠坏的小孩子,一头热的扎入社会,根本对社会和学校的区别都没什么概念,自然也就跌跌撞撞的摔了不少跟头。我记得有一次租房子,房东为了一个我们入住以前就坏了的90年代出的大型箱体电视机和我们吵架,让我们照着90年代电视机的价格——少说几千块来赔偿,我那时发飙了,挺着腰杆说不可能,你要是非要这么干,我们就报警打官司,我奉陪到底(PS:当时真的是想要和她打官司的,我连那附近的法院和可以去找的律师的资料都搜集好了,真准备翻脸了),然后那个房东,一直很强硬姿态的女人,她怂了,到后来,直到我们搬走时,她都没敢再对我有什么嚣张的举动,后来我听说以前这个女房东对租她房子的学生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都是要扣下押金讹上一笔才放行的。



那是第一次吧,我意识到自己要挺起腰杆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别指望着别人来拯救你护着你。



我想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个这样的经历,然后慢慢的明白这个道理,所谓的成熟,在我看来就是渐渐懂得用自己的肩膀担当事情,开始明白责任是什么意思,不明白这个道理,活到八十岁也只是个不成熟的孩子,不过当然啦,我现在也不觉得自己是个多负责人多有肩膀的人,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其实说这些只是想说,对于这一串的抄袭事件,其实只要是三观正常的人尤其是写文的人都很愤怒,可是愤怒过后,看着那些抄子依旧横行,甚至反过来逼迫迫害被抄袭的受害者,愤怒的同时,心寒颓丧也是一定的。



维权成本过高,法律不健全等等,让这些钻法律空子肯豁出脸皮良心的剽窃偷盗的抄子们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很多本来踏踏实实写东西的人都开始动摇,抄能抄的名利双收,我为什么不去抄,有些反对抄袭的人对着那些“你就是嫉妒人家,你也抄红了再说的”言语,说不出话来。



笑贫不笑娼,不管你坑蒙拐骗偷,杀人越货贩毒抢劫拐卖人口,只有你能成功,你就是祖宗你就能收获一箩筐的赞美,至于受害者的血泪,没人在乎。



就像强奸不是受害者的错但是受害者却承担了最大的伤害一样。



前一段时间我和一个微博上的好友吵架了,就是关于抄袭的事情,其实检讨下,我是有点儿不理智,虽然我认为法治诛行不问心,尽量还是不要去探究一个人的态度,论事要用事实和行动说话,但是说实话,我对于那种自作聪明洋洋得意看着别人做些正确的应该的事情冷嘲热讽说“并没有卵用”,笑话别人做这些事情是“自我感动的道德白痴”时,打心里眼里的厌恶,因为我曾经就是一个这样自作聪明的混蛋加傻叉。



我自认为自己不是个笨人,有点小聪明,我还记得自己读初中那时,社会也好校园里也好都弥漫着一种风气,就是发人好人卡就像在骂人,骂人是傻叉,那时候我还在青春叛逆期,也洋洋得意自以为自己长大了也跟着骂那些大家眼里的“好人”是傻子,再后来会看文的时候,也都是看盗版,也有过那种看着盗版还跑去原作者那里指指点点因为觉得自己看你的文就是看得起你有资格指点(还好那时JJ还是免费网站,再后来开始收费没多久我就开始试着写文,知道写文的不易,所以这段时间没持续多久,惭愧)。



等到后来,长大了些,当自己租房子后开始做饭时,面对着那些食材,脑子里不断的回想那些看到的食品安全的新闻,不知道该买什么吃才安全时,当你在职场上遇到各种不公正的事情然后不得不低头妥协毫无办法时,当你一次次的买到假货受了骗只能忍气吞声时,有时我会回想自己洋洋自得自以为聪明得计的中二期,回想自己觉得那些“好人”是傻子时候的自己,羞愧无地。



别觉得自己聪明,别自作聪明,因为自作聪明从来就不是真聪明,别觉得自己不会受害,自己能聪明的免于受害,因为不可能。



我们吃的,我们用的,我们身边的环境(雾霾大家懂得),你能聪明到不吃不喝不呼吸吗?有些极为金字塔顶尖的人也许能够避免,但是大多数人不可能。



我记得前段时间看金星秀,看到那位白发苍苍建国前出生的指导员不要名不要利的去培养足球苗子,然后再把那些孩子培养成功的时候,因为没钱不得不把自己的球队出交给更有资金实力的俱乐部,自己什么都得不到,然后才有了今年国足稍微见起色的成绩。在这位老人这多年默默付出的时候,我们都在调侃嘲讽国足,我们给过这些默默坚持原则做正确的是事情的人什么?什么都没有。



我一直在想很多我爷爷辈的那些老人,执拗顽固,有些食古不化,在过去的我看来是很蠢的,但是当那一辈正直几近迂腐的“蠢人“陆陆续续离开了,而当今日我们为了很多社会上的不公不义义愤填膺又无能为力时,才发现他们不蠢,我们才是真傻叉。



难道老一辈人不知道权钱名利的好处吗?难道他们不想享受更好的生活吗?



他们不是不知道权钱名利的好处,不是不想享受更好的生活,只是经历过更加艰苦生活的他们,很多经历过战争经历过苦难的他们,比我们更懂得珍惜一个得来不易的相对公平的社会,并且切身的用自己的行动去维护这个得来不易的更公平的社会。



建立比毁灭更难,毁灭比建设容易太多太多。



我们每一个人恐怕都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完全的好人,也不敢说自己是一个完全的没做错过任何一件事的圣人,反正我自己不敢说自己是那样的人,我为了生存为了更好的生活也做过很多事情,很多不好的事情,只能说勉强算是一个还有点底线的人吧,我不敢说自己是个好人,但是现在我也不会去嘲笑那些做正确事情的人,不会去嘲笑那些有道德感的人,我尊重他们,敬佩他们,也希望里力所能及的做一切能做的事情去支援他们,不会自作聪明的说“关你什么事,你这么热心这么多管闲事”。



其实关于抄袭,为什么那么多人去抄袭?这个答案真的很简单,就是想走捷径。



辛辛苦苦想点子,苦苦逼逼码字,肯书本增加词汇量,埋头抓脑搜集资料,很累,而且要牺牲很多时间,牺牲很多自己的生活,而抄,复制黏贴,再或者直接改写中译中,太轻松。



偷窃来钱永远比踏踏实实工作赚钱来得轻松。



其实只要有可能,每个人都想走捷径,可是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捷径,每个人都想走捷径,最后只能把正常的路都堵死,然后这个行业完蛋,那些肆意破坏行业规则捞钱的不要脸货色们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的是不想走或者真的爱这个行业不愿意走的人,对着一地废墟,无力拯救。



更有甚者,我们就站在这里,看着他们毁掉我们爱着的整个行业,伸手去挡却如螳臂挡车,挡不住也扛不住。



我记得当年赵文卓和甄子丹的事情爆发,然后檀冰导演出来爆料的那些事情,在这之前我和很多人一样,一直认为国产电影一定能蒸蒸日上不断的向前走,而在那次事件爆发后,看到檀冰导演抖出来的那些信息,包括剧组肆意抢夺别人的剧本,恶意侵吞别人的财产,自以为是的把别人辛辛苦苦打磨出来的本子肆意糟蹋修改成一副面目全非的德行,厚颜无耻,做贼喊抓贼的反咬……而面对这一切恶行,各大媒体集体性的睁着眼睛说瞎话,不分是非黑白的颠倒对错,见高踩低,趋炎附势,如果不是有了互联网,信息难以被这群恶棍完全性垄断,黑的真的就可以被他们洗成白的。



一叶落而知秋,那时候我就想,国产电影不会越来越好了,因为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即没有对自己从事的这份职业的一点儿基本的职业尊重,也没有一点儿的基本职业操守,更有甚者,他们连一点点的为人的基本良知都是欠缺的。



这样的一群人,他们必然都不在乎这个行业的死活,只在乎圈钱,他们必然都只想走捷径最后一定会把那些不想走捷径踏踏实实干活的人的路也堵死,把所有的路走成一条死路。



再后来,国产电视剧有了于正,雷剧横行,不堪入目……然后我已经好多年没看过国产剧了,最近几年,除了《古剑》和《北平无战事》,几乎一部都没看过。



前不久,石某女士的时间,新华先锋的事情,也让我们看到了,如今的出版行业是怎样的一副厚颜无耻的德行。



其实我们差不多都是眼看着这一个又一个的行业被那些只想圈钱的混蛋玩垮玩臭玩成一个无可拯救的大粪坑,然后,我觉得现在,似乎我们又要眼看着网文成为下一个要腐烂的行业了。



这么说也许是有些丧气的,但是其实我不是说要大家丧气,而是力所能及的做些什么吧,不要等着别人来拯救,做老师的教给自己的学生不要抄袭,告诉学生们,他们喜欢的那些作者是抄袭的人,不要喜欢这些作者,做其他行业的,尽力做到抵制这些作者的作品,对身边的人宣传,没用也要宣传,想办法用些技巧性的言语告诉他们不要去支持抄袭的作品(反正我妈是被我洗脑的知道抄袭的人是极品抄袭的作品不要支持了,她以前是觉得无所谓的),也许等我们在这个社会上能够走到更高的位子上,能够修改健全法律,或者我们不断地去宣传,然后等到我们的下一辈长大,我们付出的努力就会见成效,就像现在很多年轻人的公共文明素质不是已经比老一辈好了很多吗?



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教我们必修课的老师是建国前出生长在民国时候的老教授了,他在课堂上和我们说,以前很多严瑾的学者,连自己的文章里有些灵感来自和谁的谈话都要标注出来的。



那时候我也开始写东西了,但是对于很多大场面是没那个功力和本事去描写的,对于人物刻画和许多场景的描写,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也会复制黏贴别人的作品拼起来自己看着过瘾,但是我牢牢记得课堂上那位老教授的话,所以那些东西只是在自己的电脑里看着爽的,不能发出来,因为那叫做抄袭,叫做剽窃,那是在偷东西。



如果那时候没有那位老师的告诫,我也会兴致勃勃的把我拼抄的那些东西发出来,然后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能获得点儿名利,那么现在我也是抄货里的一员了,我感激那位老师的教导,说是他救了我一辈子有点儿夸张,但是他无意识的几句话,真的拉住那个时候还没什么太严谨的文字观念的我,而那位老师当时可能只是抱着一种最基本的态度在说他认为理所应当正确的观点。



我在想,如果我们做点儿什么,哪怕短期内看不到成果,哪怕只是一些小事,可是只要努力持续下去,也许很多事情会慢慢改变的,就像我大学时那位老师在课堂上在课本之外还记得告诉我们,什么是标准严谨的治学观念什么是抄袭一样,他不知道他影响了我,而我已经被影响。



所以哪怕没有意义也要去做,而不是洋洋自得自作聪明的说这些行为“并没卵用”,也许就会慢慢的有用,观念是往往的由人宣传才会在社会上建立的,就像今天建国后妇女地位的提高是依靠那些受过五四教育的人硬生生从封建歧视形态拔起来了的一样。



事在人为,不为的话,那一定不会好。



不要等别人来拯救了,力所能及的做些什么,别觉得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就高高挂起,否则就像食品安全和雾霾一样,所有人都是逃不掉的。





评论
热度 ( 531 )

© 山風為嵐 | Powered by LOFTER